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盤點中共「砌生豬肉」招數

廣告
盤點中共「砌生豬肉」招數


廣告

文:青(支聯會義工)

「被認罪」、「被失蹤」、「被精神病」……內地網民戲稱,現時已進入極具中國特色的「被時代」,社會上的弱勢群體或異議聲音,面對強勢的政府機器,處於十分被動的角色,只能如肉在砧板上任人宰割。公權力愈來愈不受限制,官方以種種「砌生豬肉」的卑劣手法將「眼中釘」判罪,投入監獄甚至精神病院。

一個「被」字道盡了被壓迫一方的無奈和憤懣,在一個扭曲的社會,人性被扭曲、價值觀被扭曲,民間的怒火長期積壓,有朝一日終會噴薄而出。

■被滅聲

自中共十八大以來,當局對言論的監控愈收愈緊,社交平台微博、朋友圈的一句話,都可能成為「罪證」。內地十月一日起實施《關於辦理刑事案件收集提取和審查判斷電子數據若干問題的規定》,在新規定下,執法部門偵查刑事案件時,有權通過網上截取或服務供應商,蒐集受查對象在微信、微博等通訊軟件和平台上所發布的訊息、轉發的網址連結和相片等,作為呈堂證據。

因土地維權而遭到封鎖、鎮壓的廣東陸豐烏坎村,有村民指近日公安逐家逐戶登記和通知,當局會監控村民的微信,並會拘捕轉發烏坎消息人士。其實,在上月的官民衝突中,就有四名網民被指散布虛假消息遭受不同程度懲罰,其中深圳一名網民(烏坎人)因發布老婆婆中槍身亡的消息而被刑事拘留。

內地以言入罪早有案例,不勝枚舉,著名維權律師浦志強就是以七條微博被判「煽動民族仇恨」和「尋釁滋事」兩項罪名,判監三年緩刑三年。而這次的新規定賦予法院、檢察院、公安機關等部門「依法取證」的權力,有維權律師指這做法侵犯了《憲法》賦予的言論自由,製造白色恐怖。

■被失蹤

內地異見人士、維權律師、人權關注者等「被失蹤」,可說已是司空見慣的事。發出與政權不同的聲音,就要有隨時「人間蒸發」的心理準備。二零一五年七月中旬的維權律師搜捕潮,短短四十八小時內有超過五十七人「被失蹤」、被傳喚等,其後受牽連人數擴大至二百多人,引發全球關注。

令港人切身感到寒意的是,香港銅鑼灣書店五名股東及職員自二零一五年十月起陸續「被失蹤」,當中李波一案更涉嫌「跨境執法」,內地執法人員強行來港擄人。港人驚覺原來香港已不再安全,隨時被以「自己的方式」失蹤。

■被棄權

烏坎村維權領袖林祖戀被捕後,其家人為他聘請的律師玉品健、魏汝久先後遇阻。檢方交給魏汝久律師一份署名林祖戀的手寫聲明,內容大致為「我相信政府依法依規辦案,本人早已表態,不需要請任何律師協助,更不需要任何人為我請律師」,林祖戀變相「被棄權」,喪失辯護機會。當局其後為林指派了兩名辯護律師,但上海律師張雪忠批評這使辯護變得毫無意義,被指派的律師甚至可能變成共同的加罪者。

而去年「七零九」維權律師大搜捕後,被捕律師的辯護律師也一直無法與其會面。在正式批捕後,多名辯護律師更突然「被解聘」,辦案警官既沒出示解聘通知書,律師要求與當事人會面證實也被拒絕。

■被認罪

被捕的維權人士、律師、記者、非政府組織(NGO)人士等,在電視上「被認罪」、「被悔罪」已成內地新常態。最新加入「認罪騷」是林祖戀,林祖戀在上訪前夕突然被抓,汕尾市政府六月二十一日播出他的認罪影片。這位耿直、硬朗的老漢被逼在鏡頭前「親身說法」供認自己收受賄賂,引起村民極大反彈,認為林老是「被認罪」,天天上街遊行要求政府放人。

香港銅鑼灣書店的五名股東及職員,也被輪流安排上電視「認罪」。當中店長林榮基挺身而出,冒險說出被帶走、禁錮、被逼認罪的過程,指認罪片段「有導演有台詞」,令香港市民以至國際社會都知道「認罪騷」是如何煉成的。

■被貪錢

內地為打壓異議、人權、維權活躍人士,找不到其他罪名,往往就扣上尋釁滋事或一些經濟罪名。曾代理艾未未、譚作人、浦志強、郭玉閃等案件的北京律師夏霖,今年九月二十二日被以「詐騙罪」重判十二年,法院指夏霖以投資為理由,騙取他人一千多萬元人民幣來償還賭債。然而今年六月,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張千帆等七名法律專家曾發表聲明,指夏霖一案所涉款項屬於民間借貸,被告人完全不構成詐騙罪。夏霖的代理律師王振宇更指,這種政府強行出面替私人「討要借款」的行為,正暴露出夏霖案的政治特色。

此外,今年五月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的負責人何林夏被批捕及控以受賄罪,當局亦是通過莫須有的經濟犯罪來執行。北京維權藝術家艾未未二零一一年也被當局指控逃稅,被認為是對其政治活動的報復,包括他紀念二零零八年四川大地震中死於「豆腐渣」工程的學生。

■被嫖妓

中國人民大學研究生、環保學者雷洋「被嫖妓死」一案在全國引起轟動,警方被抨暴力執法。今年五月七日,雷洋在離家準備前往機場接機的途中,因「涉嫌嫖娼」被北京便衣抓捕,在帶回審查的路上突然心臟病發死亡。事後警方聲稱,雷洋屍體上的傷痕乃因其激烈反抗並試圖逃跑所致,但卻未能提供執法影片;而涉事足浴店女子的供詞也有漏洞,其後更遭警方嚴密監控,輿論批評當局企圖隱瞞真相。

■被精神病

當局為阻止訪民上訪,經常採用另類打壓手法。上海訪民陸立明今年初打算赴京控告地方政府非法暴力拆屋,卻被警方拘捕送到精神病院,受盡折磨,至二月十一日才獲釋。另一無錫訪民汪荷娣,今年一月二十三日也被強行帶到精神病院,至二月一日她的丈夫才到醫院找到她,為她辦理出院手續。維權人士認為,當局因沒有證據起訴這些訪民,所以將他們關押到精神病院,阻止他們上訪。

「被精神病」也是當局報復民運、異見人士的手法。內地著名異見人士王萬星因在一九九二年悼念「六四」,被當局關押在精神病院長達十二年,直至二零零五年八月、時任美國總統布殊訪華前夕才獲釋,被送往德國與妻女團聚。總部在紐約的「人權觀察」表示,王萬星事件凸顯中國有數以百計的政治犯,沒來由地被關在精神病院。

■被自殺

當局的維穩、打壓手法層出不窮,最極端的莫過於「被自殺」。被譽為「六四鐵漢」的李旺陽先後被判入獄二十二年,在獄中被迫害致瞎、致聾、致殘。二零一二年六月二日,香港有線新聞台播出李旺陽的訪問,四天後(六月六日)李旺陽在湖南邵陽市一家醫院被人發現「上吊」死亡。官方稱其「自殺」,但外界指死因疑點重重,認為李旺陽是「被自殺」,事件引起廣泛關注。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