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澄遊

在營役的隙縫中筆耕不倦,在電影、文學、往事今時和種種細細碎碎中逃遁,看途上好風景,看人生愁苦,嘗試洞明世事。 網誌

生活

視而不見者、元神出竅者、佔領者、施襲者

視而不見者、元神出竅者、佔領者、施襲者
廣告

廣告

視而不見者、元神出竅者、佔領者、施襲者並不是什麼教派,什麼社會運動,你和我好容易遇上,祇要是搭香港地鐵。

視而不見者

都是年輕得強壯得可以從中環企到荃灣的,他們卻永遠盤坐在自己的位子,當站在面前的老人家、孕婦和小朋友透明,張着眼,泰然自若,尚有少少羞愧之心者,就會偶然閉目養神。

這種人的身體結構特殊,外表十分健康,但原來祇能坐不能企。放工時候可能因為太倦還情有可原,上班時候個個衣冠楚楚精神抖擻,都依舊視而不見,都是泰山崩於前而不讓座,真想問他們是否有隱疾?

元神出竅者

比視而不見者更高層次,軀體留在車廂中,元神渾然進入無人之境,所以不戴耳筒看劇集,所以大刺刺講電話,其神級聲浪永遠徹底掩蓋全車廂,勁過如來神掌音波功,迫你聽他們用方言駡人、用可能是英文來指示家中姐姐做這做那、用普通話哄人買新樓盤、用廣東話叫阿仔學做功課練琴打跆拳,總之迫你和他們,一起歡呼一起歎息,永不分作二。

佔領者

撘地鐵如有位在我面前我必坐,但我不是佔領者,為的是方便之後一見到有需要的人可以讓座。真正的佔領者都是身體結構特殊,有一種是不能坐直,坐在邊位,有玻璃靠着,身體會傾斜,起碼把三分一的身體佔領鄰座空間。

叧一種是雙腳不能折曲,坐着膝蓋也要保持120度或以上,於是通道被他們佔領,令站着的人都無處容身。

最後一種是把自己的袋變成佔領者,放在座位上。坐位空着還可,坐滿人時也還堅持佔領,即使迫使其他人或要半個屁肢凌空,或縮成一團,也濶佬懶理 。

施襲者

要說的不是拖喼客,是背囊客,這種施襲者的人數大有迎頭趕上之勢。背囊無論大小,祇要質料硬,其實已是強力武器,揹得不靠背加埋横衝直撞的話,就更大殺傷力,祇要一轉身,fling 一fling背囊,或強行鑽進人叢中,必成功施襲。我試過多次被撞開、撞紅,甚至刮損。最氣是沒一次施襲者有道歉。

最近在吉隆坡渡歲,天天乘地鐵,和我同行的幾位年長家人,每次一入車廂總有幾位熱心的年輕馬來人立刻讓座,有次更令到外籍年輕 遊客也彈起來讓座。在香港,大部份時候都是長者讓給長者。

一個都市的人文素質如何,都是見微知著。以上是經驗之談,祇希望視而不見者、元神出竅者、佔領者、施襲者會發現自己,快快脱離這行列。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