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港大保安言之鑿鑿,謂馮敬恩說「隊冧佢」;「揸iphone嗰啲唔係記者」

港大保安言之鑿鑿,謂馮敬恩說「隊冧佢」;「揸iphone嗰啲唔係記者」
廣告

廣告

19/12 東區法院

港大保安言之鑿鑿,謂馮敬恩說「隊冧佢」;「揸 iphone 嗰啲唔係記者」

***

港大保安張憲君,作為控方第二證人,指控馮敬恩在圍堵校委的行動中說「隊冧佢」。他受辯方律師李柱銘盤問。

李柱銘問保安,若馮真的這樣說,他的呼籲是否失敗?保安說「唔同意」,他重申馮「好似司令咁」喊「隊冧佢」,大聲到現場聲音亦掩蓋不住。其他人受其鼓動起哄,情緒更加激動。本來還可一寸寸地慢慢移動,但馮喊話後,「前後左右都郁唔到」。

保安憶述李國章說:「我都驚俾人打」,他附和,故循其言返回大樓。然而李柱銘點出,此說與他錄取口供、星期五受控方問話時不同。保安說「諗番」、「我冇寫嗰句啫」。他澄清忘記誰先提議折返,終究由李國章下決定。

李柱銘問到,一般示威群眾都「時緊時鬆」,憑何斷定群眾的舉動是馮所驅使?或者另有原因?保安同意這是他的「意見」,「唔排除依個可能性」,但自己「好直,有就有,冇就冇」,重申自己感受的情況,就是聽到馮說話後,形勢「唔同左」,群眾「起哄」並「湧埋嚟」,「迫埋嚟嘅力度加大好多倍」。惟李柱銘追問,有沒有見到馮和其他人,真的想打李國章?保安承認「冇」。

李柱銘要求重播學校的閉路電視,請保安確認馮何時說話,他無法指出確切時間,「比較難」。僅斷言在折返前幾分鐘,馮「一定」說過這番話。

李柱銘進而請保安解釋,如何辨別群眾。他說群眾分成三類,一是記者,二是學生,三是閒雜人等,好易區分,例如「揸 iphone 嗰啲唔係記者」。惟李柱銘要求他進一步舉例,保安說不在現場,僅憑 CCTV 無法確定。

最後在控方律師補問下,保安強調「我地都驚,主席同我都驚。。。我驚俾人打。。。真係會驚佢會隊冧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