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香港是一個偉大的標誌嗎?

香港是一個偉大的標誌嗎?
廣告

廣告

林鄭月娥在2月3日的造勢大會上,表現拘謹,完全不像她到立法會時的準確充足,前呼後擁,不可一世。她的家人不支持她,如她說,她的大兒子聽到其參選決定時,說「我反對」,和砍了她的電話。她的丈夫在港大讀書時,是大毛派,十分活躍。他應該清楚中共的一套,似乎不大露面支持她。

另一廂,曾俊華在同日早在社交網站公布競選籌款計劃,八個半小時後,至傍晚六時已有3900人付款,籌款額突破一百萬港元。

港人熱心捐款是否有點像奴隸捐錢給奴隸主?奴隸與奴隸的關係在古今是不同的。

【古羅馬的斐力卡斯,作為管理人居於農業奴隸之首,但「由於勞動比奴隸輕,得到的報酬也比奴隸更微薄」(泰·蒙森《羅馬史》1856年版第810頁)。今天一些勞動輕的管理人員(包括公務員)其收入卻比干重活的工人還多。當然,有一些管理人員提供了複雜的腦力勞動,其收入應當更高,但遠遠不是所有的管理人員都提供了複雜的腦力勞動。】

馬克思在資本論中說過:奴隸主也要有技巧的,也要勞動,因為鞭打奴隸也要用力的。

筆者在此不是撥冷水或想令火熱的你們鬥志鬆懈。筆者與一些友好的泛民議員説:「你不用向我說你的選擇。就算你想改變也改變不了 ,因為你改變不了多數人的想法。」

筆者是反對曾俊華的,曾俊華在其參選宣言中說:「香港可以更好,可惜目前有種種阻礙香港發展的負能量,例如一些非友即敵的心態,一些非黑即白的主張,深深地割裂了我們的社會。這種局面不單止阻礙政府施政,使到一些有益民生的政策不能夠落實,更加使到整個社會彌漫着一股怨氣和怒火。」

「我要非常清晰地向各位指出,今天應該是我們放下固執偏見的時候。」

「親眼目睹社會可以如何對立;偏見可以如何蔓延;矛盾和衝突可以如何無日無之。」

曾俊華所說的社會太多紛爭,妨礙發展,直指泛民,難道他說民建聯嗎?難道他說熱狗嗎?熱狗對他來說是小兒科。

筆者在這問題上,認為自己的意見將失敗;火熱的你們將成功。筆者敢說,你們將得到你們想要的東西。

筆者很君子的,將自己的想法寫下,而且不會大小通買。還有,筆者喜歡講癈話,因為,只有民主制度才容忍癈話。

在1964年的「蘇利文控《紐約時報》案」中,大法官解釋美國民主的精神:「表意人偶爾會以渲染、中傷、甚至杜撰不實言論——但是,盱衡歷史—長遠觀之,這些自由正是民主政治公民思想的啟蒙。」

邱吉爾在戰後大選中被拋棄時,引用古希臘作家普魯塔克的話說:「對他們的偉大人物忘恩負義,是偉大民族的標誌。」香港人在今次表態是否一個偉大的標誌呢?看來不像。因為,中共可以說,“瞧!你們說要真普選。這裡就有一個真正的投票,可以選出你們心儀的人,你們要民主來幹嗎?”而且,更加糟糕的事,你們已爭到了鞭打你的奴隸主, 還當非建制派幹非?大家要注意,非建制派這一名稱是建制派創造出來的。香港人就是愛中國製造山寨貨,什麼是淘寳?

再說一遍,筆者反對某人,不等於筆者支持另一位。

最後,筆者引用《明師出高徒》作結:「我們成了奴隸民族,我們中間沒有自由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