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機管局——趕絕海上的豚,謀殺地上的豬

廣告
機管局——趕絕海上的豚,謀殺地上的豬


廣告

過去的星期二(20/12),野豬女走進機場停機坪,惹來的不僅是殺身之禍,網路面書上更牽起一輪謾罵和爭論:

1. 警方是否使用過份暴力?
2. 機管局車輛追撞野豬是否恰當?
3. 乘客安全還是野豬性命重要?

撐警的人、普遍也支持機管局做法,認為他們處理果斷,乘客安全的考慮最為重要,而動保團體則糾枉過正,無是生非,是「動物膠」。相反,反對的人多是尊重動物的市民,批評警方處理粗暴,機管局追撞野豬無人性,文眀社會應該尊重動物。

暴力,就是向弱勢,透過體制或是實體,行使不合理、不對等的武力。而這些弱勢,對象不獨是人類,而是被剝削得最嚴重而有口難言的動物。整件事,兩輛機管局工程車前後夾擊追撞、繼而是機場特警三把盾牌按壓野豬女,令其口吐鮮血、嚴重受傷,最終被處死。手無寸鐵的野豬,被挑釁,極其量只會突圍自衞,或是受驚而逃,何以機管局、警方非要立即致牠於傷亡不可?

無他的,說穿了,重點並非盡是安全因素的考慮,而是經濟效益的論調主宰下,跑道上的動物就得要死、尊嚴就得要輾碎在飛機輪軚下。整件事,一頭野豬也好,一百頭野豬也好,只要被冠以「闖進」兩字 --- 不論是闖進機場、闖進港鐵路,還是闖進股票交易所,有關單位執行射殺及行使暴力,在一般市民眼中,彷彿就會變得理所當然。野豬在以人為本、經濟掛帥的功利社會下,現實竟是可以如斯一文不值。

對於一件行李死物,遺留於禁區,政府和機管局可以「特事特辦」處理;然而,一頭活生生的野豬,罕有地出現禁區,政府和不少市民,誓要牠就範、要牠死。同理,在災難性的新空管系統下,民航處可以妄顧乘客安危,耗費盤旅飛機的燃油,大眾可以視若無睹。相對地,悠然自得的野豬女,徘徊停機坪覓食,我們就憑空設想牠必然醸成空難。

機管局趕絕海上的豚,謀殺地上的豬,透過有形無形、體制内外的暴力,只懂施加弱勢身上剝削動物,要牠們無止境賠上性命,埋「經濟發展」的賬單,公平嗎?

文:動物公民 --- Roni Wong (香港野豬關注組)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