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小比

政治不太懂,書又讀得少。喜歡人,喜歡小動物,喜歡大自然。 網誌

社運

戴耀廷教授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絕對不是行耶穌所行的!

戴耀廷教授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絕對不是行耶穌所行的!
廣告

廣告

在普遍香港人眼中,打著耶穌的旗幟去帶領香港人和極權對抗的人,大家會想起誰?可能很多人都會說是戴耀廷教授,近來他因為提倡使用特首提名票換取撤銷四位議員的司法覆核,而遭到建制派等人士去信律政司促請調查事件,多名建制派律師批評戴耀廷的建議是不道德的政治交易,破壞特首選舉的公正性;在香港的法律上,這種做法是不是構成選舉舞弊不在本文的討論範圍之內。

戴耀廷教授,公開的表示因著基督宗教信仰的緣故,帶領大家走一場愛與和平之旅,大力高舉「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運動去與極權對抗。

基督宗教信仰的代表人物,必定是耶穌。如果戴教授是高舉基督宗教提倡「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話,我們則有必要看清楚究竟耶穌如何對世人的罪去抗爭?

究竟耶穌是終極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左膠?還是和平理性勇武抗爭的典範?戴教授是不是真的行耶穌所行的?

我們可以對比一下耶穌的事蹟和戴教授所做和所倡議的是怎樣,去確定一下戴教授是不是真的行耶穌所行的。筆者將引用以下事蹟和大家一一道來:

一、和平抗爭?

聖經馬太福音10章34-39節(聖經新譯本)裏,耶穌如是說:

「你們不要以為我來了,是要給地上帶來和平;我並沒有帶來和平,卻帶來刀劍,因為我來了是要叫人分裂:人與父親作對,女兒與母親作對,媳婦與婆婆作對,人的仇敵就是自己的家人。」

以上這段經文好像很奇怪,普遍社會大眾,信與不信的人,都會認為耶穌是為世界帶來和平的聖人,現今記念耶穌降生前夕的平安夜也明明的說是「平安」的,為甚麼耶穌會說他不是來叫地上太平和平、反而是叫地上動刀兵呢?

這段說話耶穌是當面對著幾萬人說的,筆者對以上耶穌所說的話的理解是這樣的:耶穌的救恩是對付人類私慾的過渡膨脹(即是聖經所寫的「罪」)的(另可見筆者拙文《人類私慾的過度膨脹是人類問題的根本原因》),耶穌來也是為了完整的彰顯愛和公義在世上,祂教導世人要節制自己個人的慾望並學效耶穌自己,而當信的人真的遵行耶穌的教導,彰顯耶穌的愛和公義時,很容易會影響了不信的既得利益者的利益,這些利益可能是權力、地位、金錢、或其他資源。

提起既得利益者,香港的讀者朋友一定不會不熟悉,香港是一個貧富懸殊十分嚴重的地方,在已發展地區中、代表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名列前茅。在香港的既得利益者,除了掌權者以外(不只是香港政府及建制中人或中央政府才是香港的掌權者,其他境外勢力在香港也可以不同的形式掌握不同的權力 - 利用議席、外圍組織、媒體控制市民的生活以及資訊的接收等等,也是掌權的一種),也包括各本地及境外財閥、各議會的代表及其相關組織(對,議會中人及相關組織必定是既得利益者之一;如果沒有半點利益的話,搵鬼去選呀?看看一位議員的薪津及福利以及議席所帶來的邊際利益?) 、媒體、以及社會上較為富裕的中產和上層人士等等等等都是既得利益者。

當信的人切實遵行耶穌的教導,彰顯耶穌的愛和公義時(很簡單的例子,例如指出一些富人運用財力及官商勾結去壓榨低下階層),既得利益者如果不願意讓利的話,有甚麼方法使這些道出真相的人收聲呢?收買他?說服他?運用更多的聲音去蓋過這個道出真相的人的聲音?還是最好的方法是解決提出問題的人呢?香港的讀者朋友應該不會忘記香港有哪一些傳媒人被斬過、被追殺過吧?被斬的人有動過刀兵嗎?沒有,但他們的武器是他們說出真相的勇氣。而就是因為道出真相的人觸到既得利益者的痛處,希望他們消失的人動刀兵其實是不足為奇的。(筆者註:被追殺、被斬的幾個傳媒人不全是耶穌的信徒;但耶穌被釘死,則其實也是因為耶穌道出了真相,使當時的宗教政治領袖的權力地位受損而造成的其中一個原因 - 真相破壞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是會使人動刀兵的。)

