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反對港獨不是梁振英的專利(為什麼「梁振英路線」不是對付港獨的妙方之一)

反對港獨不是梁振英的專利(為什麼「梁振英路線」不是對付港獨的妙方之一)
廣告

廣告

國家主席習近平「充份肯定」最後一次上京述職的行政長官梁振英,誇他「在遏制港獨,依法處置街頭暴力等重大問題上,嚴格按照基本法、全國人大的釋法及香港法律辦事,維護了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香港經濟發展及社會穩定」。看起來,這似乎完全印證了近日建制派中「梁粉」的說法:梁振英的路線是對的,就算現下沒了梁振英,這捍衛一國底線,嚴打港獨的道路也必須貫徹始終地走下去。但換個立場來想,那些反對「梁振英路線」的疑問因此也就變得更加奇異了,假如中央這麼肯定梁振英的道路和功績,覺得他幹得那麼出色,又何必在他的班子積極備選的當兒,要他用「家庭理由」去退出跑道呢?如果中央喜歡「梁振英路線」,又何苦去換一個人來執行「沒有梁振英的梁振英路線」?

其實這個看似矛盾的現象一點也不複雜,大家之所以覺得困惑,是因為我們多數人都不自覺地接受了「梁粉」的主張,等同了遏制港獨和「梁振英路線」這兩樣不同的事,以為對付港獨和激進本土主義是「梁振英路線」的獨門專利,任何其他不走這條路線的人都是在出賣一國,姑息分離勢力。但事實上就像曾鈺成所說的,反對港獨是國家核心利益,和什麼路線差異完全無關,不管誰去競選特首都不可能不守這道底線。就算泛民和非建制派主流,我相信他們也不會儍到去支持一個不覺得港獨有問題的參選人。

遏制港獨,守住國家核心利益,既是在港參選從政的根本前提,我們接下來要問的就是該用什麼方法去完成這個目標了。所謂「梁振英路線」,正如拙文〈梁振英真的走了嗎?〉所述,乃是一套「執政手法及其背後的邏輯」。放在港獨這個背景上看,梁振英政府雖然看準了問題,嚴守原則,並可能因此得到習近平讚賞;但「梁振英路線」卻未必就是解決問題的唯一答案,它甚至還是使得問題更加嚴重的原因之一。我相信這才是中央政府一方面充份肯定梁振英對付港獨的努力,另一方面又要把他換下去的原因。現在肯定梁振英,就是要肯定他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心志雖正,欲振乏力;同時釋放訊號,要各方人馬思考應對港獨的其他方案。

為什麼「梁振英路線」不只不是處理港獨的好辦法,而且還是惡化港獨趨勢的觸媒呢?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先從基本情況開始思考港獨現象,再把它放在目前的國際局勢當中估量。

首先,我們香港人切莫以為港獨只是幾個頭腦發熱的青年一時口喊抗爭無底線,一時又怕被收監的遊戲;也不要把它當成一個文人一下子說要建國,一下子又說要復興華夏的狂言亂語。要知道,對於中國共產黨來說,保住政權,坐穩江山,無論何時都是頭等大事,半點玩笑也開不得。既然你說要暴力革命,他就一定當真,不惜以任何代價來處理你。往昔之所以一直不願香港「真普選」,不只是害怕在港失控,更是擔憂香港由此成了民主示範,井水犯過河水,波及它在整個中國的威權。比起民主普選,港獨當然更加嚴重,立刻將香港升格為國家安全鬥爭的最前線。

港獨比疆獨和藏獨還要可怕,是因為一國兩制底下,香港不受中央政府直接管轄,所以全國性法律皆不過羅湖河。於是在西藏絕無可能出現的分離輿論可以在港遍地開花,在新疆絕對難以想像的鼓吹獨立的政團能夠公然在港活動募款。請注意,香港不是台灣,港獨也不是台獨。台獨聲勢再大,台灣終究不在中共治下;而香港卻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唯一一個有分裂傾向,但中共政府又沒有辦法徹底壓制的地方。它甚至連把香港和內地徹底隔開都做不到。西藏情況最惡劣的時候,中央政府可以嚴格管控入藏通道;新疆暴亂之後,它更能乾脆全年截斷互聯網。請問中央政府能用類似的手段去孤立香港嗎?

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對內對外一切信息和人員的流動暢通無阻。香港始終是中國對外的窗口之一,多少內地資金受惠於此地特殊條件,借此出入。香港的經濟地位越是重要,香港的國際角色越是吃緊,港獨對中共政權的威脅就越大,因為它不只不能像對付疆獨和藏獨那樣子來對付它,而且失去香港的危害可能還要比失去新疆和西藏還大。

包括練乙錚先生和沈旭暉兄在內的少數幾個評論家都指出了特朗普上台對中央治港路線的影響,王慧麟兄更獨具慧眼地提到了泛民主派在這盤國際棋局當中的尷尬位置。我完全同意他們的基本判斷,但是我想專從國安角度略談整個世界局勢的走向如何使得「梁振英路線」失效。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