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這樣的諮詢何需諮詢?如此決策算是什麼決策?

廣告
這樣的諮詢何需諮詢?如此決策算是什麼決策?

廣告

這個政府越來越離譜,根本是在欺騙市民。其實,2014年8月周永新教授團隊所交的全民退保研究報告,已經是一個獨立的研究報告。搞完一場大龍鳳,再搞另一場諮詢大龍鳳,到頭來都係同一個結論,就是政府不想落水。

梁振英競選時候,曾經表示全民退保係應該做嘅事。當時搞競選活動,去到會見一群長者,好話說盡,爭取支持。一旦成為特首,就要交數。偏偏要將全民退保這一個社會保障及公民權益問題,交給扶貧委員會研究,從一開始,便是要扭曲整件事的性質。

由林鄭月娥領導的扶貧委員會,未經公開招標,揾了周永新教授進行獨立研究。這個姿態,已經確認周教授係做這個研究的最佳人選。用這種方式搵周教授,已經以政府自己的行為確立周永新教授的獨立性及專業權威。政府是否應該尊重自己委托顧問的研究報告結果,這一點不已經是清楚不過嗎?

周教授團隊在2014年8月提交報告,包含了對民間各個方案的仔細分析同財務分析,已經是一個完整及獨立的研究成果。但因為周教授團隊在報告書提出了一個整合各個民間方案之後的建議方案,認為應該落實推行全民退保。政府措手不及,因而又決定打茅波,表示會進行另一個全面諮詢。這樣的咨詢後又再諮詢,其實要諮詢到幾時?講到尾,只是要等一個時機,要等一個符合政府不作為這個心態的報告,作為乜都唔做的藉口,要一個下台階。

林鄭月娥作為扶貧委員會主席,在發表周團隊報告那一天,已經話政府資源應該優先考慮用在最有需要的人身上,這其實已經露出狐狸的尾巴,就係想透過所謂另一輪全面諮詢,以要聽民意之名作為緩兵之計。

然後一拖又是十六個月,直到去年12月22日才推出一個為期半年的諮詢文件,大玩文字魔障,把全民退保改稱為「不論貧富」,擺明車馬想嚇怕市民,以取得對政府有利的民意。不過既然你擺到明係要諮詢,而且立場鮮明,好,又睇一下民意點反應。但政府從一開始便醜態百出,先係挑動世代矛盾,話搞全民退保對年輕一代唔公平。

跟住又不惜醜化周教授,話佢唔識公共財政、唔識點樣搞政策。周教授大大話話幫政府做諮詢、作為政府顧問幾十年,政府為了達到目的,完全不顧道義,林鄭月娥十分可恥。除此之外,從一開始,就話唔會睇量化數據,要睇民意的質素,真係任佢講、標準由佢定,龍門任佢搬。

好啦,現在連政府自己聘任的顧問公司的報告也清楚表明,九成民意支持全民退保。政府仲有咩好講?要求顧問改結論就叫正常的意見交流?據講仲話政府自行寫了一份報告,要顧問以其名義發出。

這個政府、這個林鄭月娥、這個所謂好打得的政務司長扶貧委員會主席真是什麼也做得出,為求目的,不擇手段。現在顧問報告已經發表,又不讓扶貧委員會整體對此事作個結論及表决。當初不是政府要將這個任務又交給扶貧委員會嗎?

任務完成,報告睇完之後,扶貧委員會作為主事的組織,竟然連作個結論性說法的機會也沒有?這是什麼邏輯?若是如此,若最後決定權都只在特首的施政報告,當初何須交這個任務給扶貧委員會?整個過程,政府不但愚弄市民、玩弄民意、愚弄周教授團隊、連扶貧委員會也愚弄了。在過去兩年,跟這個政府玩認真,發表意見、搞公眾諮詢活動、提出另類方案、四出向市民介紹全民退保觀念的所有人、參與過任何一個講座及其他相關諮詢活動的每一位市民、煞有介事對此作出報道及分析的傳媒,豈不都是讓政府耍弄了幾年?

只覺十分憤怒,也真的不能不說這個政府極之無恥。呼籲社會各界繼續爭取到底,要政府尊重民意,對政府這樣荒謬的諮詢繼續表達不滿。這件事不會完,這個File不會就這樣closed。立此存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