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極端的左膠比共產黨更邪惡!耶穌是創世以來最終極的左膠?!

廣告
極端的左膠比共產黨更邪惡!耶穌是創世以來最終極的左膠?!


廣告

左膠最喜愛講「公平」。

「公平」的這種「普世價值」,有很美麗的外表,建制中人、反建制的都會說「公平」,一提到「公平」就好像是至高無上的最高道德價值觀一樣;連羅范椒芬都夠膽大聲說港深合建河套科技園,不確保招聘內地人不多於港人是「公平競爭」(註1)。

這種思維不但影響著執政或掌權者,一般人就更加受這種思維影響。不少香港人對於接受自己應該爭取香港人自己的在地權益甚至有種罪疚感,在「普世價值」的洗腦下,好像傾向右翼的本土思想就一定是法西斯、希特拉,於是乎不斷的糾纏在根深蒂固的普世大愛公平價值和大中華情意結的這兩種思想中,明明看見香港人自身的本土權益和優良的傳統日漸被瓜分剝削,但總是有無數的左翼人士走出來叫大家別歧視境外人士、要大愛包容、要公平、要照顧比香港情況差的國家等等等等,所以爭取香港人的本土權益就好像是左翼大愛公平人士(簡稱左膠)的罪人,是不道德的人一樣。

明明香港的貧富懸殊程度排在世界已發展地區之前端,在街上到處可見白髮斑斑的香港老人要拾荒維生,眾人也知道這些是整個社會制度和政治制度出現了問題,但普世大愛公平價值和大中華情意結卻使香港人不願意正經面對香港人要爭取本土自治政府、自治政權以認真照顧香港人的在地權益。

這些思想糾纏很苦,究竟本土主義,是否真的是合義的呢?

筆者認為,理性的本土主義,是合義、是符合道德的。筆者在本文給讀者一個道德的正當性,以使香港的讀者朋友們(其實全世界也是通用的)可以光明正大地為香港七百萬人的公利而群起奮鬥、對抗極權。

極端的左膠是甚麼呢?是一班處理公共事情不分緩急輕重、追求不可能達到的極端公平、站在道德高地高呼大愛包容卻慷他人之慨的人。

承接筆者先前的拙文《「大愛包容」就是擺明剝削,吹呀?》所述,真正的大愛包容,有兩個重點,就是:

(1) 自甘犧牲而不是慷他人之慨
(2) 要有「公義」 --- 是「公義」、並非「公平」

很多人以為耶穌是歷史上最終極的左膠,這絕對是對耶穌極之嚴重的誤會、甚至是抹黑。

首先,耶穌並不是慷他人之慨的人,如《「大愛包容」就是擺明剝削,吹呀?》所述,耶穌是一個自甘犧牲的人,祂沒有推十二門徒代祂上十字架,而是自己上十字架為人的罪付上代價。

另外,耶穌是一個教導人用「公義」對人的人,「公平」不是耶穌常說的。(有一個小小聖經知識不說不知,聖經裏面提到「公義」的次數是遠遠多於「公平」的。「公義」 - 舊約提到多達227次,新約也有36次;「公平」 - 舊約只提到77次,但其中36次和「公義」同時出現,另外8次和「義」、「大義」、「仁義」等字眼同時出現,新約只提到5次「公平」。)

「公義」是甚麼呢?按筆者對聖經的理解,上帝對「公義」的教導有如下:

1) 人必須要為自己的一切付上終極的責任 (註2)
2) 獎善罰惡 (註3)
3) 作工的得工資是應得的 (註4)
4) 明知故犯是罪,不知者不罪 (註5)
5) 多需要的多給 (註6)
6) 能力越大,恩典越多,責任越大 (註7)
7) 分配資源先後有序 (註8)
8) 真相要被揭露 (註9)
9) 最重要的是 - 天國是要努力進入的,不是凡稱呼耶穌「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天國 (註10)

【筆者按:第9點是最最最重要的,很多讀者會很困惑很多自稱「信耶穌」的人壞事做盡,但說一聲「信耶穌」就可以得到天國的入場劵,之後就繼續做壞事也可以進天國。這是絕對錯誤的理解,聖經寫得十分清楚,「信耶穌」的人是要行善的,天國是要努力進入的。至於甚麼才是「信」耶穌呢?筆者認為「真.信耶穌」的意思,是「知道」、「相信」、「行動」三者缺一不可的,只是「知道」和「相信」但沒有「行動」的人,這個人可能不是真「信」,讀者可以再看筆者另一篇拙文《「政教分離」是現代的「贖罪劵」)》參詳一下。但有個十分重要的重點,就是很多人會想,一個人口裏說「信耶穌」,但卻看似沒有「信耶穌」後的行為,這個人可不可以得永生呢?筆者不能給閣下答案,因為審判的是神,不是筆者,也不是閣下,只有神和這個人才知道這個人是不是「真.信」祂。反而最重要的,閣下其實唯一要問的,就是究竟自己是不是信耶穌的人呢?是不是「真.信」的人呢?有一段聖經的經文閣下可以參詳一下(註11)

