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 「假儒」倡古制,「真愚」扮智者

「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 「假儒」倡古制,「真愚」扮智者
廣告

廣告

今日又聽到前特首董建華先生出嚟講嘢。我記得當年董先生還未正式上任便說要做強勢領袖;他上任特首不久,便說要以儒家精神來治港。其後發生咩事無需多講,大家都知。不過董先生今日已經貴為國家級領導人,是全國政協的副主席。有時好難令人理解,佢連管治香港都搞到一鑊泡,但甩身之後竟然還可以繼續升職,豈不是誤港壞了一國兩制大業之外,還給他機會貽禍十三億人民?有時不能不承認可能這也算是中國特色制度的優越性,這些政協,人大之類的國家政權級的政治組織,充分扮演了庇護工場的職能,為董建華先生這些能力有限、見識淺薄、對當權政府容易話為、對人民又夠膽不斷自以為是的人提供了一個落腳的好地方,對專制封建政治的延續,也可以繼續作出貢獻。

既然董生鍾意講儒家,受到了今天董生發言的啓發,也不妨班門弄斧,講一講儒家。儒教老祖宗其中一本主要經典著作是「中庸」,其第二十八章說到「愚而好自用」。這一章很值得董先生參考,我以前也曾經用「愚而自用」這四個字來形容董生扮智者。這句話的意思是有一些愚笨的人偏偏要自以為是,還要扮醒點化其他人,懶叻多管自己能力不及的事。

香港人以前叫到董先生做「老懵懂」,鄙人一向尊重長者,以爭取長者權益為己任,所以很少用這幾個字來形容董先生。但我也十分同意,董先生只是個「假儒家」,而且確實是一個真正的「真愚者」。他對儒教只是一知半解,他講儒家,卻從來不會談連鬼子佬末代港督彭定康都懂的「民貴君輕」、「民無信不立」,永遠只講「忠君愛國」。本着「拿來主義」的態度,對孔教半吊子的認識,再把儒教老祖宗閹割掉,竟然還夠膽宣揚要以儒家精神來治理國家管治香港。而且他還時常精神錯亂,亂點鴛鴦譜,把儒家精神及其他反儒的事件混為一談,認定他是「假儒」一點都沒有誇張,說他是「真愚」更是十分貼切,而且有根有據。

1999年他還是特首的時候,他以特首的身份出席五四運動80周年的紀念活動。作為中共政權的忠僕,他秉承中共政權一向「借歷史事件抽水尋租」的精神,自然又會把發生於1919年的五四運動所揭櫫的精神,與當時還未成立的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功績拉上子虛烏有的關係。最妙之處是他在演說中鼓勵香港人,要秉承「五四精神」,因此要「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真係要叫救命!

我對「五四運動」只是略懂皮毛,對儒教老祖宗的教誨也是不甚了了。但我也知道所謂「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儒教為封建政權服務的其中一個主要教條。我也知道五四運動是一個「反封建、反傳統」的新文化運動。因此五四運動先烈的其中一個主要口號,便是要「打到孔家店」。當年我得知董生這一種說法,除了瞠目結舌之外,也不得不佩服董先生的膽識及異乎常人的見識,竟然可以把矛盾如斯的兩者如此有機地結合在一起。所謂董生是「假儒」與「真愚」的看法,從此根深蒂固。

中庸第二十八章第一節全段是這樣寫的。

子曰:「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自專。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如此者,災及其身者也。」

根據我對此段話粗淺的理解,意思是指有些人自作聰明,自逞其能,以為自己好醒,其實蠢到貼地,偏偏就自以為是。這些人就算能夠霸到位,其實仍然是無德無知,不察覺自己的卑下(原文中之所謂「賤」),還要不安守本分,妄竊權柄以自尊(賤而好自專)。生於現今的世代,偏偏卻要以恢復古代的做法。這樣的人,必會招致災難降臨他自己身上。

董先生今天的發言與他在1999年五四運動80周年那段發言可說是異曲同工,前後輝映,充分說明他是「假儒」「真愚」。香港人形容他是「老懵懂」何止公允,甚至可說是十分客氣。他今天說,香港人不應以西方民主的標準來看政治選舉,因為若果「有競爭的選舉會變得政治化」,可導致「部族、種族、教派和民族間的矛盾」,甚至「貧富對立、衝突和國家分裂」。

又要有政治選舉,要香港人選出港人治港的特首,又不要有競爭,因為競爭便會政治化?只有「假選舉」才會徒具選舉的形式而不須競爭的;而所謂「政治化」之說,更只是對「眾人之事」的「污名化」。依據董先生的邏輯,是不是應該恢復舊制,就如李怡先生所言,由梁振英禪讓林鄭月娥算數?又或者就由建制派黃袍加身,無需選舉,無需辯論。這樣的觀念,不正是「生乎今之世,反古之道」嗎?

相信香港人從來沒有擔心過香港會出現「部族、種族、教派及民族間的矛盾」。董先生這樣的說法,不正好說明他就是那些「賤而好自專」,自以為是、自作聰明的人嗎?以他這樣的見識及判斷能力,竟然夠膽一再出來指指點點,以愚笨不堪的説法出來扮智者,要指導香港人,這不正是「愚而好自用」又是什麼?

香港今天的主要政治矛盾,是因為共產黨要以封建專制的古法,來管理一個現代化的、成熟的及意見紛陳的香港社會。因此形成的是嚴重的中港矛盾、是中央管治集團與香港人的矛盾、是既得利益者與一眾香港人的矛盾、是因為社會不公而形成的矛盾、是因為政治制度不公平而形成的社會對立與撕裂,而不是甚麼「部族、種族、教派及民族間的矛盾」。這樣清楚簡單的也可以搞錯,這樣的判斷能力,要宣揚「反古之道」,跟社會發展開倒車,你這個「假儒」還好意思出來教訓香港人?

如果這樣子的「愚而好自用,賤而好至專」都只是「災及其身」的話,那也只是董生自招,與人無猶。董生自己孭番晒,自己攞嚟,香港人也無話可說。但恐怕這樣下去,香港人要全體陪他受靶,禍及無辜,災延後代,到時真不知如何向這一位在香港搞了個唔湯唔水的問責制的這個「事事不懂事事扮懂」的董先生來問責。董建華這個「真愚」,真的已經愚蠢到連「愚而自用」的水平也沒有。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