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生活

評馬前,請學點有關賽馬的基本常識

評馬前,請學點有關賽馬的基本常識
廣告

廣告

「巴基之星」在處子戰一嗚驚人後,往後每次出賽的表現,也會成為不少馬迷茶餘飯後傾談的問題。不過,在「巴基之星」經歷三場不勝後,不少馬迷已顯得不耐煩,有些認為該駒已被過份高估,有些認為牠在那三仗的主轡騎師蔡明紹的發揮明顯有誤。無獨有偶的是,「巴基之星」的幕後為牠找來莫雷拉為主轡騎師後,牠便在新馬錦標(1400米,2016年12月27日)中以輕鬆的姿態重敲勝鼓,這更間接令蔡明紹備受千夫所指。然而,以上的看法到底有多大的參考價值呢?

「巴基之星」被評磅員的主觀期望陷害

主張「巴基之星」名大於實的最主要理據,在於牠升上二班後連續三場不勝,這即暗示牠的實力尚未夠班挑戰更高水準的賽事。的確,如說現時的「巴基之星」已足以挑戰香港最高水準的賽事,未免帶有個人主觀意願的成分。但是,與其說是「巴基之星」實力不足,倒不如說是評磅員對該駒過分苛刻,令牠未能在短期內適應大幅評分的增加。九十後馬評人彭國崇曾撰文指,「巴基之星」的加分速度竟離奇地較「傳奇馬王精英大師及曾一季七捷的盈彩繽紛還要快」。筆者基本上同意彭先生的質疑。另外,資深馬評人卡洛斯便在個人臉書透露,他和告東尼交談期間,對方不諱言指評磅員的評核標準非常有問題。其實,「巴基之星」已非首匹受害賽駒,例如「新力風」在2015/16年度賽季只曾勝出兩場香港三級賽和一場一班賽,五度出戰香港二級賽或以上級別的賽事均未能跑入前兩名,卻被加至130分,以及「威利加道」在香港經典盃跑入第五後被加10分等荒謬事件。換言之,讓磅賽的原意或較符合當代西方哲學家約翰.羅爾斯對分配性公義的理解,但在實際操作上,評磅員正正免不了靠直覺決定馬匹的加分或減分幅度(雖然已有一些硬性指引),因而造成了重新分配後的不公。

為何「巴基之星」在過往敗不足辱?

而且,縱然「巴基之星」在二班賽事連續三仗不勝,牠在那三仗的表現均是敗不足辱的。要知道,在「巴基之星」落敗的那三場賽事中,頭馬分別為曾在澳洲級際賽上名且踏入大熟大勇階段的五歲馬「威力川」、2015年紐西蘭利雲經典賽盟主(一級賽)的五歲馬「宅大大」,以及2016年澳洲昆士蘭打吡冠軍「鷹雄」。這三匹賽駒的出賽經驗均較「巴基之星」豐富得多。值得一提的是,「威力川」在戰勝「巴基之星」之後的兩仗,均能跑入首兩名,且能夠做到與2016年香港經典一哩賽和香港經典盃雙料季軍「有得威」互有勝負,而「威力川」和「宅大大」在國際賽事日同場一班千四米賽事較量,均能跑入前四名,由此可見牠們也不是省油的燈。其實,在不敵「威力川」和「宅大大」的兩場賽事中,「巴基之星」是同場唯一一匹能交出截然不同的後勁迫近頭馬的賽駒。至於在不敵「鷹雄」的賽事中,「巴基之星」雖看似完全未能對頭馬構成威脅,但實情是,該仗的步速極慢,首1200米的時間為1分13秒52,比五班標準時間還慢1分30秒,而在極不利後上的情況下,「巴基之星」竟能交出21秒88的末段時間,實為驚人(資料來源:賽馬節目「膽色過人」)。

「巴基之星」的進步幅度已十分驚人

或許有些讀者對以上的賽績解讀和上述馬匹的背景頗為陌生,但我們不妨再多看另一個比較的角度:「巴基之星」vs. 「阿凡達」。「巴基之星」在初子戰1200米賽事中以三又四分之三個馬位撃敗「阿凡達」。當時「阿凡達」(133磅)比「巴基之星」(126磅)多負7磅。相隔五個月後,「巴基之星」(130磅)與「阿凡達」(125磅)在新馬錦標再度碰頭,前者能以多負5磅的情況下大勝後者八又四分之三個馬位,足見前者在與強手較量後已進步良多。苛求再多,反顯得閣下詞窮理拙。

蔡明紹在過往的發揮有誤?

