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uncensorship.org

uncensorship.org 是一個獨立、非牟利的民間政策倡議組織。為防止政府越權或濫用權力,我們必須維持政府的權力平衡。 uncensorship.org 的使命是保持政府的透明度,維護公眾應有的自由及知情權。 W: uncensorship.org FB: facebook.com/uncensorship.org 網誌

政經

「雞珍」式管治下的香港(下)— 請你第N屆都唔好選特首

「雞珍」式管治下的香港(下)— 請你第N屆都唔好選特首
廣告

廣告

梁特宣佈不競逐連任,有人歡喜有人愁;早前宣佈即將退休的林鄭就突然向傳媒說「不能不重新考慮參選」的決定,令選情出現變數。除了葉太、林鄭、雙曾、胡國興均有意入閘,有學者就把陳馮富珍說成是特首選舉的「黑馬」人選。繼上文說到陳馮富珍擔任世衛總幹事期間,世衛成為自我封閉的特權機構、無力處理疫情的跛腳鴨;今次就繼續說陳馮富珍在任其間的言論施政,是如何激起國際間的批評聲音。大家也可以想像,一位像陳馮富珍的政治人物,究竟會把香港帶到一個怎麼樣的局面。

以經驗自居 言論惹火

回顧當年陳馮富珍擔任衛生署署長時的言論,除了「日日食雞」最為人津津樂道外,當時處理SARS手法遭批評時,就曾說過「不要以事後孔明之見,求全責備…」、「本港傳媒為何只從香港的角度看SARS、翻舊帳,而不從國際視野出發」,惹來極大的迴響。

十多年後,面對醫學專家針對世衛抗疫工作的批評,陳馮富珍就表示「不會完全同意所有的批評」,「在任何工作上都會有一定的阻礙,在世衛工作了13、14年,我明白有甚麼可以和不可以做」。言下之意,就是「Come on James,呀姐我喺世衛撈左咁多年,唔洗你教我做野 。」,腔調充斥著SARS時期的影子。

惹人爭議的言論不僅於此:正當西非伊波拉疫情持續,陳馮富珍在馬航17號民航客機被擊落兩星期後就讚揚普京總統的控煙工作;2010年出訪北韓時,陳馮富珍就讚揚北韓的公共醫療系統,「值得其他發展中國家羨慕」,皆因北韓「沒有肥胖問題的跡象」—如此離地反智、欠缺政治敏感度的言論,令人咋舌。

回到香港,我們的特首也曾發表過不少驚天地、泣鬼神的金句:「我不會自滿」、「粒粒皆辛苦」、「做醜人要有擔當和勇氣」—種種妄自尊大、自我吹捧的說話比比皆是,未能盡錄。若各位都認同梁特是「極品」人民公僕,相信陳馮富珍也不相上下。

世衛「江河日下」 香港「日暮途窮」?

在陳馮富珍卸任之際,國際衛生界就批評世衛的影響力「江河日下」,當中一個原因就是世衛多年來籌募醫學研究資金,逐漸比其他組織趕上。事實上,世衛就面對著不少資金短缺的問題;就在今年,世衛新組成的突發衛生事件規劃(Health Emergencies Programme)就虧欠的資金就達二億美元;此外,世衛應急基金( Public Health Emergency Fund)因為資金不足問題而無法得到補助的費用,基金在2014財政年度末只剩下八萬多美元

另一方面,世衛經費結構的改變,也動搖了國際公共衛生權威的地位。世衛自願捐款(Voluntary Contribution)佔整體經費的3/4,當中包括不少製藥商,例如子宮頸癌疫苗Gardasil的製藥商Merck、生產甲型H1N1流感疫苗的CSL等等。有分析指世衛2010至2011年度的自願捐款接近29億,當中有26億就是捐款人指定捐獻於特定計劃的款項—這就顯示,捐款人有能力左右世衛的政策導向,也就是說,世衛的政策很可能會向這些私人企業靠攏。

荒謬事不絕於此:即使面臨財政危機,世衛還有多餘的經費,在度假勝地馬爾代夫舉辦東南亞地區專題研討會,為本年度的《煙草控制框架公約》(FCTC) COP7 會議做準備。世衛勾結私人企業、理財不善,陳馮富珍作為組織的領導人,難辭其咎;「陳特首」若然成為現實,也很難想像香港會墮入甚麼境況。

值得慶幸的是,陳馮富珍接受訪問時表示,自己卸任後並沒有打算工作,希望「享天倫樂」,似乎沒有競選特首的打算,大家唯有寄望陳馮富珍「第N屆都唔會選」吧!

張居輋
FB專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