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劃

落馬洲河套,為誰而建?

落馬洲河套,為誰而建?
廣告

廣告

近日熱議的「落馬洲河套區」,位處於「落馬洲-皇崗口岸」旁邊,在深圳河幹流河道以南的位置。此地稱為「河套區」,乃因乎其一面濱臨深圳河幹流河道,其餘三面則被深圳河舊河道的河曲所圍繞。

以河套區的地理位置而言,地處香港邊陲,背靠落馬洲瞭望台所處的一列橫向山崗,面朝深圳河與佔地廣闊的皇崗口岸區隔河相望。以最接近河套區的交通運輸設施計算,落馬洲鐵路站或者落馬洲皇巴站,單程往來香港市區,不論彌敦道、東九龍或港島北岸,都需要一小時或以上,一往一返就要用上兩小時以上。

相對而言,河套區隔河對岸就皇崗口岸區,隨著深圳將核心商業區從羅湖西移至福田的城市發展策略,河套區隔河相接的就正正係深圳的核心地帶。深圳方面,已經表達將重建皇崗口岸以配合河套,新近開通的深圳地鐵七號線更已經設置了一個未開通使用的「福鄰站」,該站位處皇崗口岸區內,接鄰深圳河畔中方河岸,正正係為了河套區準備的交通配套。

政府聲言要將落馬洲河套發展為創新科技用地,河套地處香港邊陲,以香港為本位的企業難以從市區遷移。任何產業都不能獨立存在,香港中心商業區集中於維港兩岸,企業與企業之間少不了往來,物理距離始終侷限了香港企業不能過分遠離市區,否則不利企業運作。相對而言,深圳蠢蠢欲動,在交通基建早作準備,企圖在河套大展拳腳,正因為深圳享受地利優勢,河套猶如福田中心商業區的延伸。因此,河套日後發展,在地利上,更有利於深圳本位的大陸企業進駐、發展業務,而非香港本位的企業;進駐落馬洲河套的企業,其商貿往還,亦會更傾向與位處福田的企業為夥伴,先於與距離遙遠的維港兩岸。故此,不論係進駐企業的經濟效益,或者係服務進駐企業的周邊效益,都係有利深圳多於有利香港。

從就業角度,孤懸邊境的河套對香港人來說,來回車程無疑係高昂的就業成本,難以吸引本地科技人才;相對而言,在交通成本上深圳盡佔地利,而政府更聲言打算簡化過境程序,讓中方的人口以便捷方式進入位於港方境內的河套通勤工作,則進一步降低深圳人口的就業成本。可以預期,河套新增的就業職位會更傾向由大陸的過境工作人員進佔,而無助改善本地就業。

深圳市區緊貼著香港邊境而始建,一直往北都是攤大餅式、粗放式的城市發展,別說整個珠三角,就是深圳轄境也沒多少綠化空間剩下來;既然香港邊境受惠於過去邊境禁區的設立而未被大規模開發,保留了更好的綠色空間,就何不讓他繼續成為港深之間的緩衝呢?環境保護無分疆界,空氣的清新或者污染,不會理會人類劃定的疆界而不越雷池;留多點綠色空間,有利中方,也有利香港。

到底河套發展,賺取經濟利益的是誰?支付環境成本的是誰?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