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西九故宮解畫愈描愈黑 董事局漠視程序公義

廣告
西九故宮解畫愈描愈黑  董事局漠視程序公義

廣告

西九文化管理局董事局發聲明,為興建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解畫,替「官到有求怕尷尬」的林鄭月娥詭辯。

諮詢應該是面向公眾 而非機構內部

西九興建香港故宮被質疑缺乏諮詢,董事局聲明反駁指林鄭曾「諮詢」夏佳理等人。但諮詢原意為政策倡議或決策者,即坐擁公權力的行政機關,聆聽和吸納其他與政策相關和重要,卻沒有決策權之持份者意見,例如文化界、藝術界、普羅大眾等。林鄭與夏佳理、民政事務局高層、西九董事局,這班擁有決策權的人之間的互動溝通,最多只屬決策機構的「內部討論和遊說」,而並非當權者向無權者進行其政策的「公眾諮詢」。故此,該聲明明顯犯下「偷換概念」的謬誤。況且西九董事局主席諮詢副主席?情況猶如特首諮詢財爺,「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你懂的!

西九董事局聲明又指香港故宮總樓面面積,還有建築物高度沒超越限制,因此無需城規會規劃許可和相關諮詢。但興建香港故宮的爭議點,從來不是該建築物面積和高度。而是該地皮由大型表演場地,忽然變為香港故宮博物館,一切已簽好協議,事前沒任何公眾諮詢。情況猶如你滿心歡喜,購票打算觀賞X JAPAN團長Yoshiki的音樂會,但進場時才發現表演被換成中國歷代古董展覽,主辦單位事前沒對你作任何諮詢,又不能退票。對於如此巨大的期望落差,不知你會欣然接受突然的變動,退而求其次?還是不滿投訴,破口大罵「黑箱決策」呢?相信大家心中有數。因此請西九董事局別東拉西扯,企圖混淆視聽!

遊客何不直接到北京故宮 設計權私相授受​

況且,聲明又指香港故宮加強中港文化交流,令北京故宮透過香港聯繫世界。但是中國早於七十年代末改革開放,並非實施鎖國政策禁止外國旅客入境,只要購票即可遊覽北京故宮,單是2016年遊客人次達約1600萬,何須依靠香港擔當與世界連接的橋樑角色呢?即使如聲明所言,基於商業和市場考慮,不是因興建香港故宮而「DQ」大型表演場地,那麼「在商言商」這選擇也是不明智。香港故宮借來數量非常有限的文物展出,相較北京故宮收藏過百萬件文物,紫禁城的宏偉建築,而且更有十三陵、八達嶺長城、頤和園等,人們能連貫欣賞一系列的名勝古蹟,以及藏有國民黨內戰敗走時,部分被運走珍貴文物的台北故宮,市場競爭力實在存疑。

還有西九管理局未經招標程序,欽點建築師嚴迅奇設計博物館。聲明反駁指嚴迅奇對西九願景有深刻了解,其專業知識獲廣泛認同,以及設計獲獎等事宜足證他能勝任香港故宮設計師一職。但問題一是西九規劃的方案選擇過程,均有公眾諮詢和顧問公司競爭,而戲曲中心和M+博物館則透過設計比賽選擇方案,為何惟獨香港故宮能違反諮詢和招標慣例呢?二是嚴迅奇固然大名鼎鼎,其建築師事務所亦有參與西九規劃方案的競賽,但最終被Foster + Partners「城市中的公園」方案擊敗。可見他也並非「不敗皇者」,西九建築物或有其他建築師也適合設計。那麼真金不怕洪爐火,何不公開招標互相競爭?而是一開始就放棄尋找其他潛在合適的建築師,將西九故宮的設計權,私相授受予嚴迅奇呢?

一場程序與制度的保衛戰

此外即使早前有報章專欄引述消息人士,指如公眾諮詢在林鄭與北京故宮簽署合作備忘錄前進行,並非《西九文化區管理局條例》第19條所言的「合適時間」。但問題是西九董事局先決策後諮詢意義何在?西九建宮於林鄭與北京故宮簽署《合作備忘錄》後,此事勢在必行,大局已定。西九董事局只打算讓公眾參與教育環節、展品、博物館設計等細節諮詢。變相已經剝奪了市民對應否興建香港故宮,該用地規劃的大方向諮詢權,只能夠在當局的預設方案上小修小補。當局往後用作補鑊的「公眾諮詢」只是有名無實,敷衍公眾要求之舉。

況且聲明又指西九董事局集體同意簽署與北京故宮合作協議前,不宜公布相關決定。西九文化區興建香港故宮一事,那就不單是林鄭只顧中央面子而漠視港人民意,惟我獨尊的決策方式難以接受;更是整個西九董事局,集體行政與決策失當,漠視諮詢與民意。故此民間實在有必要力爭暫停興建西九故宮,重新啟動公眾諮詢,不能任由漠視程序公義的決策含混過關。皆因這並非一座建築物興建與否的問題,而是一場程序與制度的保衛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