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政經

上帝叫我……

上帝叫我……
廣告

廣告

一句「上帝叫我選特首」,真的叫我即時爆出了粗口,什麼人說什麼話,能夠說出這樣的一句話,我可以好肯定她並不是什麼虔誠的教友,為什麼我會這樣的肯定,因為在聖經之中,已早有訓誡不可隨便運用「上帝之名」行事。

以教友的角度

在聖經之中,舊約聖經記載「十誡」的第二誡 (大部化基督教版本為第三誡),「毋呼天主聖名以發虛誓」(天主教版本),這樣的訓誡除了叫人不可以用天主的名「發誓」外,更可以擴大解釋為「行事」時不可以隨便使用天主的「聖名」。因此對於林鄭再次使用「上帝話」,筆者對於她的虔誠的質疑,更是在疑問為什麼要把「上帝政治化」。因為在「現代」的社會,已經很少再有政治人物「以父之名」去行事,而在一權不相信任何宗教的共產政權之下,「一而再、再而三」的「以父之名」,真的令人莫名其妙。

香港什麼時候行宗教政治?

「政教分離」,就是要宗教與政治分開,宗教不干涉政治,政治維持宗教自由。林鄭的再三使用「上帝話」,特別是在參選特首之前講這一番說話,不禁令人思考其背後的用意,更叫人疑問司長是否已再沒有更多的憑據去說明其參選的理由,便以「上帝」之名作為其參選的理由呢?

在中國的古代有「漢高祖斬白蛇」或是「洪秀全太平天國」等以「上天」之名稱帝的故事,除了中國的歷史外,古代的不同地方,不同革命或起兵也會以神的託付使事情的正當性提高,你看看今天的伊斯蘭國,不是以上帝之名發動聖戰嗎?如果以這個角度去看這些事件,「上帝話」除了是要讓「普羅缺乏知識的大眾」相信事情是正確,在某程度上亦是起事者的不夠信心。今天林鄭用這樣的言語去說明參選是受「感召」,大眾又會覺得語言的背後代表什麼呢?她又是否不夠其他「理據」參選呢?

林鄭面對故宮的「民意」,面對社會的不同反彈,又是否真的可以理直氣壯地參選特首呢?除了「上帝」之外,689的不爭取連任,為其政治「集團」帶來危機,又有沒有更多其他的「政治理由」在叫她參選呢?到底「上帝」是真的有出現?還是只是一個官員的「判斷」下的穿鑿附會的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