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小比

政治不太懂,書又讀得少。喜歡人,喜歡小動物,喜歡大自然。 網誌

政經

「政教分離」是現代的「贖罪劵」

「政教分離」是現代的「贖罪劵」
廣告

廣告

贖罪券(Indulgence)(註1),是地上天主教「教會」歷史裏最邪惡的其中一件事情。

這種贖罪券的起源,背後有相關的天主教教義的理據,就是人因為在心思意念及行為上不可能完全成聖(或無罪),故此人要透過一些儀式包括告解、領聖體、諗經文、或做善工等等去贖回自己一些大大小小的罪(筆者絕對不認同這種教義,文章最後會說明)。而後來贖罪券的出現,其簡單的歷史背景,按照維基百科的資料,就是在十一世紀開始,羅馬天主教教會向當世的歐洲人銷售「贖罪券」,並將「購買贖罪券」等同成為可以「贖罪」,於是乎售賣贖罪券便成為了當世天主教「教會」大量斂財的其中一個方式。

後來在十六世紀,馬丁路德(註2)看見當世天主教「教會」的嚴重腐敗,於是發起了宗教改革,其中影響後世至今的「因信稱義」、「天主教教宗不是最高權威」等等也繼續是普世基督新教教會所認同的理念,宗教改革也摒棄了贖罪券這些用金錢贖罪的概念。而馬丁路德也提倡兩個國度的觀念(註3),就是「神國的子民不需國家的權力和法律的干預,但地上國度則應用武力去克制非基督徒的犯罪行為。馬丁路德又以為神國子民在地上國度中應甘心忍受不公平的待遇,但同時世俗的權力亦有其限制,政府不能干預信仰,當政府干預信仰時,信徒可以不順從」,以上的觀念造就了今天香港耶教「政教分離」的主張。

這種「政教分離」的概念牢牢地刻在很多耶教徒心裏,不單自己不理政事,更希望別人也不理政事,社會上有不公義事的時候就說大家為政權禱告作完美收場,之後就返屋企瞓覺。

「政教合一」在當世的歐洲造成天主教「教會」的極端腐敗,進而衍生出販賣贖罪券這種極端邪惡不符合真理的行為;反觀今天真金白銀出售的贖罪券應該已普遍不復存在,但筆者要告訴世人,在今時今日,「政教分離」觀念已經取而代之成為了今日耶教徒的「贖罪券」!

原因如下.....

十一世紀的偽基督跟從者為了無上的權力和財富,運用宗教的幌子去鉗制人民的思想以大量斂財及鞏固自身的權力,這種極端的「政教合一」在邪惡的偽基督跟從者手上衍生出極端邪惡的贖罪券理論。

馬丁路德於1517年10月31日,在教會的門上貼出告示,列出反對贖罪券的九十五條論點,徵求學術的辯論。基督新教由此而來,而上文所述馬丁路德的「政教分離」觀亦在基督新教中大行其道。

真金白銀出售的贖罪券消失了,但可惜世界的鐘擺永遠是由一個極端擺向另一個極端,500年後的今天,社會上也出現了極端的「政教分離」觀,就是無論在上位者如何作奸犯科,作為信徒也要一味地順服,更加不應該理會政事,因為......「政教分離」。而我們看見今天高舉順服掌權者,高舉「政教分離」的,有超大型的「教會」,也有中小型的「教會」。

這些高舉「政教分離」的大大小小的「教會」,其實背後的目的或所造成的效果和500年前宗教改革前的天主教「教會」是不無二致的:

一、大量斂財:這是出現在超大型教會常見的情況,這些大型教會的每月奉獻金額每每超過百萬、千萬港元。而這些教會內的會眾,也包括形形式式的政府高官、大資本家、甚至是甚麼政協、以及是一眾高收入親政府人士。為了「拯救」這些有錢有權有地位的「信徒」,帶領教會的人在講道時夠膽把真理講出嗎?會不作自我審查嗎?會不擔心「講」走了這些大水喉嗎 (奉獻大量金錢的「信徒」)?「政教分離」,避免得罪這些大財主,簡直是最有道德的尚方寶劍.....