上帝是全然「公義」的,「萬不以有罪的為無罪」(出埃及記 34章7節),但是上帝的標準如此高,有誰人可以靠做好行為得救呢?這就是「愛」的出場了,耶穌基督就是上帝親自到這世上告訴世人誰是上帝,只要「真.信」(記住是真.信)祂的人,這個恩典的禮物就會送給你。所以「愛」和「公義」是並駕齊驅的,如果不是赦罪的恩典透過耶穌基督彰顯,沒有人可以得救 - 有誰是一生人之中無罪的呢?(筆者有另一篇拙文《香港和世界一早已經很公平,唯一所需要的是公義和自甘犧牲的妥協》也詳細的討論了「公平」、「公義」和「愛」三者的關係,讀者有興趣歡迎參詳) 】

而極端的左膠,就是一班只講「公平」、卻不講「公義」的人,利用「公平」這種看似很有道德光環的「普世價值」去進行剝削,分配公共資源不分緩急輕重,利用「大愛包容」的幌子去強行制定不公義的法例。

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如筆者拙文《「大愛包容」就是擺明剝削,吹呀?》中所述,香港「永久居民」和「非永久居民」可得到的福利都是一視同仁的話,這絕對是對「永久居民」的一種剝削。這是左膠口中所說的「公平」,但卻是極端「不公義」的做法。

首先,作工的得工資是應得的,香港「永久居民」在香港生活、納稅 、為香港的經濟發展作出貢獻(如果閣下以為自己收入少或沒有工作,不用交薪俸稅是等於沒有納稅,筆者告訴閣下,就算閣下在屋企樓下買一個麪包其實都是簡接地納了稅的 - 麪包店的收入、舖租、員工的薪俸稅等等都會有部分流入到政府的稅收),這些在香港「作工」的「永久居民」,得到比剛剛到香港沒有貢獻過香港的「非永久居民」的福利較多,是合義的事。

其次,香港的公共資源是有限的,運用有限的公共資源,先分配給本地生活了七年或以上的「永久居民」這種先後次序也是合義的事。(至於有需要的「非永久居民」,運用有限的公共資源照顧他們,筆者認為一定要分優先次序,公共資源是應該先照顧「永久居民」的;有餘力而大部份香港人又同意的話,即使要香港去照顧敍利亞的難民也是應該的 - 但大前提是要得香港人的同意。)

所以極端的左膠、不講公義的左膠,比共產黨更邪惡,是因為共產黨是擺明用極權暴力去剝削他人以自肥,正常有善心的人都會不齒這些暴力的所為;但極端的左膠、不講公義的左膠可怖的地方,就是他們利用人的善心,利用「大愛」、「公平」這些似是而非的「普世價值」的道德光環去剝削他人以自肥,使人被剝削而不自知,使人被剝削也找不到一個更高的道德正當性去反抗,多麼的邪惡呢?

故此,筆者認為理性的本土主義,是符合公義、符合道德的 - 至少這個公義和道德標準,和基督教聖經裏的標準可以接軌。

提起理性的本土主義,筆者必須明言,香港有很多人說自己是本土派,而筆者有個十分清晰的立場,筆者認為最理性合理的本土派,香港只有一個,讀者可以參詳筆者另一篇拙文《香港人,爭咩呀?溝埋做瀨尿牛丸呀!笨!》去找答案。

而在香港的現實政治裏,最理性清晰的爭取方向,必定是針對2047年的大限問題。

筆者有必要指出一點,香港真的是一個極不公義的社會,2047年的大限問題,在2016年9月4日的立法會選舉前已經有人聲嘶力竭地和香港人作出提醒和警告,並且希望利用五區公投,全民制憲的方法使香港維新(詳情見此連結)。但在立法會選舉前,所有主流傳媒、建制非建制候選人、記者、KOL,均口徑一致地說2047年的大限問題是偽命題。

承筆者前一篇拙文《戴耀廷教授的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絕對不是行耶穌所行的!》所述,選舉過後,吳靄儀卻在10月撰文《當2047冇到?》(註12) 重提2047年大限問題,明報週刊在2016年12月30日更在《【2047倒數三十年】決定土地命運的「財政司司長法團」》(註13)一文中寫下了政府公布續契的「初步安排」,並指「若個別物業/單位的註冊業權人不同意有關續期契約的條款而未能與政府達成協議,政府可收回該註冊業權人的物業/單位。」這些就是正正的道出了2047年香港的前途問題,並不是一個偽命題!