所以,光進到黑暗中,將真相揭露,破壞了既得利益者的利益,是不會有和平的。但筆者要說清楚,耶穌所帶給人的福音,是和平的福音;但不接受這個和平的福音的人,為了保障自己眼前的利益,就會造成世界的不和平,這是人的私慾所造成的惡果。所以堅持真理的人導致別人動刀兵的下場,是那些不願意放棄自己私慾的人的選擇。

堅持和平,不是單方面可以做到的,如果戴教授所堅持的事情是真的會成功的話,是真的會逼使既得利益者讓利的話,動刀兵是不足為奇的。

二、非暴力抗爭?

至於「堅持和平」是不是一定「非暴力」?耶穌是怎樣做的呢?讀者請看看下面這段記載在聖經約翰福音18章33節至19章28節的經文 (聖經新譯本) (彼拉多是當時羅馬政府派駐管轄猶太人的總督,經文稍長,但本文有必要清楚列出以幫助說明):

清早的時候,猶太人把耶穌從該亞法那裡押往總督的官邸。他們自己沒有進到官邸裡去,恐怕沾染了污穢,不能吃逾越節的晚餐。於是彼拉多走到外面見他們,說:「你們控告這個人甚麼呢?」他們回答:「如果這個人沒有作惡,我們就不會把他交給你。」彼拉多對他們說:「你們自己把他帶去,按著你們的律法審問他吧。」猶太人說:「我們沒有權去判人死罪。」這就應驗了耶穌預先說到自己將要怎樣死的那句話。

彼拉多又進了官邸,把耶穌叫來,問他說:「你是猶太人的王嗎?」耶穌回答:「這話是你自己說的,還是別人對你說到我的呢?」彼拉多說:「難道我是猶太人嗎?你本國的人和祭司長把你交給我,你究竟作了甚麼事?」耶穌回答:「我的國不屬於這世界;如果我的國屬於這世界,我的臣僕就要作戰,使我不至被交給猶太人。不過,我的國不是這世上的。」於是彼拉多問他:「那麼,你是王嗎?」耶穌說:「我是王,你已經說了(「你已經說了」或譯「這是你說的」)。我要為真理作見證,我為此而生,也為此來到世上。凡是屬於真理的人,都聽我的聲音。」彼拉多問他:「真理是甚麼?」彼拉多說了這話,又出來見猶太人,對他們說:「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

「你們有個慣例,每逢逾越節,要我給你們釋放一個囚犯。你們願意我給你們釋放這個猶太人的王嗎?」他們又喊叫說:「不要他!要巴拉巴!」這巴拉巴是個強盜。

那時,彼拉多吩咐人把耶穌拉去鞭打。士兵用荊棘編成冠冕,戴在他的頭上,又給他披上紫色的外袍,然後來到他面前,說:「猶太人的王萬歲!」並且用手掌打他。彼拉多再次出到外面,對猶太人說:「看!我把他帶出來給你們,讓你們知道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於是耶穌出來,戴著荊棘的冠冕,披著紫色的外袍。彼拉多對他們說:「看,這個人!」祭司長和差役看見耶穌,就喊叫說:「把他釘十字架!把他釘十字架!」彼拉多對他們說:「你們自己把他帶去釘十字架吧!我查不出他有甚麼罪。」猶太人回答:「我們有律法,根據那律法,他是該死的,因為他自命為 神的兒子。」

彼拉多聽見這話,就更加害怕,又進了官邸,問耶穌:「你究竟是從哪裡來的?」耶穌卻不回答他。彼拉多對他說:「你不對我說話嗎?你不知道我有權釋放你,也有權把你釘十字架嗎?」耶穌說:「如果不是從天上給你權柄,你就無權辦我;因此,把我交給你的那人,罪更重了。」從那時起,彼拉多想釋放耶穌;可是猶太人卻喊叫說:「如果你釋放這個人,就不是凱撒的忠臣了。凡是自命為王的,就是與凱撒為敵。」