二、鞏固自身的權力:為了鉗制會眾的思想,實行愚民教育,要求會眾對牧師、傳道的教導照單全收,摒棄人類思想的自由意志,不將真理辯明;為了保持教會的人數,保持奉獻的金額,這種愚民教育便教出了一個又一個不會亦不敢思想的耶教徒,一班又一班只懂服從地上「權威」的耶老、耶中、耶青。「政教分離」是一個容易入口,又高道德性的原則,大家積財在天就可以了,世上的萬物都只是過眼雲煙.....

大型教會如是,中小型教會也如是。中小型教會的牧者長執,也被「政教分離」的概念深深地影響著;而按筆者的觀察,這些中小型教會的牧者長執,大部分其實並不是主要為了鞏固自身的權力或奉獻金額而道出「政教分離」的這些觀念,主要原因是他們根本不懂得政治,不懂得幫助會眾分辨那一種政治主張是更貼近真理、更貼近聖經的角度。所以為了避免會眾出現紛爭撕裂,便取出「政教分離」這個宗教改革家的觀點去教導會眾,希望可以苟延殘喘,和和氣氣。可惜,政治影響著我們生活的每分每秒,不講,是不會等於不存在的。而不少教會的年青人,也因著這種違反人的良心的「政教分離」觀而黯然離開他們可能從小開始上的教會。

為甚麼筆者會如此嚴厲地指「政教分離」是現代的「贖罪劵」呢?

「政教分離」除了是現今「教會」長執為了某些目的而去提倡的觀念之外,其實受眾也的確是歡歡喜喜地接受這個觀念的。為甚麼呢?

前兩天香港名人健吾 (此君實在太多身份了,所以筆者還是簡單以名人稱呼他好了,如有任何冒犯,懇請多多包涵) 在Facebook 的一句名句(註4):「我喜歡耶穌,但我怕他的粉絲。」打動了萬千人心並獲得大量人士的認同,也可能暗地裏打碎了不少耶教徒的玻璃心。為甚麼耶穌的粉絲會如此可悲、令人害怕呢?

原因十分十分簡單,因為這些自認為耶穌粉絲的耶教徒,半.點.也.不.像.耶穌!

現今雖然有不少是真心跟從耶穌的信徒,他們真的是切實地去認識、相信、並且學習耶穌的樣式謙謙和和地在世上生活、並且行出他們所信的道;但很可惜,有更多的只是耶教的「教徒」,他們不是耶穌的跟從者,只是混飯吃的「教徒」!

這些「混飯吃」的人有甚麼特質呢?(請注意,以下內容是指著這些「混飯吃」的人說的,如果閣下不幸被言中了其中半樣,很抱歉,這不是專為閣下而寫的;但只要心意更新而變化,好好的立定心志研究真理,繼續努力成聖就好了,上帝的恩典,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的。)

一、對真理完全不理解。有人大大聲聲說自己「因信仰」甚麼甚麼,但到頭來連十誡是甚麼也不懂;又有人大大聲聲說「建制派是神給予自己的政治角色」(詳請可見筆者之前的拙文《抗爭無底線,妥協有原則?從不擇手段的耶教徒說起》;又有一堆教徒不知就裏就接受「政教分離」觀,認為這是聖經的教導。

二、私慾泛濫、自私自利。「信耶穌,得永生;不信主,落地獄。」這雖然是聖經裏面可以找到的觀念,但卻成了這些耶教徒信主的唯一目的,就是為了拿取上天堂的入場券(但是甚麼才是「信」耶穌呢?筆者在最後會寫);而有不少的「教徒」「信主」之後,更加如獲至寶,將耶穌當成了一個生神仙、黃大仙一般,「去到教會裡學禱告,天天祈求,去Camp天氣好」(註5),多了一個為自己私利爭取的途徑,就是黃大仙般式的祈禱! 殊不知,聖經真理的教導,其中最重要的是人的私慾的過度膨漲,就是聖經所寫的罪,聖經在雅各書1章15節裏寫得十分簡而清「私慾既懷了胎,就生出罪來;罪既長成,就生出死來。」筆者經過多年的觀察、思考、研究、並研讀聖經的結論,就是世界人類的一切問題和紛爭,其實都是從人私慾的過度膨漲而來的,讀者也可以看看筆者先前的拙文《香港和世界一早已經很公平,唯一所需要的是公義和自甘犧牲的妥協》比較參詳。

