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敬覆中大學生會、本土派年輕人

敬覆中大學生會、本土派年輕人
廣告

廣告

請諸君相信筆者,拙文絕非流於私怨,互詆對方「雙重標準」的攻訐。謹先澄清並置疑:

一、在青政舉辦的集會(26/10 夜晚),多位民主派都有站台,包括社工系學生。而在青政受逼迫之際,其餘四位未受牽連之前,不同團體舉辦過起碼四次活動(26/10 上午、30/10、2/11、6/11),各派都有馳援。識者俱備陳,不贅。

二、請問您們怎看鄭松泰議員公開說和青政「割席」,徐承恩先生公開要求梁游退出政壇?筆者沒有聽網台的習慣,但據朋友轉述,國師罵得更兇。

再三重申,拙文絕非撩撥是非,找碴挑刺。諸君諒必不服:「泛民」對「左膠」的支持遠勝本土,反之對本土則勉為其難,保持距離,終究沒一視同仁,雙重標準。

請容筆者娓娓道來。當政權傳出欲阻梁天琦參選,本民前提早收集提名。筆者是新東選民,即往沙田街站簽名,成為梁天琦的提名人之一。

及後梁果被封殺,推出 Plan B,筆者再次往沙田街站。由於新東非青政據點,真的不熟悉梁頌恆,青政的義工看著筆者猶豫好一會兒。但不甘權利遭剝奪,筆者認為是份所當為,終於簽名,也成為梁頌恆的提名人。

幾日前筆者訪問梁天琦,還未寫好,請候。梁天琦的光環本來比木星闊,但現在每次受訪,他都向民眾道歉。

為跟進司法覆核,與聞數場記者會,都見梁游被眾口詰難,但筆者不覺記者偏頗。由「支那」、「re-fucking」、「口音」、「有幸令中共撕破羊皮」、缺席論壇、收回公開信,青政的應對出現嚴重問題,無法止蝕,每況愈下。若被質問的是我,筆者一樣辭窮,無法為之辯護。

相信大家都清楚,本土派袞袞諸公,批評青政比「左膠」更兇者,大有人在。反之大部分泛民,對青政都有不同的協助,起碼的尊重。政見本來各異,不能苛求泛民對青政沒有意見。

諸君恐怕不服:青政不過是本土一支派,不應一概而論。泛民卻不豫整個本土派。然而青政的言論背後,反映的是本土派常用的政治路線:刺激族群仇恨的政治動員。

您們不是中國人,支持香港獨立,OK!有咩問題!這是您們的正當權利。我們都是雞蛋,自當略盡綿力。此所以筆者甘冒不諱,提名本民前和青政。

然而「支那」、「re-fucking of China」等說話是對是錯?應否繼續說呢?所有本土派在公共領域,交代政見,爭取民眾的時候,都要正視此問題。在反釋法遊行上,筆者見若干本土派,特登繼續喊「支那」,當然可以堅持。但誠如貴派常言,「不為團結而團結」,這麼重要的政見相距太遠,不宜怪人家不和你同一陣線。

青政遇挫,是族群政治的轉折點。過去本土派藉此風調雨順,勢力日張。然而到此一役,中共正是用族群仇恨的政治動員,反噬香港的民族主義。

本土派可以繼續這路線,動員香港人鄙夷中國人。當自居香港人,否認中國人的比例超前,本土派就可在族群鬥爭中獲勝,台灣亦走過這條路。

然而即屬台灣,隔江分治逾五十年,混合的身份認同依然維持三成*。而且台灣的族群傷口,乃自 228 以降的大屠殺、迫害而來。是故台灣的族群鬥爭,有強大的道德悲情為後盾。

香港能否沿襲這條路?筆者深感悲觀。眾多香港人維持混合的身份認同*,雖然同樣會拾級而下,但五十年內難以逆轉。而且在中共治下,勢不如人,對方更懂得煽動族群仇恨。

民進黨能夠再次執政,得力自蔡英文等新一代放棄仇恨。「只要我當總統的一天,我會努力讓我的國民,沒有一個人必須為他們的認同道歉。」

族群平等導正台灣的民族主義,如是台灣才能成為一個共同體。

「共同體」幾乎成為本土的專有名詞。惟共同體發萌自古希臘,亞里士多德強調共同體之維繫,端賴友誼和正義,不可或缺。

面對眾多港人懷抱混合的身份認同,居變不動,本土派應該何去何從,爭取別人認同?

當此難關,無分派系,都痛惜民心思變,難以挽回。卻見諸君依然遷怒,會否因意識形態而有所障蔽,忽略民心向背?這樣是否真的有利香港民族?謹此進言。

註一:國立政治大學選舉研究中心重要政治態度分佈趨勢圖

註二:根據港大最新的民意調查,混合的身份認同達 38 %,而中國人的身份認同達 17%,合計共 55%。

(筆者引述的資料有誤,承蒙賜正,業已修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