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柃

醉心香港文化及歷史的一位偽文青 網誌

政經

薯片眾籌對自決/民主派的啟示

薯片眾籌對自決/民主派的啟示
廣告

廣告

對研究政治的朋友而言,今次香港特首選戰絶對是一個精彩又刺激的課題;到目前為止,我們確實在經歷一個奇離(音:騎呢)又精彩的所謂選舉。

奇離精彩的香港政治課

特首寶座花落誰家,正如馬嶽先生及區家麟先生的分析,大有可能是一場大紅燈籠高高掛的點燈遊戲,所以甚麼政治學都可以廢了。然而,為了裝作沒有違反基本法,所謂特首選舉的小圈子遊戲正自上演中,偽民主 (Pseudo-democracy)仿如夢遺大師般四處飄動。就在大家於點燈與偽民主之間剥花生之際,薯片叔叔開始了事先張揚的眾籌,冷不防來一個「參與式民主」(Participatory democracy),就像突然有人搞鐘大叫:「呢個round我嘅!」一時之間,觥籌交錯,花生送酒,好不熱鬧。整個「民主」過程,真作假時假亦真,對政治學家來說,可能會想問:究竟呢個係咩玩法……?

薯片叔叔的眾籌,確是把整個選戰推到一個高潮 (而不是靠We Connect….我指個App呀!)。當自決/民主派仍十年如一日的苦口婆心,義正詞嚴的提醒大家我們從雨傘走來,為的是推倒831,重啟政改……,而疑似梁特2.0那位又大派語言偽術,兼有成隊的官商鄉共(在等待政治派彩式)撐場。在這邊廂,薯片叔叔與真。香港人互動,在已發表的零碎的管治理念中,亦貼近民情,加上他有「贏面」,令普羅大眾對中短期的社會發展有所憧憬。於是,當薯片叔叔宣布眾籌,大家就像當年老麥宣布開始換史諾比一樣,即使衛道之士告誡世人老麥賣的是垃圾食物,又讉責市民浪費食物甚麼甚麼,當可愛的史諾比一出場,大家還是一股作氣衝去排老麥。

漂亮選戰

為何自決/民主派聲嘶力竭叫大家提防薯片叔叔這個Evil,大家還是甘之如飴的投幣進眾籌戶口?因為他正在打一場很漂亮的選戰:時至今日,他已完全掌握了選舉的節奏,主導了議題和方向,避重就輕地帶出民生/心關注的項目,具體並理性地提出政見(不是政綱),不但令港人暫時放下政改這複雜的大題目,還令政敵忙於回應。這種氣度與睿智,甚至令香港人感到挽回尊嚴 ——在經歷飽嚐政治酬庸的土共政客每況愈下的失智言論後,終於有政治領袖發表與多數港人水平與智力相近的見解。

相較林鄭,薯片叔叔磊落踏實不土氣;相較葉劉,他大方有主見;相較叫好不叫座的胡官,他有勝算,能打動精於計算的港人。或攻或守,都能聚焦於自己的優點。對於大部分只求有個「似返個人」的人做特首,薯片叔叔不靠政綱已贏了一大截。

如果仔細看,不難發現薯片叔叔的選戰打法多變而不因循,這種靈活性,其實也在應付自決/民主派這一個對手,他手法最高明之處,就是從來沒有把對方放在一個敵我矛盾的位置。相比於林鄭和葉劉的「共」味,薯片叔叔沒有抗拒自決/民主派,表示對方不是友,亦非敵,對他們的質難以四兩撥千斤化去。加上林鄭越來越像梁特的借屍還魂,市民對他的支持已是有增無減。

淪為口號的「推倒831」

手持300+的自決/民主派,從一而終地高舉雨傘運動及推倒831的旗幟,作為其民意授權基礎,本來沒甚麼不對,但已掌握選戰節奏的薯片叔叔,誰說當中沒有民意基礎?在眾籌開始之後,更具體地說明他也擁有民意。這股民意,對北京及自決/民主派,都是可攻可守的籌碼。

當自決/民主派質疑民眾不堅持推倒831,便辜負在金鐘座過的同時,又憑甚麼認為,今天貨金眾籌的香港人,不是懷着座在金鐘的心情和期望,透過參與,日後有機會去監察這個可能成為特首的人,從而把香港贏回來?

如果自決/民主派還看不透,薯片叔叔選戰試圖主導的還有民意,並作出變陣,以更務實的方法,利用手上的選票,左右日後政改的發展,「推倒831」,只會在這次選戰之中淪為口號,這才是雨傘運動最壞的結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