彼拉多聽了這些話,就把耶穌帶到外面,到了一個名叫「鋪石地」(希伯來話叫加巴大)的地方,就在那裡開庭審問。那天是逾越節的預備日,約在正午的時候。彼拉多對猶太人說:「看,你們的王!」他們就喊叫起來:「除掉他!除掉他!把他釘十字架!」彼拉多問他們:「我可以把你們的王釘十字架嗎?」祭司長回答:「除了凱撒,我們沒有王!」

於是彼拉多把耶穌交給他們去釘十字架。

他們把耶穌帶去了。耶穌自己背著十字架出來,到了一個名叫「髑髏」的地方,希伯來話叫各各他。他們就在那裡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和他一同釘十字架的,還有兩個人,一邊一個,耶穌在中間。彼拉多寫了一個牌子,放在十字架上頭,寫的是:「猶太人的王拿撒勒人耶穌。」 有許多猶太人念了這牌子上所寫的,因為耶穌釘十字架的地方離城不遠,而且那牌子是用希伯來文、拉丁文和希臘文寫的。猶太人的祭司長對彼拉多說:「不要寫『猶太人的王』,要寫『這個人自稱:我是猶太人的王』。」彼拉多說:「我所寫的,我已經寫了!」

士兵把耶穌釘了十字架之後,就把他的衣服拿來,分成四份,每個兵一份。他們又拿他的內衣;這內衣是沒有縫的,是從上到下整件織成的。因此,他們彼此說:「我們不要把它撕開,我們來抽籤吧,看看是誰的。」這就應驗了經上所說的:「他們分了我的外衣,又為我的內衣抽籤。」士兵果然這樣作了。站在耶穌十字架旁邊的,有他母親和他母親的姊妹,還有高羅巴的妻子馬利亞,和抹大拉的馬利亞。耶穌看見母親,又看見他所愛的那門徒站在旁邊,就對母親說:「母親(「母親」原文作「婦人」),看!你的兒子。」然後他對那門徒說:「看!你的母親。」從那時起,那門徒就把她接到自己的家裡去了。

這事以後,耶穌知道一切都已經成就了,為了要使經上的話應驗,就說:「我渴了。」在那裡有一個罈子,盛滿了酸酒,他們就拿海綿浸了酸酒,綁在牛膝草上,送到他的口裡。耶穌嘗了那酸酒,說:「成了!」就低下頭,斷了氣。

查不到有罪的人要被人鞭打,暴力嗎?

被逼帶上用荊棘編成的冠冕,暴力嗎?

查不到有罪的人要被活活釘十字架而死,暴力嗎?

耶穌基督為了救贖世人的緣故,甘心上刑場,接受暴力的對待,祂所流出的鮮血、刺穿的雙手和肋旁,就是一種甘於接受暴力在祂身上所顯出的道德感召,為要世人知道祂真是神的兒子以致人可以藉著信祂而得救;最後全世界由二千年前開始,上億人得到救贖。

非裔美國人民權運動領袖馬丁路德金牧師所主張的非暴力抗爭,最後也是用了他的鮮血所寫成、受到暗殺了;最後非裔美國人得到與白人平等的權利,而美國更出了第一位非裔總統。

兩位被殺的偉人,持守和平的原則,但卻為著終極崇高的理念甘於被人以暴力對待,使億萬人得到好處。

而戴教授所主張的「非暴力」抗爭是甚麼呢?我們可以看見戴教授和另外兩位佔中二子及一眾泛民在佔領行動進入第67天時(2014年12月3日 - 註1)),一起優雅地在中區警署外大合照自首;我們可以看見佔領行動兩週年時,戴教授仍安然無事 (註2),更可以安然地帶領有可能觸犯選舉舞弊條例的雷動計劃去「增加」泛民的議席數目,以及倡議使用特首提名票換取撤銷四位議員的司法覆核;甚至還高高興興地為「守護公義基金」在元旦遊行日籌款(註3)。(筆者按:這個基金是為劉小麗、羅冠聰、姚松炎及梁國雄四位立法會議員籌募經費,用作面對政府司法覆核其議員資格的官司。不過,如果說是「公義」的話……梁頌恆和游蕙禎呢?雖然筆者不認同梁游二人在議會中侮辱中国人(請見筆者於十月份的幾篇文章),但不代表筆者支持政府運用司法制度剝奪由市民所選出的議員的資格。)

這是哪門子的「非暴力」抗爭?如果將這種戴教授所主張的「非暴力」抗爭和耶穌基督及馬丁路德金兩位偉人的「非暴力」抗爭比較的話,就可以看到今天香港的「非暴力」抗爭簡直是侮辱了兩位歷史偉人;但這正正就是現今有不少支持戴教授以及一眾泛民的人所理解的「非暴力」抗爭,以為戴教授就是做著耶穌所做的事情,大錯特錯!

