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陳祖希

兩袖清風,發下嗡瘋 網誌

生活

農曆新年身份認同短談

農曆新年身份認同短談
廣告

廣告

新年伊始,萬象更新。農曆新年富有濃厚中華民族色彩,是大家庭相聚、眾人盡孝的節日。賀年食品、飾品、用語、宜忌等等,通通突顯中國人的民族特色。在港的民族主義者,一邊想像香港民族,一邊支持農曆新年。有人對此冷嘲熱諷,但我認為箇中不無道理。

農曆新年不是中國人專利

中華民族歷史源遠流長,其文化的傳播及影響早已覆蓋亞洲各地。越南、南韓、台灣等地皆可找到農曆新年的影子,但因地緣政治及當地民俗影響,各地新春早已不盡相同,例如:節日名稱、曆法計算等等已經是大相逕庭。有人可能會反駁:「無論點都咪又係中國人嘅新年」。沒錯,新年起源自中國,但其發展歷程卻不由中華民族或中國人的名義控制,甚至有曾經國家因抵制大中國思想而作出不同政治操作,如立法禁止慶祝新年。倘若有人說慶祝農曆新年的人就是中國人的話,恐怕他們要證明農曆新年是由中國人全盤控制先行,不然就是一竹窩打一船人。

農曆新年中的民族身份認同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質疑在港民族主義者的民族想像,會問:終究大家都是中國人?沒錯,大家都中國人,但這句只在種族層面上成立。縱使有千萬個不認同、不承認,很多自稱為香港人的人都是中國人,我們有相類似的特徵,如:外觀、外型、歷史背景、稱呼(漢族/漢人)、習俗等等,當中農曆新年可算是一個明顯指標。理性的在港民族主義者幾乎不能反對或拒絕自己於種族上是中國人的一員,終究民族有小部份源於種族,前者是狹義的;後者是廣義的,而兩者的本質是相近的。

而我們能為「香港人」身份提出合理辯解嗎?民族主義學者David Miller於《On Nationality》[1] 一書中提出了民族的三個要點:一、民族身份;二、有道德倫理的共同體;三、政治。於這三個角度出發,我們不難發現香港人正正符合三個要素。首先,我們覺得並深信「香港人」比「中國人」更適合形容自己。其次,我們發展出共同的道德價值觀(政治層面、法律層面)。最後,我們於政治上是獨特的命運共同體,彼此牽連、負責、有義務(obligation)。特別於政治及文化層面,我們發現香港人與中國人有別,自覺是香港人。因此於身份認同上,「我們是香港人」比「我們是中國人」更來得貼切、合理。

民族與種族其實是沒有衝突的,要討論的只是哪一樣來得更為優先、徹底。

[1]David Miller《On Nationality》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p.10-1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