更恐怖的是,今天所有的主流傳媒重提2047大限問題時,大部份竟然可以絕口不提2016年9月份選舉前的事情,但所有指2047年是偽命題的人的討論、辯論、文章,都可以在電視、電台、網上找到記錄的!

所以筆者要說清楚,在2016年9月4日前指2047年大限問題是偽命題的傳媒、議員、記者、KOL或任何人,在選舉後重提2047年大限問題時卻說這不是個偽命題的,如果這人不是智力有問題,這個人必定是騙子。但如果作為香港人的閣下卻仍相信這些騙子時,讀者朋友自己說這些相信騙子的人是甚麼人罷,筆者不作評論。

最後,要破解一個迷思,就是在香港裏面,理性的本土主義是否會導致法西斯、希特拉的出現呢?筆者認為機會不大。雖然香港不是人人也是信仰耶穌教誨的地方,但香港人其實本身承傳著華人儒家的仁義之道及西方基督教博愛公義觀念的傳統的,可見筆者拙文 《你 - 香港人,究竟是「大愛包容」的?還是駡一駡「支那人」,舒筋又活絡的?》;香港今天的撕裂,是共產黨的失敗管治及香港政府不是本土政權所造成的,只要香港可以建立本土自治政權,香港政府可以向本地人民負責的話,香港是可以再次復興的。

以仁愛公義為本的和平理性勇武本土主義,是香港安身立命之法。

不過可惜機會暫時已過,2017、2018的環球政治局勢急劇變化,如果經濟出現巨大動盪,不要驚訝,不要害怕,否極泰來,人的盡頭,就是神的開始(2017年的香港第一B,好似也姓神?)。願上帝憐憫香港人 - 其實上帝一早已憐憫香港人,只是接不接受上帝的憐憫,是每一個人的選擇,人是要為自己所作或不作的負責任的,因為這個世界是有公義的!將真相埋藏的人,公義的上帝是會審判的。

筆者按:有讀者可能看完筆者的文章之後,會想找其他想法來駁斥筆者,或者看完總是覺得有點怪,但又說不出怪在那裏。筆者把答案告訴你,有這種感覺,是因為閣下不相信筆者所說的東西就是閣下想尋找的答案。不信不要緊,歡迎理性討論研究,反正人生數十寒暑,花少少時間動動腦筋又不會死的,找到人生的答案閣下就會得到豐盛的人生。歡迎參詳筆者另一篇拙文《信是尋找答案的最重要因素

另外,港深合建河套科技園的建設,如果讀者有讀過古今歷史的話,正如智者所說這是一個「割地賠款」 - 小小的邦國向殖民者割地,但古人割地可能可以求和或求一些在地的利益,但今日香港割地,求得了甚麼?只是既得利益者求財求權罷了,但香港人竟然只在爭論港人還是中国人優先在這割地裏工作,而看不到更大的問題,筆者予欲無言。

註1:港深合建河套科技園 羅范指不確保內地人不多於港人:這是公平競爭

註2:人必須要為自己的一切付上終極的責任(聖經新譯本)
雅各書 1:15 私慾懷了胎,就生出罪;罪長成了,就產生死亡。
希伯來書 9:27 按著定命,人人都要死一次,死後還有審判。

註3:獎善罰惡(聖經新譯本)
約翰福音 5:29 行善的復活得生命,作惡的復活被定罪。

註4:作工的得工資是應得的(聖經新譯本)
羅馬書 4:4 作工的得工資,不算是恩典,是他應得的。

註5:明知故犯是罪,不知者不罪(聖經新譯本)
雅各書 4:17 人若知道行善卻不去行,這就是他的罪了。
路加福音 12:47-48 那僕人知道主人的意思,卻不預備,也不照他的意思行,必多受責打;但那不知道的,雖然作了該受責打的事,也必少受責打。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

註6:多需要的多給(聖經新譯本)
哥林多前書 12:12-13, 20-26 正如身體是一個,卻有許多肢體,而且肢體雖然很多,身體仍是一個;基督也是這樣。我們無論是猶太人,是希臘人,是作奴隸的,是自由的,都在那一位聖靈裡受了洗,成為一個身體,都飲了那一位聖靈。...........但現在肢體雖然很多,身體卻只是一個。眼睛不能對手說:「我不需要你。」頭也不能對腳說:「我不需要你們。」相反地,身體上那些似乎比較軟弱的肢體,更是不可缺少的。我們認為身體上不大體面的部分,就更加要把它裝飾得體面;不大美觀的部分,就更加要使它美觀。我們身體上美觀的部分,就不需要這樣了。但 神卻這樣把身體組成了:格外地把體面加給比較有缺欠的肢體,好使肢體能夠互相照顧,免得身體上有了分裂。如果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如果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