為了保護市民,警察對付罪犯,會配上警槍;一個國家為了保護自己的人民免受他國侵害,會建立軍隊;那麼為了香港人民的福祉,戴教授以及一眾泛民帶領者 (泛民所包含的組織和成員 - 請見註4),在過去30年來,他們為香港人配上了甚麼、建立了甚麼呢?

筆者告訴讀者,戴教授和與他一夥的泛民,他們建立了的是:
1) 永恆的大合照、大和平遊行、大籌款
2) 永續失敗、永續抗爭、以及永續議席
3) 建設民主中国,中国有民主,香港才有民主的謬誤觀念
4) 沒有執政意志的犬儒
5) 沒有方向目標的自決

第一、二點,相信不用多說了,30年來,除了一幀幀的大合照、一次又一次民主最黑暗的一日,以及養胖了這些泛民、非建制派政黨及相關成員以外,香港人得到了甚麼?

第三點,筆者先前有三篇拙文寫過建設民主中国的謬誤,詳見《你 - 香港人,究竟是「大愛包容」的?還是駡一駡「支那人」,舒筋又活絡的?》、《民主比共產黨更邪惡》和《抗爭無底線,妥協有原則?從不擇手段的耶教徒說起

第四點,筆者前文也有提過,詳見《民主比共產黨更邪惡

第五點,十年後自決簡直是一個大騙局,詳見筆者拙文《雨傘運動,是香港人的大勝!

與其說耶穌基督是「非暴力」抗爭,筆者更認為耶穌是「勇武」的抗爭者。

耶穌是仁愛精神的典範,仁者,必有勇。勇,是耶穌有殺身成仁決心的勇氣,沒有勇氣,如何面對強權、如何面對要殺死自己的洶湧群眾、如何面對殘酷的十架刑具、如何舍生而取義?

武者,止戈爲武。在今天香港人被極權侵略香港的公共資源、被剝削政治權利,極權運用獨大的司法制度去打壓異己、運用暴力的維穩部隊去毆打反對者,政府已經一而再、再而三的向我們香港人大動干戈。面對惡人暴力侵害自己所愛的人時,有誰可以眼白白地舉手接受惡人的暴力,而不運用適度的武力去起碼制止惡人的攻擊或至少去保護自己?當年佔領行動中,我們看到愛與和平的倡議者除了叫人撤退和高雅地自首以外,捱棍子的就是站在前線的人士;使用保護性的武力或防衛去保護自己和身邊所愛的人不受傷害不也是和平的抗爭方法嗎?這種「非暴力」抗爭,是示弱、是犬儒、是放棄抗爭、是任人宰割!

耶穌為了保護上帝的聖殿,不單沒有示弱、沒有犬儒,甚至沒有只使用保護性的武力,祂使用了今天香港的泛民和道德潔癖人士不會甚至是不齒使用的武力 - 掃場(約翰福音 2章13-16節):

猶太人的逾越節近了,耶穌就上耶路撒冷去。他在聖殿的外院裡看見有賣牛羊鴿子的,和坐在那裡兌換銀錢的,就用繩索做了一條鞭子,把眾人連牛帶羊都從外院趕出去,倒掉兌換銀錢的人的錢,推翻他們的桌子;又對賣鴿子的說:「把這些東西搬出去,不要把我父的殿當作巿場。」

引用智者2011年寫的文章:堅持正義,奮勇向前,「雖千萬人,吾往矣!」謂之勇武。耶穌殺身成仁的勇氣、堅持正義所使用的武力,是「勇武」的表現。

有人會揶揄說:這麼「勇武」,去自焚啦!

這就到了筆者要寫的第三點,戴教授是不是真的是「理性」抗爭的呢?耶穌又是否「理性」的抗爭呢?

三、理性抗爭?

