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網絡

網絡安全總警司三個魔鬼細節

網絡安全總警司三個魔鬼細節
廣告

廣告

攝:關冠麒

今日人事編制委員會,將會討論開設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CSTCB)總警司一職。我將會積極發言,反對有關建議至底!原因如下:

一、警方網軍快速膨脹:CSTCB於成立兩年間人手由180人大幅增加三成至238人。但有關小組(網絡偵測隊、網絡情報隊)的職責說明從未仔細公開。我將要求政府提供網絡攻擊的數據以及CSTCB兩年來的成績表,包括科技罪案檢控數字、所進行的專題研究等等。香港警察是現時人數最多的政府部門,但在罪案率逐年下降之際,警方紀律人員人數仍然於六年上升5%。因此,在保安局及警方未就有關職位對打擊罪行的必要性作合理申述前,我必定反對有關建議。

二、網上巡邏淪為政治工具:「網上巡邏」是CSTCB其中一項工作。2014年涉將部份警務人員資料上載的督察施恒一案中,警方透過網上巡邏收集證據並提出起訴。近年,我們見到很多網民因網上言論而被拘捕,但同時不少恐嚇記者、傳媒人的言論卻被警方放生,令人懷疑所謂「網上巡邏」已淪為政治打壓的工具,針對異己。警方至今依然未能向立法會「網上巡邏」的人手編制、範圍,是否有針對的名單等等。

三、警察變黑客,竊取網上資料「無皇管」:現時《截取通訊及監察條例》未能規管政府要求網絡供應商要求交出通訊記錄或者限制警方以黑客軟件竊取市民個人資料。2014年《紐約時報》引述林祖舜言論表示警方平均每月都有一次要求高登交出網民資料。2015年,維基解密亦揭發ICAC曾洽購黑客軟件,至今只以調查須保密為由拒絕回應,依然未否認使用相關黑客軟件。網絡監管(Cyber Policing)於斯諾登事件已成為全球關注,唯獨香港卻一直未有相關討論以及法例。

因此,在未有法例規管警察使用黑客軟件、上述三個問題未得到充分回應時,我不會贊成有關建議。香港警察形象、民望近年皆急跌,政府若繼續執意將香港塑造做警察國家,不單不能維持治安,最終只會引起市民的反彈。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