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胡世君

自由寫作人、文化人、性別研究/文化研究雙碩士。 喜歡性別解謎、逃出香港、愛情小說及解構電影。 曾旅居澳洲一年,驚覺天下之大,香港之小。世界原來好好玩。 我的個人網誌﹕https://www.facebook.com/WriterKenneth 網誌

生活

《La La Land》:是「夢想」或「夢、想」?

《La La Land》:是「夢想」或「夢、想」?
廣告

廣告

2017年2月2日,我已肯定《星聲夢裡人》( La La Land )是2017感動之最。感動我的,不止是追夢,又或戚戚然的有緣無份。藝術作品之所以感動人,在於能否直入觀眾心坎,勾起「我也試過」的似曾相識。「感同身受」的作品可能廉價濫情,唯真經典卻捉緊生命主題,回應你我的渴望和傷痛。La La Land 談夢想,「夢想」二字是隨手拈來的都市傳說,又或廢青自我麻醉的正當理由。但肯定的是,「夢想」是都市人的共同心願,不管是一閃即逝,抑或繩繞不散的夢囈。

問題是,你夠努力嗎?

Ryan 與 Emma為夢想搏鬥人生,他們沒有甚麼可輸,因早已一貧如洗。為夢想重複犯錯,被嘲笑又何止百千次?他們達到夢想,不止要毅力與運氣,更靠實力。談情說夢很易,每天喃喃自語,寄望上天落下獎金獎品,這就是「夢、想」。電影裏,他們的機會得來輕易,略嫌實感不足。然而現實世界的機會,不也時常來得沒頭沒腦嗎?只看你是否夠力抓緊。

想起和某編輯的對話,他說某當紅作家的寫作路十分戲劇化,曲折艱辛。我說﹕「其實每個作家也一樣。」除了父蔭豐茂的富二代,這拜金都市的創作人全都路途難走。夢想 vs.生活,竟成永恆難題。Emma說 passion 可以感動觀眾,Ryan回應﹕「not my experience!」汗水騙不到掌聲,熱血換來冷屁股,是我的真切體會。創作空間很大,但獲得賞識的機會卻如中六合彩。

然而 La La Land叫我撫心自問﹕「我夠努力嗎?」村上春樹強調寫作極需體力,他早睡早起,每天跑步鍛練身體。偏偏我的肚子愈來愈大,夜睡劣食酒精樣樣齊。上班不夠勤力、下班寫作亦未算盡慶,偶爾一句「不想寫」便把小說創作拋諸腦後。「藝術家脾氣」只留給有實力的人,他們今天不寫,明天可以雙倍奉還。我呢?平凡傭俗的「作家」,是否夠努力,努力得跳落冰冷的塞納河,仍能在顫抖和嘲笑聲中起誓:「儘管如此,我仍會再跳一次。」

若你也在追夢,請別抱怨社會埋沒夢想,這是常識,你第一天出來混嗎?要問的,是堅持追夢的理由,以及能否趕上這可能永不獲獎的馬拉松。如果你累了,歡迎放棄,回到人間。但若仍想勇闖地獄,請令自己「好打得」,沿途鬼怪絕不手軟﹗La La Land: “A state of being out of touch with reality”,請選好路段,非誠勿擾。

作者:胡世君
[email protected]

(圖﹕La La Land劇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