「巴基之星」在莫雷拉以主動的騎法下輕鬆獲勝後,不少馬迷翻舊帳批評指,要不是蔡明紹在過往的發揮有誤,「巴基之星」也不用等到新馬錦標才重響勝鼓。事實上,蔡明紹被批評並非一朝一夕的事。由於「巴基之星」的後勁凌厲已深入民心,所以每仗該駒後上不及,其原先的鞍上人蔡明紹也會被咎病臨場不懂隨機應變提早發力。相比之下,連在大賽發揮不濟聞名於天下的韋達也能在普通賽事中多次以「曲尺手」策騎實力超卓的賽駒勝出而回,所以有不少馬迷早已對蔡明紹的發揮非常不滿。而筆者亦為各位找來「生涯規劃師」臉書專頁對蔡明紹於「巴基之星」在港第四仗的發揮評價如下:

不過,「生涯規劃師」臉書專頁的評論,未免顯出版主對賽馬的認識有欠深入。若對方有細心留意賽事的片段,理應不難發現,如果「巴基之星」未完成轉彎便移出外疊發力,牠極有可能以六至七疊轉入直路,但這種跑法對賽駒的耗力程度通常都比其他跑法高,所以只較適用於策騎踏入全盛期的後上馬王。可惜的是,「巴基之星」仍非常幼嫩(牠有可能完成打吡賽事後才真正踏入黃金期),往後還有更遠大的目標,故實不適宜用毫無保留的跑法與其他對手硬撼。

「巴基之星」在港第四仗的賽事片段

此外,雖然告東尼抱怨評磅員苛待「巴基之星」已不是什麼秘密,但同樣眾所周知的是,他與大摩的練馬共通點是,國際二級賽也可當作寓賽於操的場合,他們旗下的賽駒能夠勝出固然是錦上添花,但更重要的是在保持賽駒健康狀態的前提下為準備「正本戲」熱身。過往「巴基之星」跑的只是二班賽事,落敗自然並非世界末日的事情,反之每仗過後該駒的進步幅度有多大,才是幕後的焦點所在。

可能有讀者會抱有疑問,為何「巴基之星」在處子戰中又能夠轉出大外疊後上勝出呢?這是個很簡單但非常重要的問題,能抱有疑問的人可能迎來提高對賽馬認識的契機。其實,「巴基之星」的處子戰的整體水準與牠過往三場二班賽事的整體水準不能相提並論。在「巴基之星」的處子戰中,亞軍「兄弟熊」的競賽水準已證實為有限之輩,牠在今季的五場四班賽事均未能跑入三甲,且每仗均以兩個馬位或以上的距離落敗。「巴基之星」能在水準較低的新馬賽中以「瘋狂」的跑法勝出,並不等如牠能在短期內面對「威力川」、「宅大大」和「鷹雄」等級數的賽駒時能照板煮碗。

同樣地,「巴基之星」勝出的新馬錦標賽事的整體水準,亦比牠過往參與的二班賽事的整體水準低,尤其新馬錦標的亞、季軍,分別只是暫能在三班谷草賽事勝出的「海翡翠」,以及毫無威脅的「阿凡達」。誠然,「巴基之星」在莫雷拉以主動的騎法下輕鬆獲勝,但觀乎牠歷來三仗千四米的戰績紀錄,牠在新馬錦標造出的整體時間是最慢的一次(見表)。的而且確,「巴基之星」在新馬錦標早已穩操勝券,所以莫雷拉一直沒有大力催策該駒。幕後為「巴基之星」找來莫雷拉作為主轡騎師,固然為較穩陣的選擇,甚至有望從中撬走主要對手「佳龍駒」的主轡騎師,不過觀乎蔡明紹過往策騎「巴基之星」的表現,亦不見得由他主轡該駒出戰新馬錦標會落敗而回。這不是要貶低莫雷拉的策騎功力,或要吹捧蔡明紹為大賽騎師,只是「巴基之星」在新馬錦標面對的挑戰不足,故不能單用這場賽事作為蓋棺定論的指標。

l3

部分馬迷對「巴基之星」的期望與怪獸家長對子女的期望無異

無論如何,「巴基之星」已做到很多馬王佳駟在同期也未能做到的事情,至於牠的競賽成就能否超越眾多的馬王前輩,筆者沒有水晶球在手,自然無法誓言旦旦地作出結論。但無論牠日後成為一匹怎樣的賽駒,若根據怪獸馬迷的標準,保特在世界青年田徑錦標賽中未能打破短跑的世界紀錄,彷彿也是一種原罪。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