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柃

醉心香港文化及歷史的一位偽文青 網誌

政經

文革與選特首

文革與選特首
廣告

廣告

文明大革命

中國近代史上最慘絶人圜的事件,應該是文革。

當年偉大的紅太陽在「政績」上多番失利,令至餓莩遍野,政權岌岌可危。為了鞏固自己的權力,不惜挑動一群知識和文化水平低下民眾,以最原始、最兇殘的暴力,進行最盡情的破壞。在文革時被殘殺和迫害的人當中,知識份子是骨幹。何以他們成為必然的對像?因為即使同樣擁有良知,知識份子卻可以理性地運用學識和邏輯,去挑戰極權的合理性和權威性,正所謂pen is mightier than swords,得輿論者得天下。紅太陽要無法無天,便要剷除有能力對政權提出理性質疑的人。於是共產黨就「聰明地」為一群不學無術的愚民充權:須知道人有權力比有財富更可怕!與此同時,更把反文明的惡劣品格,如兇殘、貪婪、自私、愚昧、盲目、狡詐、欺騙等推到合理的地位,好讓大家換取更多權力和利益。最後,謊言作欺詐成了共產國度下各人自保出路和營運方式,直到今天。

文革把整個中華大地變成人間鍊獄之後,紅太陽的權力確是穩如太山。只是中國與世界甚至是自身文明的距離,已是天和地那麼遠。如果要正視歷史,把八年抗日轉為十四年,便更應把「文化大革命」正名為「文明大革命」,才貼近史實。

何以文革之慘更甚於日軍侵華?跟據《文革五十年祭》一書引述的官方統計,文革十年,確實的死亡數字已超過210萬人(未計被迫害和失踪人數)。一看此數字,愛國者導彈必然出來轟炸:在日本侵華期間,死了二千萬軍民,是文革十倍啊!只是有關的數字,都是把戰時的死難者作整體的粗略統計,而非官方數字。況且,而在日本戰敗後,已退回日本,也無法姦淫擄掠和殺害中國人。而文革呢?它的遺害至今仍在摧殘中華大地!不但傷了人命,連人心和品德都毁了。文革育成的一代,現今已成社會中堅,並繼續以缺乏文明的文革思維教導下一代。文革的劣德惡行,已成為國內各種荒謬的日常。

疑是文革來

長輩一代,曾把五十年前的文革形容為「閂埋門打仔」,讓獨裁混帳的政權在鎖國之下為所欲為(北韓便盡得真傳)。如今,習核心亦老調重彈,在電子世代的今天,也強行把中國的互聯網改為全球最大的內聯網,連牆也不用翻,也是異曲同工的手法。與此同時,他翻炒了紅太陽要求自我批評,又大力鎮壓異己及宗教。二度文革的氛圍正跟霧霾一樣,厚厚籠罩着中華大地。

半世紀之後,當權者疑為了鞏固權力,不惜把文革重推一次。手法就如二戰時,日軍見勢弱,便把當年奇蹟地抵禦蒙古軍的神風翻兜,組成一隊叫年青人去送死的神風特擊隊。只是今次的文革,巧妙地貫穿了古今中西:在古時參考了元朝的「十戶一刀」(用於新疆),參考明朝的株連法(用於709大抓捕、銅鑼灣書店及自由黨周永勤)及東廠(用於「改革」廉政公署),在近代參考納粹鼓動民族情緒,及日本軍國主義向外掠奪資源合理化(包括來港走水貨的恩主),在現代則參考日本竄改歷史,及俄羅斯向外國輸出大量移民,影響當地政治取態的新人海戰術(當然絶大部份高幹和富商是喜孜孜的跑去人家處,走資之餘,又可享受別人的民主和真正的文明法治)。

文革下的香港特首選舉

處於新文革陰霾的香港特首選舉,又有甚麼啟示?

CIA最近披露的文件指出,當年共產黨計算過,武力取回香港主權也不過九小時。而英國在香港土共於六七年挑起暴動時,也考慮過提早歸還香港,共產黨也沒有接受,正正是因為向國際開放的香港,有着長期利用價值。

當年紅太陽發動文革,是為了轉移大躍進帶來大飢荒的視線。如今習核心發動的新文革,就是要轉移支爆的視線。若支爆在即成為事實,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及功效,更不容有失。

在這種背景下,捧上一個奉行梁特路線的林鄭做特首,她最高的盡忠,也只能像澳門一樣,把香港八千多億的儲備雙手奉上。這些香港人的血汗錢,最終可能也像東江貴水一樣,只能救地方政府(或肥了地方官員和官控企業)。面對過萬億的債務和國庫空虛,一心想用香港成為提款機的X港通,在香港被西環加梁特路線弄得百廢待興,社會動盪,法治廉潔崩潰之後,分分鐘連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都會泡湯,到時甚麼通也枉通了。

相反,在早年全球經濟風高浪急,冰島破產,希臘垂危,英美法國等輾轉告急,薯片叔竟可讓香港安然過渡,贏得習握手的,相信就是這種能耐。因此,若習核心若處於發動第二次文革的進程,並要分神應付美國的侵侵,更加要任用一個可以令香港可以繼續長期被利用的特首,而不是只懂殺雞取卵,飲鴆止渴的大膽官員。

道德高地,也是離地

目前各個已宣布參選下屆特首的候人當中,真正德高望重的,要算是胡官,但礙於政治現實,大家心裡明白他有多少勝算,是以即使任用公關王何安達作為軍師,也沒有太多傳媒理會。他最多只能扮演何俊仁在去屆的角色,在選舉的過程中多發一點港人聲音。至於令外兩位女候選人,不談也罷。值得大家討論的,仍然是薯片叔叔能否入閘。

薯片叔叔入閘票告急,如果是陰謀一則,可能就是要迫泛民出手救一個建制候選人,一來令泛民的道德高地受損,尤其把事件和傘運混為一談,把泛民貶為背信棄義之徒,令其失去支持者。然而,若泛民以即將進行的網上公民提名結果為依歸,倘使那個是薯片叔叔,又何嘗不可?亦不見得有違特首選舉加入公民提名的傘運初心。

Lesser Evil以外的賣點

如果覺得傘運應有更偉大的政治中轉站,選lesser evil是一種辱歿,也是站在一個離地的道德高地。你以為孫中山先生推翻滿清,國民政府退守的台灣立刻就可以民主地選出總統,而中間的軍閥割據、民國貪污腐敗、台灣清剿異己的事就沒有發生過?法國大革命之後,沒有經歷白色恐怖和多番權力傾軋,就成為今天自由浪漫的法國?作為一個進程,避免香港再落入西環土共的指掌,令香港沉淪至萬劫不復,在目前的形勢,有甚麼比lesser evil更可行?難道大家希望陳茂波、袁國強、吳克儉、馮煒光、張志剛等專才,繼續為大家在政府中服務?!

假設薯片叔叔在「類公民提名」下得以入閘和當選,薯片叔叔說過,妥協是藝術,我們也可以要求他在當選後,要北京妥協一下,不再走數,排除所有語言偽術,讓香港人真正得到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而在「類公民提名」下,仍能選出中央可以接受的建制派候選人,是否也可成為安撫北京打開8.31大閘的籌碼?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