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安東尼

香港我城!這個地方,這個社會,我期望會日漸走向更加平等,法制更為公平,機會可以更加均等,真正以人為本。所有人能夠參與、決策,並且民主地解決問題。 網誌

政經

新自由主義與曾俊華

新自由主義與曾俊華
廣告

廣告

過去幾任行政長官面對的問題,是社會的情緒不斷升溫,民生政策無法處理社會不平等的狀態,政府「有為」嗎?政府的「有為」在於成功使既得利益者的集團不斷壯大,香港的不同財團亦可以富可敵國,官商因此不斷勾結互換利益,並不斷榨取基層社群的民脂民膏!面對這樣的制度傾斜,任何一個行政長官階不能完全處理香港社會的問題。這樣的施政,緣於一套管治理念,它叫做新自由主義,而前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更是可以被稱呼為這個理念的「門徒」。

他能解決到香港的問題嗎?

上面提及的「新自由主義」,未知大家聽到「自由」這二字,會否感覺這個主義非常「正面」?然而不同的學者或是社會學家,亦會有不同的評論,對於「新自由主義」的「自由」,如周保松教授,會形容為「放任」,而英國的大衛哈維亦會形容新自由主義為我們的社會帶來更多的不自由及不平等,自由的是在上位的既得利益者。一個「放任」及「不受管束」的制度,其實在香港已經看見其「邪惡」,或者只要提一間企業,大家已經能了解當中的問題。

「領匯」就是「新自由主義」下提倡的企業模式,由「私人的單位」逐步接管「公營」的事業。「領匯」的例子證明,一部份人是富有了,而這些財富卻來自基層的市民,那些公屋的住戶。另一方面,別以為中產能夠受惠,正正是由於這樣的施政理念,在上位的既得利益者能累積更多的財富,而這些既得利益者亦會運用不同權力進行壓榨,樓房的負擔高昂可以看到對中產的壓迫,中產出現負債的情況下,累積財富自然減慢,「向上流動」的機會亦見困難,而其他新自由的措施如學校私營貴族化等等,亦使中產的負擔不斷加重,當大家以為「自由」或有更多「選擇」的時候,其實問題不斷在浮現。

以上就是「新自由主義」下的香港社會,而曾俊華當上財政司後,卻是延續著,或者應該是「繼續深化著」這些新自由的政策,在他任內的預算案年年估錯,因此也可以連年退稅,鞏固「財閥們」的財富。在社會問題方面,他亦未有做好適度的撥款,讓社會以福利處理問題,例子就如「領匯的重購」。另一方面,如果林鄭是推倒全民退休保障的舵手,曾俊華也必定是「共謀」,掌管資源的他未能使「財富再分配」發生,社會制度及結構向既得利益者傾斜。若他當選成為特選,香港社會的貧富不均必將加劇。

明天將會如何?

過去五年,「地產霸權」這四字詞語的曝光率減少了,然而曝光減少並不代表問題解決,香港的社會制度在689的治下嚴重崩壞, 社會的視線及焦點亦只落於他的施政失敗及不同的政治鬥爭事件。相反「地產霸權」的問題,我們可以從樓價的依然高昂得出未有解決的結論,香港人的住屋問題正處於更嚴峻的階段。

這次行政長官選舉,已有不同的候選人走出來宣佈參選,然而那一個候選人能真正處理香港的社會問題,那一個候選人會在香港人的民生處著墨,捍衛香港人的利益,並促進香港人的政治權利,筆者看見這個參選名單,則強烈感到悲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