註7:能力越大,恩典越多,責任越大(聖經新譯本)
路加福音 12:48下 多給誰就向誰多取,多託誰就向誰多要。

註8:分配資源先後有序(聖經新譯本)
馬可福音 7: 24-30
耶穌從那裡動身到推羅(有些抄本在此有「和西頓」)境內去。進了一所房子,本來不想讓人知道,卻隱藏不住。有一個女人,她的小女兒被污靈附著,她聽見了耶穌的事,就來俯伏在他腳前。這女人是外族人,屬於敘利亞的腓尼基族。她求耶穌把鬼從她女兒身上趕出去。耶穌對她說:「應該先讓兒女吃飽。拿兒女的餅去丟給小狗吃是不好的。」那女人回答他:「主啊,是的,不過小狗在桌子底下,也可以吃孩子們掉下來的碎渣。」耶穌對她說:「就憑這句話,你回去吧,鬼已經從你女兒身上出去了。」她回到家裡,看見小孩子躺在床上,鬼已經出去了。
羅馬書 1: 16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是 神的大能,要救所有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

註9:真相要被揭露(聖經新譯本)
約翰福音 3:19-21
光來到世上,世人因為自己的行為邪惡,不愛光倒愛黑暗,定他們罪的原因,就在這裡。凡作惡的都恨光,不來接近光,免得他的惡行暴露出來。凡行真理的,就來接近光,好顯明他所作的都是靠著 神而作的。

馬太福音 12: 33-37
「你們種好樹就結好果子,種壞樹就結壞果子;憑著果子就能認出樹來。毒蛇所生的啊,你們既然是邪惡的,怎能說出良善的話?因為心中所充滿的,口裡就說出來。良善的人從他良善的心(「心」原文作「庫房」)發出良善,邪惡的人從他邪惡的心(「心」原文作「庫房」)發出邪惡。我告訴你們,人所說的閒話,在審判的日子,句句都要供出來,因為你要照你的話被稱為義,或定為有罪。

註10:天國是要努力進入的,不是凡稱呼耶穌「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天國 (聖經新譯本)
馬太福音 7: 21 - 27
「不是每一個對我說:『主啊,主啊!』的人,都能進入天國,唯有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才能進去。到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啊,主啊!難道我們沒有奉你的名講道,奉你的名趕鬼,奉你的名行過許多神蹟嗎?』 我必向他們聲明:『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所以,凡聽見我這些話又遵行的,就像聰明的人,把自己的房子蓋在磐石上。雨淋、水沖、風吹,搖撼那房子,房子卻不倒塌,因為建基在磐石上。凡聽見我這些話卻不遵行的,就像愚蠢的人,把自己的房子蓋在沙土上。雨淋、水沖、風吹,搖撼那房子,房子就倒塌了,並且倒塌得很厲害。」

路加福音 13: 23 - 30
有一個人問他:「主啊,是不是只有很少的人得救呢?」他對眾人說:「你們應當竭力進窄門!我告訴你們,將來許多人要進去,卻是不能。等到家主起來關上門,你們站在門外叩門說:『主啊,給我們開門!』他要回答你們:『我不知道你們是從哪裡來的。』那時,你們要說:『我們在你面前吃過喝過,你也在我們街上教導過人。』他要說:『我告訴你們,我不曉得你們是從哪裡來的;你們所有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當你們看見亞伯拉罕、以撒、雅各和眾先知都在 神的國裡的時候,你們卻被趕到外面去,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從東從南,從西從北,將有人來,在 神的國裡吃飯。在後的將要在前,在前的將要在後。」

註11:你這判斷鄰舍的,你是誰呢?
雅各書 4: 11 - 12
弟兄們,不要互相毀謗;人若毀謗弟兄,或判斷弟兄,就是毀謗律法、判斷律法了。如果你判斷律法,就不是實行律法的人,而是審判官了。立法的,審判的,只有一位,就是那能拯救人,也能毀滅人的 神;你這判斷鄰舍的,你是誰呢?

註12:當2047冇到?

註13:【2047倒數三十年】決定土地命運的「財政司司長法團」

廣告

style="display:inline-block;width:300px;height:250px"
data-ad-client="ca-pub-8841779031775169"
data-ad-slot="959329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