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選委會選舉後記

廣告
選委會選舉後記

廣告

一)已經忘記了上次立法會敗選後,約用了個多月的時間才令情緒稍稍復原。今早起床,那種選後的失落、不忿、內疚和自責又再回來,似曾相識,是未癒合的傷口又再被撕開的感覺。

二)昨天最痛苦的,是不能盡情分享各泛民陣營慶祝成功進佔選委的喜悅,跟上次未能為多了非建制朋友進入立法會而盡慶一樣。這就是我們只有團體票的「文化小組」和享有個人票的其他功能界別的最大分別!我們要突圍成功,將選民登記開放給業界個人是首要前提(當然若能取消功能界別更好),這亦是當權者牢牢不放的關口。

三)我在這裡的敗選消息,永遠最多人看。儘管我知道來者殷善,且每多留下打氣和鼓勵的美言,但要支持者和朋友這樣粗心和擔憂,總覺得自己非常失敗。我今天覺得「冇面見人」,甚至感到令隊友和家人蒙羞,於是盡量避開人多擠迫的地方。

四)選前連夜失眠,加上積累了寒氣,已好一段日子又咳又流鼻水,加上投票日在街頭拉票時著涼,昨日終於感冒大作!晚上喝過中藥後睡了一夜,今早起來雖好了不少,但仍覺得很需要曬太陽。幸得太太伴我出外走了一圈,曬得身水身汗,下午已回復正常。

五)選舉當日,當得知我們的界別一枝獨秀地超越立法會同時段的投票率時,已猛感 déjà vu,即立法會選舉當天本界別早段高開的投票率,正預示我方最終的敗局。於是我在團隊內起草了告急 post,用上了「全軍盡墨」四字。有隊友打趣說這太有詛咒意味,但結果是我一語成讖……

六)看看票數,我方在「文化小組」的平均得票是367票。借此對照我在立法會所得的809票,意即當日我在「體育、演藝和出版」三組共取得400多票?不會吧。更可能的是九月立法會選舉投票給我的「文化小組」選民,在今次選委選舉中未盡出洞,或他投對手。我想後者應該不多,但若是前者,原因可能多面,如選民對「選委選舉」的認知度不足、自己是否有票亦不清楚、危機感不足、或是根本不認同小圈子選舉所以杯葛。無論如何,這也是自己的宣傳、教育和拉票做得不足,一與對手強勁的組織動員和統計能力比拼,就嚴重地比下去,自己實在責無旁貸。

七)因此,後續的工作仍有很多,亦十分艱鉅,思考和檢討需時,細節暫且不謷。

八)但最急切的後續工作,是如何推動當選的選委就來年三月選特首時的投票意向徵詢文化界朋友的意見。縱使對手在當選後稱欲跟我們溝通和了解理念,但他們需要面對的並不只是「文化同行」,而是「文化小組」的選民;不只是團體選民,而是廣大的文化界從業員。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