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職工盟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1990年成立,現有90多個工會成員,代表近20萬打工仔。我們堅守的使命:凝聚集體力量,推動自主工會運動,改變社會以達至工人的尊嚴生活! 網誌

社運

身經社運百戰的工運新丁 醫管局工會溫瑞岐 不畏挑戰「獨立王國」

身經社運百戰的工運新丁 醫管局工會溫瑞岐 不畏挑戰「獨立王國」
廣告

廣告

圖:岐哥(左)與文中提到眼科醫院個案的事主王先生(中)及職工盟組織幹事冠君(右)於抗爭勝利後一同午膳。

醫院管理局管理着香港過百間醫院、專科及普通科門診,掌握着絕大部份香港人的性命安危。局內聯網山頭主義嚴重早非甚麼新聞,但其淪為欺凌員工溫床的醜聞,近日才被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逐步揭發。在背後撐住受欺凌員工的,有正義感澎湃的工會理事溫瑞岐。

岐哥現於廣華醫院任職維修技工,他於約三年前,為了要跟擔任另一工會理事的太太參加由職工盟主辦的「和平佔中」商討日,加入了醫院管理局職工總會。在此之前,岐哥已是一名社運積極份子,熱衷於地區組織工作,並曾參選區議會,可惜敗陣而回。

「我搞社運,正正係因為喺職場受到欺凌。當時上司知道我要供樓及供養三個子女,就藉故對我諸多挑剔,動不動就威脅要向我發警告信,搞到我情緒低落。」岐哥體會到社會不公,因此投身社運,希望能參與社會改革事業。「我在地區層
面做咗很多服務和街坊活動。」

在職場遇到不公,卻走去搞社運,不是迂迴了一點嗎?岐哥坦言:「即使到咗今日,工會對好多同事嚟講都仲係好陌生,有事都唔一定識得搵工會。」但命運始終安排了岐哥與工運相遇,不怕相逢恨晚。

「搞工會遠比做地區工作困難,好多時唔會有即時成效。以醫管局為例,員工欺凌情況極普遍,但制度上對主管人員欠缺制衡,令佢地可以肆無忌憚欺壓下。」主管為何要欺凌下屬?「佢哋係為咗要彰顯自己嘅權威,以便進行高壓管理。肯
拍馬屁嘅同事先有運行,馬房文化積重難返。」

2013年大罷工令貨櫃碼頭儼如獨立王國的說法街知巷聞,當時已有評論指類似的獨立王國其實遍佈各行各業。獨立王國這個稱號,聘請超過七萬名員工的醫管局似乎當之無愧。

岐哥透露:「根據條文,若局方收到員工投訴,須成立3人委員會作出調查及裁決,委員不得來自被投訴醫院。工會去信要求局方執行有關條款,讓員工有合理嘅申訴渠道,但至今仍然係杳無音訊。」

那麼工會怎樣處理這類欺凌個案?岐哥分享了最近一宗個案:「眼科醫院一位合約制保安向工會求助,指上司無理拒絕續約,又剋扣合約期內酬金。嗰位後台好硬嘅主管惡到辱罵工友『我X你老母呀!你而家係我敵人,我擺明玩X你呀!』工會多次嘗試跟院方交涉不果,唯有開記者會向公眾揭露呢啲惡行。」結果,工友獲續約3年,取回全數合約酬金,局方亦明言主管的管理質素有改善的空間。

談到工運前路,岐哥表示:「我尚有幾年就退休,期望喺呢幾年將醫院嘅惡行暴露在陽光下,爭取改善申訴機制,保障同事權益。我地要加強向同事宣傳,並積極搵多啲同路人一齊打拼。」

魯迅曾經講過:「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筆者祝願岐哥早日找到更多與他一樣擁有大無畏精神的同事,一起搞好醫管局工會,制衡管治無道的「獨立王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