三、偽善。耶教徒的偽善,是聞名四海的。聖經裏面,耶穌和使徒的教導,主要是運用在看的人及信的人身上的,而不是運用在不信的人身上的(既然別人不信你所信的道,這道與他/她何干呢?)。所有的教導,領受的人應該先想自己有沒有做好,而不是想別人有沒有做好。但很可惜,這些混飯吃的耶教徒不單自己沒有做好,但卻要求別人去做,要求信與不信的人一起做。所以耶穌在路加福音 6章42節說:「你不見自己眼中有梁木,怎能對你弟兄說『容我去掉你眼中的刺』呢?你這假冒為善的人!先去掉自己眼中的梁木,然後才能看得清楚,去掉你弟兄眼中的刺。」耶穌也一早講出了人的偽善,就是這個意思。

四、不負責任。耶教徒最喜歡的一句說話是「祈禱啦」。其實筆者要在此說清楚,筆者絕對不是反對祈禱,因為耶穌也花很多時間在祈禱上,祈禱是尋求上帝指引以及反省自身的一個重要途徑。但「祈禱」並不等於是「不負責任」! 更不可以用作將自身的責任推卸給上帝的一個途徑! 以下有個小例子,讀者看完就知道甚麼叫不負責任,甚麼叫將責任推卸給上帝的行為。

假設有個耶教徒和別人起爭執,先而口角,繼而動武,然後一拳打落對方的面上,導致該人血流披面,這個耶教徒知道自己闖禍了,第一時間這人就為受自己所傷的人向上帝大聲禱告,說:「主啊! 願祢施恩典憐憫這個人,願祢恩手親自醫治這個人身上一切的災病,願祢叫這個人的心回轉,溶化這個人的內心,使這個人能夠原諒我,祈禱乃是奉我主耶穌基督最寶貴的名字而求,阿們!」之後,這人就和受傷的人說「願你平平安安的去吧!」再講Byebye走人。

上帝給人有手有腳、有智慧用來處理事情,這個人沒有負起自己所當盡的責任,沒有首先想方法制止這場爭執,當闖禍之後,沒有運用可行的方法為受自己所害的人去止血療傷,跪求對方的原諒,反而走了去「祈禱」,這是極度不負責任和將責任推卸給上帝的行為! 這個比喻可以直接引伸至「單為政權禱告,而沒有任何的行動配合」的情況上的。聖經羅馬書12章17-18節裏說「不要以惡報惡。眾人以為美的事,要留心去做。若是能行,總要盡力與眾人和睦。」盡力運用有智慧並可行的方法去處理事情、去做美的事情,去改變社會、改變世界,是上帝所鼓勵的。而不是不負責任地以「祈禱」去處理自己應該要承擔的責任。

說到這裏,究竟以上四點,和本文的主題有何關係?有莫大的關連!

香港社會上日漸出現不公義的事情,街上隨處可見白髮斑斑的老人屈身拾荒,人皆有惻隱之心,不用說有信仰的人,就算沒有信仰的正常人看見這些人心裏也會為他們感到難過。有善心的人可能會去買兩張明哥的飯券聊表心意、以期望出半點力做做好心,而更有不少人開始會想各種的解釋給自己:(1)幫得他一個、幫不了全世界,(2)長貧難顧,(3)他們要拾荒,是他們自己造成的;有些人再想下去的時候,就會想到這些社會問題出現的原因,其實是政治的原因、是整個社會制度所造成的。但是一想到政治的時候,這些人就會想「政治這麼黑暗,還是不理政治為妙。」、「我是中立的,無黨無派。」、「政治太複雜了,還是不要想太多好了。」,這些一個又一個的理據去說服自己不要再行前半步、不要再多想一步。社會運動、抗爭?不要再說了!

