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萬惡林為首

廣告
萬惡林為首

廣告

林鄭宣佈參選的記招,佈景板上連一句競選口號也沒有,政綱欠奉,擺在市民眼前,只有搶閘奪權的野心,可說是一個毫無誠意的參選人。五年前的唐英年,被記者包圍下在地鐵站宣佈參選,相較之下唐氏還有一點喜感。

葉劉已經夠乞人憎,但好歹在宣佈參選之際,還有若干人等為其站台。林鄭「冇朋友」的程度看來跌破了葉劉這條底線,記招只有一個陳智思伺候在側。根據維基百科引述香港電台2012年的報導,「 陳智思辦了一間私校,該校只有他兩名兒子就讀,採用全英語教學,普通話教中文,課本是簡體字。 」

陳智思這樣一個被政府委以多重公職的人,當中還包括嶺南大學校董會主席,卻這樣對香港教育制投不信任票;但較之於其他高官權貴送子女入讀國際學校或到海外升學,他卻可以這樣關起兩個兒子,剝奪他們與同齡孩童相處學習社交的機會,為父如此,恐怖至斯。

說回葉劉,記者追訪她與女兒逛街,她惡言相向,嘴臉雖醜,但還算顯露一點保護至親的母性。林鄭起初官到無求,話會隨丈夫兒子回英國退休,轉頭竟然送兩父子到北京在 霧霾中當政治人質;林門一脈都不過是鄭氏表忠的工具,其恐怖之處,比陳智思更甚,毋怪乎陳智思為林鄭所用。

廿一世紀,現代社會,未必需要修身齊家才能治國,但過去五年港人發現,齊家與齊昕,會牽涉到特首會否濫權,破壞制度。就算放下私德不說,林鄭過往為官的紀錄,是否真的「好打得」?追究丁屋僭建不了了之,是庸官;叱責向官員進鉛水的黎民,是酷吏;說基本法量入為出的條文不必擁護,是亂臣。民族復興,中國崛起,中共卻只能欽點一個罕有地集庸官、酷吏、亂臣於一身之婦人出任特區首長,可以在國際場合與習帝平起平坐,情可以堪?

兩個月前,林鄭在建築師學會周年晚宴致辭,竟爾說自己「為香港作了些貢獻,我認為自己值得被欣賞,亦可能值得有點傲慢」。一個政治任命的官員,也是由港英年代公務員系統培訓出來,畢生賴以公帑養活的人「值得傲慢」,個人認為這比起「上帝叫我參選」更加經典。 一個傲慢的港英餘孽,會知恩報效祖國,而不會恃功驕縱,脅迫主上,這可是毛主席讀過多次廿四史,也未必有讀過的事。

政圈相傳,早於梁振英上任之初,許多高級政務官覺得勢色不對紛紛辭官,遞補上去的,年資經驗皆淺,惟政治忠誠度高 (或曰毫無原則甚麼都肯幹) 。這一班人大學畢業就去考政務主任,亦即是實質社會經驗全無,卻以為年紀輕輕就有十幾萬一個月,全是拜自己實力所賜,可以想像他們在林鄭這樣的上樑之下,都認為自己日日都是在慷慨就義,當官是不領薪津不拿福利做義工似的。像林鄭喪失公僕心態之人,都充斥在政府的中樞,她治下的香港會如何腐朽下去?

林鄭做特首,將會是香港獎惡罰善的頂峰:陳茂波續任財政司,吳克儉升任政務司,曾偉雄出任保安局長,周融入行會,馮白宮有新約,袁國強做埋馬道立個位,由何君堯當律政司,雞年雞犬升天,皆大歡喜。如此絕境,港人是燒香拜佛祈求習帝聖明乾綱獨斷,還是反求諸己,匯聚民意挺身抗爭以敵萬惡,這是立春之前港人必須決斷之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