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從「一帶一路」獎學金與學術自主,反映香港政府的強權霸道

廣告
從「一帶一路」獎學金與學術自主,反映香港政府的強權霸道

廣告

(攝:Alex Leung)

文:郭曉恩(支青組組員)

在梁振英和吳克儉兩位「最佳推銷員」推銷後,相信大家不會對這議題感到陌生。「一帶一路」獎學金資助「一帶一路」沿線學生到香港升學,以及香港學生到「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升學。這個表面看似受益香港學生的政策,其實只是外人受益,為的是盲目支持中共政策。

先說香港的升學現況,按歷年中學文憑試的統計數字,只有百分之二十左右考生能升上八間院校的資助學位課程,其他考生則考慮升讀本地自資課程,或境外升學。政府的政策表面看似為學生提供更多元的升學出路,其實並不盡然。「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經濟、政治、治安等環境因素皆不利香港學生留學。再者,香港學生的熱門留學國家為英國、美國、澳洲、加拿大等,相信有意到沿線國家升學的人數並不多。故「一帶一路」獎學金,說是為學生的福祉,是不合情理。

此外,在大學資助學位不足,以至學生承受極大升學壓力。政府盲目向境外學生提供獎學金,不是民主社會的做法,倒像是強權政府的行徑。在民主社會,所有具爭議的政策,應經歷社會各界長時間討論,再決定是否推行政策,而不是由首長和官員提出,再由非全面直選的立法會決定。正因為香港行政長官乃小圈子選舉產生,組成的政府沒有民意基礎,故在教育政策上,不是維護學生等持分者的利益。從這事可見,香港政府有點像中共的專制特權統治。

除了「一帶一路」獎學金外,在學術自主方面,也可以體現香港政府的特權霸道。特首是八所資助院校的校監,而校監又可以委任親信成為校董會成員。以前,政教分離指的是政治和宗教分離。在學術方面,政教分離指的是政治和教育分離。

早前,有大學教職員透露,學校對教職員升職的考慮因素包括政治主張,倘若教職員的政治主張與校董會不合,會減低升職機會。學術自由是《基本法》所保障的。若失去學術自主,香港的學術論文可能變成單一的支持政策,部分政治主張與政府不合的學者,更可能被迫離開香港,去其他「民主國家」進行研究,導致香港的學術人才外流。故此,學術自主倒退,不利香港教育、學術、社會發展。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https://hkanews.wordpress.com/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