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中美鷹派誤判形勢機率大

廣告
中美鷹派誤判形勢機率大

廣告

特朗普會否走上美中對抗之路?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都有鷹派和鴿派,問題是現在兩邊的鷹派都佔上風,而他們誤判形勢的機率無疑更大。就美國而言,多年來對中國的態度,有非常多論爭。曾任職政府高層的美國學者Aaron Friedberg有過精要介紹:

樂觀派認為中國還不是威脅,不宜對中國強硬,而悲觀派相反。近年自由派中的樂觀派,由於預測失準而讓鷹派佔上風。鷹派代表特朗普顧問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寫過一本書《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成為全球超級強國的秘密戰略》,一口咬定中共秘密計劃在2047年取代美國成為全球霸主。美國要避免厄運,只有放棄通好中國的政策,糾合亞太盟友全面壓制中國。

「中國威脅論」混淆了願望與實際。如果窮光蛋都買六合彩造發財夢,那麼,中共領袖盼望重建天朝,萬邦進貢,亦非意外吧。問題是願望有無落實為政策,或至少放上議程。白邦瑞卻無提供任何證據,只能東拉西扯。

中美差距太大,中共現在無論如何都無力取代美國全球霸主地位。美國在全世界有800多個軍事基地,光日本與南韓便有200多個,中國一個也無,其航母在海外沒有陸上和海港的支持。中國通Robert Ross(被稱為現實派中的樂觀派)在美國《外交事務》提醒鷹派:中國海空軍不足三成能稱為現代化力量,而潛艇只有五成五追得上當代水平。美國有11艘先進航母,中國那唯一的遼寧號又老又殘。中國實外強而內弱,其強硬外表實出於缺乏安全感,而非出於強大的自信心,所以不需挑釁中國。

先進軍事最後依託經濟與技術,中國更望塵莫及。即使中國很快在經濟總量上超過美國,但其指標作用並非那麼重要。1820年的清朝,其經濟總量是英國的六倍多,但20年後和英國打仗,一觸即潰。當代中國非清朝,但仍是大而不夠強。所以Ross認為,2009年1月奧巴馬的重返亞洲政策其實不必要。所謂重返亞洲,軍事上就是將美國空軍和戰艦在亞太和大西洋的分配提高到6:4。

中共過於傲慢 火上添油

對應美國重返亞洲,中國外交學者也有兩派:一派認為美國已經變弱,不需過份反應;另一派認為美國此舉是要圍堵中國。習近平明顯支持後一派。中美原是一弱一強,美國增派軍事力量到亞太,中國認為針對自己亦不無道理。但中國也應照顧另一面。中國與東南亞諸國,是一強一弱,宜對小鄰居多忍讓。但中共過於傲慢,過度反應,把南海軍事化,無疑火上添油。

澳洲名記者皮格爾(John Pilger)的最新紀錄片《即將到來的對華戰爭》提醒觀眾,美國才是和平的最大威脅。但此片也過分相信「中共愛好和平」論。中共目前還不敢挑戰美國霸權,不等於它是和平力量。中共強調它不反對美國主導的全球化體制,但這並不必然帶來和平,相反後果也一樣可能。中共越是支持新自由主義全球化,便也模仿那種擴張邏輯。有人以為新自由主義不過是貿易掛帥,而貿易促成經濟聯繫,消弭戰爭。錯矣。全球市場份額,在榮景時才足以容納多國和平競爭,但到了不景期,為爭奪市場而打仗就不罕有了。法德在1914年是彼此主要貿易夥伴,但照樣打仗。現在兩邊鷹派當道,這種危險更大。

原文刊在蘋果日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