社運

補選新形勢 路線須區分

廣告
補選新形勢 路線須區分

廣告

政府刊憲宣佈梁游議席出缺,補選遊戲很快就上演。對民主派來說,這場補選實比特首選舉重要,因為誰做特首都一樣,何況民主派只是食花生的多。補選則不同,做得好可以重振民主陣營,教育大眾認清今後方向。

曾聽聞一些朋友私下說,這兩個議席是「本土派」的,所以不應與之競爭。這是拿一般道德代替政治分析和判斷,錯之又錯;又或有政治判斷,卻是「敵人的敵人一定是我朋友」的誤斷,與戴耀廷雷動計劃在9月立法會選舉時,竟然推薦游蕙禎的大錯一樣。

民主派切不可在補選中讓位於排外本土。熱普城不過是「城邦寶藥黨」,青政與本民前不過是「港獨寶藥黨」。以原則言之,排外派是極右種族主義者。青政的政綱,明言只有懂英語和粵語才算港人。如此排外又無知,只有割席。以戰略言之,中外民主派若能勝利,都是盡量分化敵人,爭取盟友;放在香港,便是應盡量支持大陸民運復興,豈有相反之理?復以策略言之,青政無能幼稚,熱普城不過市井癟三,再騙不到多少選民。在這個情況下,民主派當然應該參與補選,方能阻止保皇黨贏得議席。這樣壞事可以變好事。

民主派應求變 凝聚群眾

有謂「無論自決還是港獨,中共都打壓」。所以呢?所以「何必孜孜區分排外不排外」。錯了,區分路線不是為了說服中共,而是為了凝聚民主派群眾。只有正確的路線,才能達到目的。

而這次補選,或者其他補選,可能出現鐘擺現象,即更多擺向求安情緒,所以只有堅定而穩重的民主派才能和保皇黨對撼,才能凝聚有奮鬥意志的民主群眾。

老泛民夠穩重,但不堅定,幻想在《基本法》下實現民主。至於幾個民主自決派(社記/小麗/朱廸/眾志),比較堅定,但不夠穩重,以致有時被排外本土牽扯,沉溺於展示性抗爭和傳媒導向。

傘後兩年,很多活動分子悲觀。其實,傘運才是第一次真正群眾性的民主啟蒙運動。很多普羅市民從此更堅定支持民主,因此民主派更加需要在兩個層面用力,一個是打造堅定骨幹黨,一個是扎根群眾和社區,相輔相成。議會中純粹展示性抗爭只能輔之。我一直這樣認為。

其次,那幾個民主自決派(社記/小麗/朱廸/眾志),或者是一人黨,或者是經驗太淺,或兼而有之。他們更加需要聯合起來,分工合作,方能應對強敵。從政綱看,四個政團相差不太大,沒有理由不能聯合。不能的話,主要太着眼目下利害與小分歧。這本來是「小山頭各有小頭目」的必然後果。這種高度人格化的政團,由於太倚重個人,缺陷太多;與現代政黨政治,尤其是民主派的政黨政治,亦太不相符。

如果他們能夠盡快克服弱點,那麼,不論這次補選還是以後自己被DQ之後的補選,就值得參與/再參與。即使一時選不上,就權當練兵和民主教育,煉成堅定又穩重的民主派,這長遠來看,更加重要。

民主、公民兩黨,專業能力較強,在鐘擺效應下,不必為之擔心。工黨與街工是唯一多少有點勞動階級基礎的政團,也是以上四個政團所缺乏的。不過他們也同樣組織上太人格化,再加上政治論述上嚴重老化,既難以爭取自決派選民,而保守中產路線又已由民主、公民兩黨佔據,如果不改弦易轍,恐怕進一步泡沫化。反之,如果把握時機,改弦易轍,再參與補選,尚有可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