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烏坎被打沉了,香港呢……

廣告
烏坎被打沉了,香港呢……

廣告

文:青(支聯會義工)

自九月中火力猛烈、狂風驟雨式的鎮壓後,以民風強悍見稱的烏坎村似乎一下子被擊潰了,沉寂下來。直至近日,「被認罪」判囚的前維權領袖林祖戀突然翻供上訴,波瀾再起,再次顯示烏坎的「不屈服」;可是法庭維持一審原判,林被判囚三年一個月。曾竭力吶喊反抗的烏坎落得如此下場,港人看在眼裏,難免有兔死狐悲之歎。

流亡美國的前烏坎維權領袖莊烈宏日前表示,九月十三日烏坎被鎮壓後,「村民全部像監獄裏的犯人一樣被看管起來了,村裏每天都有便衣警察不停地巡邏,薛昌(連任四十一年的前村委會主席,因貪腐被撤)時代的村委及黨支部人員充當政府的線眼,村民現在不敢集結甚至交頭接耳。」

他表示,最近很少烏坎村的消息,連自己父親的情況也不大清楚。村裏的網絡和電話被控制得非常嚴,一些之前在網絡發表過圖片和視頻的村民都被傳喚去簽保證書或被捕了,「我也不敢跟一些村民聯繫,擔心他們受迫害。」

莊烈宏認為,這次對烏坎的鎮壓是廣東省委書記胡春華所為。他對於當局這次鎮壓並不意外,現時國內這種政治環境下,即使林祖戀沒被抓也同樣會鎮壓,是村民不清楚國內的政治氣氛。

一直以來,村民對中央仍抱有期望,經常帶領遊行的「頭號通緝犯」魏永漢也曾念念不忘要「告御狀」,以為種種惡行只是地方官的問題。村民希望遊行直至中央介入,認為中央介入就會有轉機,莊烈宏直指村民「太單純了」。遊行持續八十多天,中央政府的工作重心是不讓其他地方知道烏坎所發生的一切,竭力在網上刪帖、相片、視頻等,令烏坎變成一座「孤島」。這與香港佔領運動期間,北京當局封鎖或「妖魔化」佔領的消息,如出一轍,將內地城市與香港區隔甚至對立起來。

烏坎村兩波土地維權風暴,均發生在大變局前夕。二零一一年九月,數千烏坎村村民聚集陸豐市府大樓與派出所請願,由此展開長達三個月的抗爭。翌年(二零一二)是中共十八大換屆,時任廣東省委書記汪洋不想事件影響升遷,採取柔性手段緩和局勢。二零一六年烏坎風雲再起,也正值十九大前的關鍵時刻,胡春華同樣希望上調,但選擇以高壓手段對付烏坎村。

同樣面臨中共換屆,同樣鋪路「入常」的省委書記,五年前後所採取的手段卻迥然不同,可見五年間政治氣候的丕變,當權者愈趨強硬。

血腥鎮壓過後,烏坎何去何從?「也許烏坎會被不了了之,村民也沒有任何辦法。我想外界所能做的是繼續關注,以防當局對烏坎再次下毒手」,莊烈宏顯得相當無奈。

烏坎村的命運亦牽動着千里之外的香港,很多人在烏坎的身上看到香港的影子。五年前大批香港記者湧入烏坎村,見證村民一人一票選出村委會,亢奮莫名;五年後香港記者卻慘遭辱罵、毆打、驅趕。烏坎的終局,對於爭取真普選的港人不啻當頭棒喝,「與虎謀皮」或要另闢蹊徑。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