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鄭司律

踢住對拖,由你開拖,有理還拖的町人庶民。對食,有難以滿足的肚皮,對書,有難以專一的好奇。 網誌

政經

我不反對政治交易,但反對蠢的政治交易

我不反對政治交易,但反對蠢的政治交易
廣告

廣告

我不反對政治交易,但反對蠢的政治交易。

『真荒謬,把自己看得那麼高』實在是至理名言。攤開整個政治背景是,大陸資金在香港日益活躍,以往香港傳統華資是間接統治的同盟,是北京倚仗華資,一則維持香港社會穩定,二則吸收港資回國。三十年過去,這群不思進取,只懂壓榨經營成本,在提升生產力乏善足陳的傳統華資,面對大陸資本步步進迫,部署如何?是撤資、套現,靠這群不成材的東西作為在野陣營的盟友?

更有趣的是,目前的形勢,只見由綠變藍,卻不見有由藍變綠的先兆出現,坐擁三百選委,結果政治能量與北洋艦隊無異,中間派的胡國興那些半湯不水的政綱,經已感到意態撩人;曾俊華連政綱也沒有、工商派連口氣也沒放鬆過一啖,反過來在野陣營經已中門大開。若果我是生意人,我經已笑到合不攏咀了,從來沒有這樣化算的生意。

更何況,藍色和紅色政治板塊的商討過程如何,綠色陣營無從得之,綠與藍的關係遙遠,藍與紅關係卻有着由80年代到現在的基礎,當然分贜不勻、利益衝突,但怎麼樣總比油水也沒有一滴的在野陣營要好。但竟然一班反對黨守着幾個城池,就滿腦子想着和其他諸侯合縱連橫起來。

在野黨、民主派,最具價值而又唯一有價值的地方,在於爭取民主的大義名份,在於民眾對這大義名份的支持。數以十萬計瞓過金鐘,行過旺角,中過胡椒,送過物資,出過汗血辛勞,立心爭取公民提名議會提名,守住香港免被京官商合作榨得一乾二淨的市民,若果倒頭來只不過選個傻笑傀儡曾俊華,就當滿足願望,出埃及的莊嚴信諾,豈不是只變了紅海一天遊?

"Britain and France had to choose between war and dishonor. They chose dishonor; they will have war." 這是邱吉爾的名句。同樣地,在這一個建制底下,攻佔三百個選委的目標,其實只是讓紅藍兩邊減少迴旋的空間,而不是自我念力充權,以為在野陣營真的可以所向披靡、共襄善舉。我們要向市民體認,我們需要甘苦與共,接受一個曠日持久的狀況;而不是寄望幼稚又未必成功地去取得片面的勝利,甚至只是一個幾年後市民覺得搵笨,民主派覺得捉蟲沉船後悔揼心的結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