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

在年末反思網絡生態(中):只見自己,不見天地

廣告
在年末反思網絡生態(中):只見自己,不見天地

廣告

網絡給予人權力,令人能夠較容易製造輿論、得到關注,並爭取支持,動員群眾。我們以為此權力是無敵的,但其實凡事都有界限。

其中「熱普城」(熱血公民、普羅政治學苑、城邦派)在九月立法會選舉中五人出選只有一人當選,可作一例證。(並非針對任何人,只是此例子比較明顯而已。)「熱普城」眾選後怪罪一般港人是「港豬」,明明可以得救卻選擇繼續沉淪。此選舉結果肯定有各種因素導致,但過份倚重及相信網絡應是其一。「熱普城」三派自成立以來,主要以網絡作為宣傳工具,包括fb和網台。(當然也有出書,選舉期間也有擺街站,但主導的是網絡傳播)。以網絡宣傳本身而言,算是做得不錯,網台聽眾也不少。但這個群體卻是相對封閉的,只有忠誠的人方可以留下,稍有不滿就要被逐出師門。因此會理解他們理念者主要是有三種:死忠、宿敵,和「花生友」。這固然與政團的人物性格有關,但也與fb的運作模式有關。在fb上宣傳政治,模式是「你來找我」,而不是「我來找你」(reach out)。早前社會學家Zygmunt Bauman也指出,fb建立的是網絡,而不是社群。個人屬於社群,在社群中需要(被迫)互相磨合。但網絡屬於個人,個人有絕對控制權,可以隨意unfriend自己不滿意的「朋友」。性格結合傳播模式,容易塑造唯我獨尊、自命為王的思維。結果,普羅政治學苑雖以「普羅」為名,但普羅市民卻大部分從未聽過這個組織。你走上街問甚麼是公民黨,相信十之有七八可以答得出。但問甚麼是「熱普城」,知道的可能只有一二吧。(當然,你可以歸咎主流媒體打壓,但更顯出網絡傳播的限制。)

網路造就了一些所謂KOL,他們能夠製造輿論。但網絡同時令人高估自己的影響力,令人以為自己真的可以呼風喚雨、可以造王、可以捧高和拉下任何人。那「擁有影響力」的感覺,很多時都大於實際的影響力。又回到立法會選舉。當時有在網絡上頗有影響力的人士,主力狙擊羅冠聰和劉小麗,有「剋星」之稱。結果兩人均以高票當選,網絡狙擊並無法化成很大的政治效果。狙擊手和其支持者看到眾志多次「甩轆」,看到劉小麗前言不對後語,但看不到羅冠聰(以及黃之鋒)的年輕形象仍然討好,甚至能得到中產支持,也看不到劉小麗早已在地區紮根。此處要談的不是對錯問題,而是指出我們時不時高估網絡傳播的影響力。當你fb直播,有數千觀眾,又不斷有支持者留言,便容易造成錯覺,以為自己主導了輿論。但事實上,控制主流輿論的仍然是「大台」和各大報章。以為有很多人支持自己,其實反對自己的也不少,不知道自己是誰的可能最多。網上有句話叫「推上報」,正正顯出網絡本身的界限。以上只是一兩例,其實各派均有此病。

網絡把我們的視野框住了。簡單而言,就是忘記了在網絡世界外,還有一個很大的世界。此二元思考確實有點粗疏,但能道出網絡世界與實體世界之間縱有重疊,仍有頗大分野。(此處我用「實體世界」而不從俗用「現實世界」,因為我認為網絡世界也是「現實」的一部分。)就以本文為例,在網上發表或在報章刊登,得到的傳播效果肯定會有很大分別,讀者群體也會有所不同。但由於網絡容許有即時反應(like、評論),而且能夠量化(我的status有五百個like,對家的只有一百),因此會令人切實感受到自己言論所帶來的效果。但這種「切實」,其實並非事實的全部,會令人高估自己。

不單只忘記網絡外有另一個世界,甚至忽略了在網絡世界中本身就有很多個割裂的小世界林立。就像戰國時代,各藩、諸侯國有大有小,各自為政。但網絡世界更進一步,就是連周天子或天皇也不存在。諸侯國尚且會互派使節,或互相刺探情報。但在網絡中,小圈子除「互片」外,少有跨越藩籬。稍有衝突,便擴建高牆,老死不相往來。而且fb建議你like的專頁,是你已like專頁之同類。你能夠看到的status和文章,都是出自那些平日與你交流較多者。你身處的那個小世界因而越趨同質。如此模式,只利凝聚,不利結盟,遑論轉化。

在網絡罵戰中,大家鬥多like鬥cap圖,可能鬥得不可開交,以為正在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戰意高昂,全日的心思都放在這一仗上。但可能在參戰群體以外的人,根本不知道有爭論在發生。例如早前有本土派派系在網絡爆發罵戰,互相cap圖再cap上cap。但可以想像,你走去街頭問路人知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十之有九會一頭霧水。我自問算是留意得比較多,但也跟不上罵戰的發展。當然,以上情形不是只在網絡世界出現,在實體世界也會如此。但參與這種網絡政治罵戰的人時常高估論爭的影響力,而網絡的運作邏輯也令「活在自己世界而與他界隔絕」的情況更為嚴重。(有點像學術界裡的辯論。學者在期刊上激辯一番,以為正在推進人類文明。但可能除圈內人外,根本無人知道有辯論進行,更不要說改變世界了。只是借題說一兩句晦氣話,不詳論了。)

自我陶醉,令人難以自拔。當人無影響力,除非是因絕望而令精神出了問題,否則不會自以為是。但當人掌握了一些影響力,而說一句話抽一句水時似乎又一呼百應(盡管這個「應」可能只是一些like),便會慢慢為自己製造出一個泡沫,處身其中而陶醉不已。甚至以為自己真的可以做特首、真的可以教導全港七百萬人的思想。

圍爐取暖本無大害,畢竟天氣寒冷,確實需要暖一下身子暖一下心。但取暖後,應該懂得轉過身來向外望,記得圈外還有更大的世界。不需要妥協成為另一個世界的人,但要知道他人存在,知己知彼,方可以制定適切、穩妥的方略,合縱連橫。(中篇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