而對於耶教徒來說,「政教分離」的這四個大字,簡直就是有一個絕對的道德正當性,好像尚方寶劍一般可以名正言順地去說服自己不理政治! 這個「政教分離」的觀念,活脫脫就像是500年前的贖罪券一樣,去代贖了這些耶教徒對「真理的不了解」、不問世事的「自私自利」、自以為善的「偽善」、以及以為祈禱就可以解決問題的「不負責任」! 所以筆者嚴厲地指出「政教分離」是現代的贖罪券,就是這個意思!

很多耶教長執會拿以下一句名言去為「政教分離」辯護:「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於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羅馬書13章 1 - 2 節)

但是讀者如果有看聖經的話,再看下去,聖經是這樣寫的:「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麼?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讚;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的佩劍,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羅馬書13章 3 - 4 節)

另一段使徒的事蹟又如是寫:「大祭司問他們說:我們不是嚴嚴的禁止你們,不可奉這名教訓人麼?你們倒把你們的道理充滿了耶路撒冷,想要叫這人的血歸到我們身上!彼得和眾使徒回答說: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使徒行傳 5 章27 - 29節)

這三段經文看起上來好像前後矛盾、可以令讀者精神分裂,但如果認清上帝的真理,一切的問題,隨即迎刃而解。

對一個耶穌的跟從者來說,誰是他的掌權者?是阿爺?是特首?是某個黨派?或是某個意見領袖?全.都.不.是! 作為一個耶穌的跟從者,唯一的掌權者,只有耶穌一個,上面所述的人,甚麼時候掌過真正耶穌跟從者的權?!

當一個政權對上帝所愛的人進行剝削、進行侵略、進行殖民的時候,作官的叫行善的懼怕的時候,這個政權憑甚麼要耶穌的跟從者去順服其掌管?!

讀者如果看到這裏,發現原來自己就是這個「混飯吃」的耶教徒的話,不用怕,人誰無過?筆者多年前也是一個「混飯吃」的耶教徒,2010年五區公投時,筆者記得自己當年也被主流媒體蒙蔽了,認為甚麼五區公投是浪費資源。但這幾年以來,筆者專心學習,用心分析,參加社會運動,更加從中找到真理,「我從前風聞有祢,現在親眼見祢。」,並寫下幾篇拙文,讀者可以看看筆者的其他文章,希望可以透過寫下的文章,讓更多人找到真理,並且得到一個豐盛的生命。

對於解決香港現今社會問題的辦法,其實一早已經有智者提出了,筆者仔細分析後,寫下了拙文《香港人,爭咩呀?溝埋做瀨尿牛丸呀!笨!》,希望可以幫助讀者明白和理解,使香港有機會再次復興。

社會上有這麼多自私的耶教徒,其中一個原因事實上也是政治制度所造成的,他們也是被迫自私的(當然,牛唔飲水唔禁得牛頭低);智者有一書指香港政府多年來的潛移默化由英治時期開始,已經是使香港人為自己的私利去營役,個人學習的目標是拾級而上到大學,投身社會就由公屋搬居屋、私樓搬豪宅,關於公利的事情,政府其實是一向不希望市民沾手的。於是對這些人來說,公利的事情不用管,追求私利就成了一個正當的出路。

「政教合一」或「政教分離」其實只是一個工具、手段、或策略,其本性是中性的,但如果使用這些伎倆的人,其背後的目的是為了鞏固權力、攫取財富的話,兩種方式都會一樣出現終極的邪惡,都會出現歷史以及上文所述的「贖罪券」的情況。所以「政教合一」或「政教分離」絕對不是耶教徒不問世事、不理政事的任何藉口! 作為耶穌的跟從著,要的是用諸般的智慧去彰顯上帝的愛和公義,請見筆者另一篇拙文《抗爭無底線,妥協有原則?從不擇手段的耶教徒說起