生命是很寶貴的,叫人自焚的人,不懂得生命的價值。為要成仁取義,可以有無數的方法;理性的抗爭,要設立十分清晰明確的目標、制定實行的路線、以及可行的操作手法。

如果叫人自焚的話,就等於是叫耶穌在希律王殺嬰時被殺一樣,是誤解了生命的意義和放棄了人的智慧去追求目標。耶穌基督到世界的目的,不是單單為了世人而死,更加是為了要世人去透過相信祂而罪得赦免並得豐盛的生命;所以耶穌在福音書中會見到祂多次說自己的「時候還沒有到」,祂在地上施行神蹟、醫病、趕鬼、教導、督責,這些行動都是為了使人認識祂、並且可以相信祂;直至時候到了,自甘被高舉在十字架的刑具上,使祂的名字在萬民中得以被傳揚,萬民可以因信祂而得救贖。

所以耶穌對世人的罪的抗爭,是一個理性的抗爭,有清晰的目標、有切實可行的路線和方法。

而如果戴教授是主張「理性」抗爭的話,戴教授和一眾泛民人士帶領大家抗爭的目標是甚麼呢?以前是我要真普選、Anyone But CY、現在是300票換DQ、在剛過去的元旦大合照籌款遊行中的口號是「主權在民」- 反對人大釋法,並要求政府撤回針對4名立法會議員宣誓的司法覆核(註5),恕筆者根本看不到戴教授和這一班泛民究竟在帶香港人遊甚麼花園?究竟想香港人走向哪一條道路?

在2016年9月立法會選舉前,所有泛民參選人都指香港2047年的地契問題是偽命題;但選舉過後,吳靄儀卻在10月撰文《當2047冇到?》(註6) 重提2047年大限問題,明報週刊在2016年12月30日更在《【2047倒數三十年】決定土地命運的「財政司司長法團」》(註7)一文中寫下了政府公布續契的「初步安排」,並指「若個別物業/單位的註冊業權人不同意有關續期契約的條款而未能與政府達成協議,政府可收回該註冊業權人的物業/單位。」這些就是正正的道出了2047年香港的前途問題,並不是一個偽命題!

戴教授和與他一夥的泛民如果是理性的抗爭者,如何解說自己的前後矛盾?

筆者先前撰了兩篇拙文《雨傘運動,是香港人的大勝!》和《香港人,爭咩呀?溝埋做瀨尿牛丸呀!笨!》去想像香港的未來可行的幾種路向,香港前途的問題是一個最清晰的爭取目標。戴教授和泛民多年以來只是拖香港人後腿、消磨香港人的意志、提供一次又一次的漫無目的的方向給香港人。如果說戴教授和泛民是理性的抗爭者,筆者可以說,戴教授和泛民是理性地「欺騙和迷惑」香港人的抗爭者!他們的抗爭對象,不是極權、不是政府,而是受欺騙迷惑、受壓迫的香港人!

故此,筆者可以夠膽寫下「戴耀廷教授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絕對不是行耶穌所行的!」,而實際上,耶穌絕對不是終極「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左膠,祂是「和平理性勇武」抗爭的典範!

如果戴耀廷教授閣下是只是一時腦筋不靈光,想不到原來自己以及與閣下同氣連枝的泛民對香港造成這麼大的破壞的話,煩請閣下痛定思痛思想閣下可以為香港人做甚麼和不要再做甚麼?一時腦筋不靈光,是罪有可恕的,畢竟小小筆者在信報看過閣下倡議佔領中環的鴻文時,在下向閣下是心懷敬意的;但到今時今日,閣下和泛民的所作所為,在下已經和很多真心理性為香港的人一樣看不過眼。如果閣下不是腦筋不靈光而是因為某些原因而繼續去攔阻香港人去爭取和平而可行的出路的話,人在做,天在看。

小小筆者在此引用以下一段經文奉勸戴教授作結。

「不是每一個對我說:『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入天國,唯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到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難道我們沒有奉你的名講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過許多神蹟嗎?』但我必向他們聲明:『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馬太福音 7 章21-23節)

註1: 香港「佔中三子」向警方自首 未受起訴
註2:發起佔中兩年仍逍遙 戴耀廷:找數唔關我事
註3:為「守護公義基金」籌款
註4:香港泛民主派列表
註5:萬人上街 反釋法 促撤覆核
註6:當2047冇到?
註7:【2047倒數三十年】決定土地命運的「財政司司長法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