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澄遊

在營役的隙縫中筆耕不倦,在電影、文學、往事今時和種種細細碎碎中逃遁,看途上好風景,看人生愁苦,嘗試洞明世事。 網誌

生活

墾丁的三位小童

墾丁的三位小童
廣告

廣告

最近和十八位八歲到八十歲的家人同遊墾丁,最令我難忘竟不是蓝綠大海、不是十級烈風、不是滔天巨浪、不是十二月仍熾熱的太陽,而是三位小童。

他們是我們下榻的民宿東主的兩位兒子和一位女兒,我不知他們的名字,祇知大哥約五歲,排中間是二妹,最細的三弟看來祇有兩歲多。第一天入住時祇見大哥在 lobby 的沙發午睡,任我們十八人喧喧鬧鬧等 check in,他還是在呼呼大睡。

第二天早上我們吃早餐時,才發現五歲的大哥原來是大 captain,穿著T恤短褲人字拖鋼條形的他,嫻熟地走來問我們飮什麼,我們輪流告訴他,講到第五個,他便老老實實、沒太多表情、望着我們説「記不了。」,然後急步告訴忙著煑早餐的爸媽客人喝什麼,又走回來再記低另外四人飲什麼,告訴完爸媽,又忙著幫送飮品。

大哥個子細細,小手細細,拿着杯抦送奶茶㗎啡,雖然有點吃力,要踮高脚才可把奶茶放在枱上,但大哥真是大哥, 當有人説麻煩多奶少甜少冰,他祇道「辦不到」,氣定神閑,言簡意賅,盡顯大將之風。大哥堅定的眼神令我們知道他不必我們幫忙。所以我們都靜靜讓他完成任務。

第二天早餐,二妹三弟也同來,二妹幫手送飮品,三弟就在大哭大嚷,還被媽媽放了出前園。大哥此時就更顯大哥本色,忙完一輪,二妹可接手了,他就立刻去前園哄三弟,三兩下功夫已把三弟化哭為笑,乖乖地坐回lobby 看書。我多手,走時幫二妹把碟送給她爸爸,爸爸説「由她吧」,三個字,當真給我當頭棒喝。

碰巧我們也有三位小朋友同行,他們已不是太「港童」,但仍是粒粒性格巨星,每天總有時候扭計攪攪震誓不罷休,莫說做家務和幫家了。望着勤懇的大哥二姐,慚愧的不是香港的小朋友,更是我們大人,溺愛、保護、事事代勞,雖然不致於愛他們變成害他們,但必然是延遲了他們自己去面對真實的生活,面對真實的世界,面對真實的人生。

我想六七十後的,不少都如我如大哥一樣,幾歲大便幫家,祇是我的是剪線頭,摺衫,和媽合力用手推車送重過我的貨,聽媽又求又哄老闆加一毫子一打貨,全家趕貨到半夜。一點一滴,那時到現在都從不覺苦,往後人生的不順或挫折都不外如是,可能這就是現在所謂的抗逆力。

現在許多人都費刹思量,怎樣練就子女的抗逆力,去軍訓去少林寺,遠在迟尺,近在眼前,自己和家就是,祇要願放手,願意做。

Ps: 這民宿房間舒適整潔寬敞,望海之餘,還望到核電廠,有些人可能是忌諱,對從來相信生死有命的我來說,朝朝暮暮看着大海,和不遠過八百米對岸核電廠,感覺奇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