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澄遊

在營役的隙縫中筆耕不倦,在電影、文學、往事今時和種種細細碎碎中逃遁,看途上好風景,看人生愁苦,嘗試洞明世事。 網誌

生活

《Denial》——終究祇是以更「文明」的方式 繼續不文明的歷史

《Denial》——終究祇是以更「文明」的方式 繼續不文明的歷史
廣告

廣告

就算沒去過看過聽過 Auschwitz,也不會懷疑 Gas Chamber 和 Holocaust 是否事實吧?但原來是我太天真。

電影《Denial》是真人真事,故事寫作品專門否認 Holocaust、美化希特拉的作者 David Irving,向猶太裔美國籍歷史教授 Deborah Esther Lipstadt 興訟,控告她的著作內稱他為 Holocaust Denier 是誹謗他,故事就是說這場官司。

飾演 Deborah 的 Rachel Weisz 延續 Constant Gardener 良心女神形象,和飾演 David 的 Timothy Spall 都形神俱似, 雖是被告和原告,但電影真正的主角是 Deborah 的辯護律師 Richard Rampton(由Tom Wilkinson 飾演),律師本來就是兼編劇、導演和演員於一身,策略如何,鋪陳什麼論點證據,幾時出招,幾時造局設陷阱,怎樣見招拆招,完全是 mastermind, Rampton 更出奇不意處是禁絶 Deborah 出庭,禁絶猶太倖存者出庭,集中火力純粹證明 David Irving 是 Denier, 甚至是徹頭徹尾的 Liar,扭曲掩飾事實。

誹謗案從來不易打,這場所謂個人誹謗,其實還背負着反猶太主義、種族主義、令人痛入心肺的歷史真相、南轅北轍的價值觀,整齣電影沒多一個多餘鏡頭、沒一句無謂對白,十分精煉,不易看卻戲味極濃,最精彩處是法官一問,如果 David 真誠相信 Holocaust 不是事實又如何呢?原本勝券在握的 Deborah 一方登時七上八落。輸,不單是她個人榮辱,更是猶太族,更是公義,更是真理。

此時此刻,看《Denial》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頭,世界紛亂,還幸是地球還有國度尚存法治,正如《Denial》的劇情,法律有機會不能彰顯公義真理,但起碼我們還有一個機會。

可是這片天當下卻越來越少,狂人得勢,處處趕絶非我族類,向錢看屈膝的「元首」彼彼皆是,四海之內皆語言偽術,David 竟可以説 Gas Chamber 是用來焗死附在猶太人屍體上的跳蚤,那種漠視真相的邪惡,令人咬牙切齒,不寒而憟。

屠殺事件其實浩如煙海,始終沒有改變的是,受難者、發聲者、救助者、聽命者都在極權下被放逐被弄瘋被消失被自殺。

歷史傷痛終究祇教曉人類以更「文明」的方式繼續不文明的歷史。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