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我被攬早於林鄭,我讀經濟比曾多」 「落台我早過老董,民望我低過思歪」

廣告
「我被攬早於林鄭,我讀經濟比曾多」 「落台我早過老董,民望我低過思歪」


廣告

「我被攬早於林鄭,我讀經濟比曾多」
「落台我早過老董,民望我低過思歪」

決定盡快搵時間讀完這本書「如何冶理國家」。斷估習近平同特朗普未必有時間睇。根據葉劉邏輯,如果佢哋真係未睇過,我應該有資格取代習總領導國家,最起碼都可以參與特首選舉。

比某個別人讀多幾科經濟,就會比佢更懂經濟,這是什麼邏輯?如果按同一個道理,係咪多讀幾遍「共產黨宣言」就會比共產黨更共產黨?多睇幾遍「帝王術」,就會比馬基雅維尼更懂做帝王?

如果真係咁簡單,係唔係個個一出世就派本「致富之道」,或者加本「炒樓發達秘笈」,呢個世界就唔單止以後都唔會有窮人,而且個個人想窮都幾難。仲駛乜扶貧委員會、駛乜貧窮線、仲駛乜為全民退保呦餐懵。

咁犯駁嘅話都夠膽講出口,反而證明有啲人讀多幾多書都冇用,越讀只會越壞腦。過去兩個月,傳媒及其他機構做嘅「疑似特首候選人支持度」調查,葉劉全部都包尾,比梁振英仲低。這個結果說明香港人頭腦仍然是十分清醒的,起碼比葉劉自己清醒好多倍。

佢嗰份政綱其實處處刻意討好中央,似乎佢自己判斷到現時唔係北京嘅首選,所以一定要盡量在姿態上 impress 北京。佢由頭到尾都冇擺脫到嗰種政治小爬蟲嘅心態,包括:唔怕核凸討好權勢、有意無意有證據冇證據都要搵機會貶低佢嘅對手、毫無自知之明地自抬身價唔怕笑死人。

佢做咗咁多年議員,幾時見佢講過咩經濟理念,依家竟然夠膽攞可能係成間史丹福「最野雞級」嗰一科一年制嘅管理課程出嚟曬。真係知就比佢笑死,唔知就俾佢嚇死。佢何嘗又不是用了三年在史丹福讀咗個政治研究學位,佢師傅仲係研究民主理念嘅添,又幾時見佢推銷過甚麼民主理念?或者話,葉劉幾時有表現過對民主有任何理念?我淨係記得2015年因為要「等埋發叔」,佢哋建制派投唔到票,之後佢喺電台喊住口話希望北京唔好怪佢哋,「其實佢哋都好乖」!如果個個係史丹福讀完政冶都係咁,呢個世界真係死得!

其實,「學歷」呢味嘢,大家都明,除非係涉及一啲專門知識、技術及技能嘅訓練,否則,到咗某個階段,呢啲正規嘅課程同學歷對提升一個人嘅能力同學養作用其實真係因人而異,得視乎各自嘅出發點同目的。而且「讀聖賢書,所為何事」?

除了「功利務實考慮」之外,不外是「明是非、知道理、求長進」。或者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貪過癮,過日晨」而矣。葉劉當年搞23條搞到天怒人怨,不得不離開政府,走去史丹福幾年,睇嚟主要都係想過吓日晨同埋省靚個招牌啫,唔通真係以為佢讀完幾年書,寫篇論文,就可以成為民主理論嘅大師,或者話佢好似依家所講咁樣,經濟理念重勁過曾俊華咩。如果真係咁簡單,香港好多高官早就唔使做啦,我好多學生讀過嘅政治及經濟學科,肯定比佢哋多好幾倍。

我認為葉劉其實係一個好可憐好自卑嘅人,當年有人拿佢嘅形象來做笑抦,仲出咗本政治笑話書叫「掃把頭」。佢一時又話要悍衛自己嘅髮型,一時又話咁樣講嘅人係侮辱所有女性。到咗今日,老董攬咗林鄭一下,佢又話老董早就攬過佢;要貶低財政司長,就話自己讀經濟比佢多。

佢咁嘅表現令我諗起一個笑話。據說以前有個秀才考鄉試嘅時候,寫下了一首詩講到自己家庭背景,其中有兩個係咁寫:「舍弟江南沒,家兄塞北亡」。考官看到,以為佢一家忠烈,所以召佢一見。查問之下,原來佢不致咁慘,而且兄弟健在,只不過為求詩作對仗工整,及引起考官注意,要更impressive 。考官得知原因,不齒佢以兄弟之生死來過橋,就半帶挖苦咁建議佢不如咁寫,話不妨去盡D,效果可能更佳,更 impressive。考官建議佢改寫嗰兩句係咁:「愛妾眠憎舍,嬌妻宿道房」。夠慘未?夠唔夠impressive?

今時今日,葉劉依家咁sell:「我被攬早於林鄭,我讀經濟比曾多」,何況又不去盡D,效果可能都會更好更 impressive 㗎:「落台我早過老董,民望我低過思歪」。基於共產黨嘅鬥爭哲學,人民越反對就越支持,咁樣 sell,葉劉競逐特首嘅勝算可能重反為可能會高啲。信乎?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