政治運用在邪惡的人的手上,絕對可以出現絕對的邪惡;但作為耶穌的跟從者,要愛世上的人,善用政治也是愛人的其中一個方法,因為耶穌從來都不是單愛人的靈魂,耶穌要給人的是一個整全而豐盛的生命。(關於政治,有一段短文可以參考《我討厭政治!一分鐘學懂政治。》)

最後,要回應上文所述有關「贖罪」以及「因信稱義」的概念。罪,如上文所述,任何放慾私慾傷害別人、傷害自己、傷害上帝的情況,其實都是罪。罪有沒有分輕重大小呢?人的眼中可能會有,但上帝的眼中,罪的工價就是死,這是明明寫了的。所以天主教的小罪要用某些行為來贖罪以逃避煉獄的觀念,是不合邏輯,也不符合聖經真理的。

而事實上,一生人之中,人會有意或無意傷害了不同的人,有些是閣下認識的,有些是閣下不認識的。各位有沒有聽說過蝴蝶效應?人的任何的行動,其實是有可能影響遠在地球的另一端的人的。例如如果閣下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買了一件由血汗工廠所生產的衣服的話,而不幸地製作你身上衣服的人因工廠的剝削而死掉了,有沒有想過原來閣下所付出的幾十或幾百塊,是間接地殺死了這個服裝工人?買兇殺人是不是罪?殺人的罪如何可以得贖?所以耶穌的救恩,就是「因信稱義」的教恩,因為每件罪都計數的話,沒有人不滅亡。

但究竟「因信稱義」究竟是如何一個概念?是不是「信」之後甚麼東西也不做就可以呢?絕.對.不.是。按照筆者的理解,「信耶穌」,其實是有三個互為因果、互相關連的元素的,就是「知道」、「相信」、「行動」。一個人有多「知道」真理,和有多「相信」真理是沒有直接掛鈎的,但一個人有多「知道」並「相信」真理,就會相應地有多少由心而發的「行動」去證明自己所信的道。而這個人也可以很確定的對你說:「我確信耶穌就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藉著耶穌,沒有人能到父那裏去。」

至於一個人口裏說「信耶穌」,但卻沒有「信耶穌」後的行為,這個人可不可以得永生呢?筆者沒有答案,因為審判的是神,不是筆者,只有神才知道這個人信不信祂;但對筆者來說,如果我是知道真理,但不將真理傳講的話,筆者落地獄,是理所當然的。但別人上不上到天堂,落不落到地獄,其實是沒有必要問的,因為每一個人有自己的選擇,這是上帝公平的賜給每個人的,而公義的上帝,是有最公義的裁決的。而讀者其實唯一要問的,就是究竟自己是不是信耶穌的人呢?

看到這裏,如果閣下還未睡著的話,筆者感謝你,筆者書讀得少,文筆不太好。最後筆者想說的,上面所述的四點「混飯吃」的耶教徒,如果閣下看完之後,覺得沒有任何一樣說中了閣下的話,恭喜你,你也是「混飯吃」的耶教徒的一員!

筆者遺漏了「混飯吃」的耶教徒的第五點、就是覺得自己已經是一個聖人。聖經明明的寫著說,「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羅馬書 3 章 10 節) 「我們若說自己無罪,便是自欺,真理不在我們心裡了。」(約翰一書 1 章 8 節)包括筆者在內,世界上沒有一個人是真正無罪的義人的,我們信的人,都只是蒙恩的罪人,只是因著我們堅信耶穌的緣故,我們「算」為義人而已,沒有可誇口的。

所以最後引用一段筆者在當世所敬佩的人的一句話作結:「身體力行,自覺覺他。」願我們丟掉過去錯誤的觀念,為主耶穌戰鬥到底!

註1:贖罪券
註2:馬丁路德宗教改革
註3:馬丁路德的兩個國度觀念
註4:健吾名句
註5:《主,我願你來》by陳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