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原人

諸事八掛,愛好閒事,典型鴛鴦蝴蝶派,尤好年報、畫報、旅遊,專門研究社區怪事,扮偽文青。 網誌

政經

時代選中的劏房戶

時代選中的劏房戶
廣告

廣告

【參選社福選委背後】「12日才能洗澡,一個月刷牙一次,午餐的魚是發臭,他一周瘦上7磅。」張志權上月在家裏中風,被送到在院社居住,張太憂心地講出丈夫的院社生活。依賴輪椅出入的張生一臉泰然,繼續說他和社工同行的抗爭故事。

他是第一位控告劏房業主,濫收水電的租客,不只是為自己,也為全港20萬劏房居民發聲。「一般住戶,12度電以下不同交電費,但我用多少電都要交,900元一個月。」他是原居民,在村屋長大,擁有港人夢寐以求的丁權,可惜事如願違。人到中年,一家人棲身劏房。改變不了生活,就改變社會。

「以前內向,與社工一齊,眼見他們的落力,感受無私,我作為基層一份子要企出來。」

時代選中的街坊

關注基層住屋聯席(關住聯)多年為基層爭取合理居住權,協助劏房抗爭。面對劏房戶被業主濫收水電費的問題,想藉法律控告業主,但社工多年束手無策,無法找到願意走入法庭的租客,幸好遇上張生。她笑說︰「等三年,曾想過找同事住在劏房,再告業主,但缺乏說服力,終於有張生走出來。」

二年前,張生行過見街站︰「見到橫額濫收水電費,覺得好貼身。」改變他的一世。街站認識關住聯的社工,「社工鼓勵我出力,希望確實幫到基層,解決住屋問題。」

「住在劏四年,業主只識加租,無理會維修問題,不出錢維修水電。」居住劏房,沒有尊嚴,生命都難受保障。之前鄰居發生火災,他才發現消火筒多年無換,而天台亦有僭建,阻礙逃生。一場小火災,燒掉他的謀生工具,減蟲器,他據理力論只獲業主賠三千元。

從冷漠的市民,變成熱心的公民,與社工同行,張生坦然早期不知所措。他笑說︰「晚上出去攪活動,老婆會問,當時不知怎樣跟太太解釋晚上去哪裏。」張太不斷大笑點頭道︰「當然支持你!」家庭的支持,使他全身投入。

「未識社工前,漠不關心,想法不是太多,覺得攪事一定會被迫遷。」走入法院前,他跟街坊到過水務署、運房局、環境房及申述訴專員工署反映濫收水電費。另外,「2015年10月為爭取劏房電費、租管和低津,夜宿禮賓府,早上8時開始行動,向行會成員請願。」,可惜一切行動都沒有回應。

最後,他和社工選擇用法律維權, 入稟小額法庭,控告業主濫收電費,創造有關案例,鼓勵其他租戶為權益發聲。初時,多番考慮應否上法庭,後來太太的支持,使他立定決心,案件在1月6日上庭。

為追求公義,現實也是苦惱。張生現正申請公屋,他笑說︰「再等二年,等我58歲時,加入老人組,可能加快點(獲得公屋)。」

「少事幫唔到,大事做不到」

他眼中政府是「少事幫唔到,大事做不到」。所謂福利政策都要通過層層官僚阻礙,有需要的基層無法得着。

「我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不想拿社會福利,與張建宗開會,表示香港人申請福利為何這麼難呢?反而新移民較易申請得到。局長沒有回答,做香港人真是好無奈。」特區政府無視基層,只是做表面工作。「低津(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很難申請,我是N無人仕,無公屋,無綜援,多年只拿過一次關愛基金8000元。政策都簡單複雜化,需要諸多証明。我做手機買賣,出入境次數多,被拒絶申請,再者,又要要求老細寫收入証明。」

他參選選委,帶基層聲音入特首選舉,幫助基層,「無心去幫基層,得個講字,承諾不兌現,傾向富人,漠視基層。」他亦希望換掉689,香港領袖需要有使命感,真正以民為本,「政府知道基層的問題,公屋建屋量少,但卻諉過有人反對興建公屋。」

堅持生活與抗爭

張生平時為家庭打兩份工,早上賣手機配件,夜上噴藥滅蟲。每天工作14小時,早上5點睡眠,10時起床上班,鐵打的生活,就算他不煙不肥,疲勞蠶蝕健康。身為基層,他要養家,盼望住得有尊嚴。不辭勞苦,也要參與社運。

可惜,累勞成疾,上月早上他如常梳洗,準備開會。他先去擦身洗面,突然太太見他暈倒,救護車送入院,醒來後,眼見輪椅就在身旁,原來他不能再活動自如。院社生活不好受,見盡護理政策千瘡百孔。人手不足,病人缺乏完善治療,一個月不能洗澡情況司空見慣,他多次向院方反映問題,尋求改善方法。

但他沒有忘記社運,堅持要跟市民分享參選故事。月初,經過醫生觀察3日才批准出院,撐着拐杖回家,一步步走上9樓的唐樓,再到書店跟市民演講。中風後,身體慢慢恢復,口齒沒有昔日的伶俐,他眼泛淚光,一字一字吐出不凡的抗爭故事,台下聽眾報以雷動掌聲。中風,改變張生的身體,但不能奪去他的意志。

他心繫公民社會︰「想參與行動,可惜中風,等身體好,再戰江湖。」早前,他多番到觀塘、荃灣和土瓜灣與街坊分享濫收水電費問題,鼓勵街坊發聲,不用害怕被迫遷,要主動爭取權益。

請周日於選舉委員會界別分組選舉--社會福利界舉選,支持社福同行團隊10號張志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