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政經

這是「上帝」的話?

這是「上帝」的話?
廣告

廣告

這幾天不斷祈禱,祈求與上帝對話,可惜……

「老師話」,是一個你與我也會認識的遊戲,活動的目的是在訓練參加者的「服從性」,並要參加者認真「聽清楚指示」。還記得上星期林鄭月娥司長以「上帝話」作為參選的「依據」,司長的行事作風,以及處事的行徑,或許香港人心中有數,而「好打得」絕對能夠充分反映其作風。今天她以「上帝話」作為參選的理據,更是一「絕」,筆者會以「再創高峰」去形容情況。究竟香港人應該如何回應呢?假使間她真的當選,延續689的施政,或許香港會有更多的社會行動,如罷工罷市罷學。

好打得的由來

「好打得」這三隻字,是特首曾蔭權政府期間,當時的政務司司長許士仁形容林鄭的。當年林鄭出任發展局局長,處理了「天星」及「皇后」的事,「好打得」就是在總結林鄭的工作表現。今天再看,加上近年在她身上發生的一件件事情,更覺林鄭真是「好打得」,除當日「打走了」全民退保外,更在今天「打出了」故宮,兩者也是「官到無求膽自大」,好比她上司當年所講的「視民意如浮雲」一樣。

「全民退保」與「故宮」

筆者今天再看「全民退保」與今天「故宮」的爭議,總覺當中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兩者雖然一個有咨詢,另一個沒有咨詢,但其結果亦是把民意置放,對民意漠視及極不尊重。另一方面,又是在以官員的「判斷」及「直覺」去排除其他人的意見。而兩者最相似的地方,也就是當中的「程序公義」,「全民退保」周永生教授完成了整個研究,卻被指示要更改內容以符合「政治的需要」,不是於理不合嗎?而今天的故宮事件,就是沒有任何咨詢之下,官員的一個「判斷」及「決定」。一個這樣不依從「民意話」的人,今天卻以「上帝話」去告訴公眾「我要參選」,事情真的是荒謬之極。

未敢忘記的整筆過撥款

社福界不會忘記林鄭當年出任社會福利處處長時推行整筆過撥款的經驗,其作風的硬朗,以及如何「快狠準」地令社福界完全屈服,就是筆者這些社福界後輩亦會知道,今天同工面對的福利薪酬,就是因為當天的決定所造成。不知道「上帝」在當時有沒有叫林鄭了解清楚「聖經」呢?還是在林鄭的「判斷」下,那就是她的公義呢?或者自認「比較有為」的林鄭,從不會看見自己的錯誤。

轉變好比龍捲風

回顧司長的行事作風,絕對是有需要的,因為她由當天「準備回英國」到今天「已做了五年政務司司長」,由前幾天「含淚話別」,到今天「正式宣佈參選」,其轉變的快速及劇烈,真的令人「拍案叫絕」及「嘖嘖稱奇」。而這些事實就是在描述林鄭的「為人」,前事的可鑑,更可以預見今後的幾年若果由林鄭帶領香港,其施政將會是怎樣的方向?

不同的作者亦回顧了林鄭司長過去36年任職公務員的經歷,大家不妨上網搜尋有關的報導。上帝有沒有對某人說話,我並不知道,但林鄭過去的行事偏好個人判斷,這是眾所周知。在回顧之後,不知大家是否與筆者看見的一樣,在她身上看見「自我」大於「上帝」,當自己就是上帝,或許這就是「上帝話」。

三月就是行政長官選舉,不論你相信任何宗教,今後是否要活在「上帝」的影子之下呢?現在只有「選委」有票,你又甘心情願接受「他們」的選擇嗎?今天林鄭宣布參選了,已經宣布參選的人已有三位,這三個人又是否合你的心意呢?

無論選舉的結果約會如何,或許就是香港人沒有選擇行政長官的選票,但香港人會「用腳」改變自己的將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