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雞毛有用,卻非令箭——真民主派在特首跑馬仔中的對策

廣告
雞毛有用,卻非令箭——真民主派在特首跑馬仔中的對策

廣告

梁振英宣布不角逐連任,和泛民取得不少選委議席,政局板塊一下稍有鬆動。不少民主派對於目前局勢頗為振奮。綜合而言,各有三策:

  1. 民主派選委支持某「禍害較少」而勝算較高的候選人;
  2. 民主派選委又一次推出自己的特首候選人;
  3. 民主派選委投白票。

任何博弈,都需有全局觀,何況民主鬥爭。在討論何種選擇時,得先確定全局為何。馬嶽在他的《港式法團主義功能界別25年》一書,說功能團體選舉,就是意大利法西斯主義的選舉方式。雖然馬嶽現在才這樣講(我們20年前已經講過了),但現在討論特首選舉,不是更加要在這個大框架下去研究對策嗎?最根本問題是:明知道是法西斯主義的政制,為何大家都興高采烈去參加?參加了,是鞏固法西斯主義權力,還是相反?

獨媒上王曉君有一文,指出「1200人小圈子,最排拒的是何人?其實就是基層巿民,各個界別的前線打工仔幾乎都沒有票。可惜的是,突顯制度不義、拒絕在特權階級造王的社工復興運動團隊,只有一人入局。」

以此觀之,第一策不只下下,且是投降。友人Napo Wong提醒大家:「林鄭削綜援減社福,葉劉帶頭歧視基層,曾俊華減稅減少財富再分配.....」。第一策,自稱民主派者想都不用想!基層民主派絕對不會放過你們的。

至於第二策,只有一種情況下,去參選或投票才多少促進民主作用,而非相反,那就是《為廢特首,去選特首》。在這個情況下,那一票雖是雞毛,但雞毛自有雞毛之用。最壞的是錯把雞毛當令箭。

伸而言之,是以如下最低政綱參選:

  1. 廢除特首制,實行普選全權的立法會;
  2. 實行不高於一周40小時的標準工時制;
  3. 立法推動全民退保。
  4. 全面改善及擴展公共房屋,確保公民居住權利。

凡稱民主派,沒有理由不贊成以上最起碼立場。當然了,主流泛民太偏執於右翼立場,估計應者寥寥(我希望估錯呢)。但是,傘運之後,真民主的聲音多少擴大了,如果有人以此政綱參選,把特首選舉,變成一場漂亮的真民主宣講會,倒是把雞毛的好處用盡。無論是民主自決派(社記/朱凱迪/小麗/羅冠聰)還是工黨/街工,誰能同意,都應該聯合一試。

任何低於上述政綱者,想都不用想可以得到基層民主派的支持。你今日可以瞧不起他們,將來你們是會後悔的。

至於第三策,則是在第二策不果之後,即可實行。白票越多,表示真民主聲音越多!這非理想,但總比繼續散佈幻想,模糊民主奮鬥方向好得多。

一票雖是雞毛,但雞毛自有雞毛之用,至少,突顯我們真民主派頂天立地,不以人民權利做交易。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