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柃

醉心香港文化及歷史的一位偽文青 網誌

政經

300+,拿出理念,更要拿出智慧

300+,拿出理念,更要拿出智慧
廣告

廣告

小鎮籌款的故事

一位醫生朋友在海外交流時曾遇上一個這樣的故事:一位住在窮鄉僻壤的小女孩染上了一個怪病,於是全鎮的人發起籌款,把她送到較先進的鄰國醫治。但因為病情複雜,村民籌的錢可能不夠她繼續留下接受治療,醫生無奈的表示,村民太窮,也很難發動第二次籌款,現下就只好盡力把她醫治,到錢花光後,只好把她送回小鎮由當地安排醫治。

回想這故事,突然感到,香港就好像那位小女孩,我們都好想救她。但目下的民主制度是如斯貧乏而不公義,我們仍努力籌到300+的選委票數。雖然大家心知肚明, 300+不可能選到一個真正為香港市民的特首,但我們都像村民,只能送女孩盡量去醫。

但現在有聲音說,我們不是說明要把女孩根治嗎?原來把她送到國外,是不能夠把她醫好,有違我們的原意,所以一定要肯定醫好,才可送女孩去醫。

對,大家都希望有一個完美結局,但只堅持有完美結局才行動,就會有完美結局嗎?

其實在不久之前,我們不是為了成就梁耀忠的政治高潔,完美地得到一個梁君彥嗎?梁君彥還品嚐了「瞓喺度都贏」的滋味。我不知道,如果梁耀忠當時智慧一點,運用隱含權力,押後投票,情況會否不一樣。但歷史沒有如果,大家只看到今天的立法會以致全港市民,都因為這點點的政治高潔而萬劫不復。

那個正正常常的香港人不想推倒831?不想公民提名特首,DQ小圈子選舉?但就憑目前手上的票數,除了叫人不要眷戀 Lesser Evil,有沒有甚麼槓桿式策略,在一片黑哨聲中,刀仔鋸大樹?

未來定末日?

對於我們這些沒有資格含淚投票,只可含淚食花生的人來說,幾名特首候選人對香港未來的啟示,是「已知的恐懼」和「未知的恐懼」而矣。

先推算林鄭和葉劉當特首的香港。從兩女的往績,大抵都清楚她們行事毫無底線。她們也許真的沒有貪念,但都擁有港英政府培養出來的公務員完美特質:最緊要老細高興,寫靚個 appraisal,會為了完成老闆任務而勇往直前的猛將。這樣較以私利先行的現屆特首更恐怖。因為她們的老細是西環和北京,所以要奮力維護的,是西環的金權,並配合中共目前蘊釀中的二次文革進程。到時,香港所有核心價值甚至財政儲備,都會化為污有。也許任期還未完,已完成所謂同城化的任務,香港正式 certified 成為「香圳」!這是已知的恐懼。

再按推算薯片胡官做特首,並以他們都是建制派Evil作為前設。完全不看他們過去的往績,並按他們在當選後會完全成為中央傀儡作為主軸。基本上,他們不會聽命西環,也許西環亂港會劃上休止符。相信他們亦會逐步取締在吃政治酬庸的低水平梁粉,中止了香港監管運作及行政效率「沒有最低,只有更低」的局面。為配合習大大的所謂反貪(實為權鬥),即使是順水推舟,相信香港的廉潔管治暫時不會再一步沉淪。至於北京對香港的巨人進擊,他們又如何處理?這是未知的恐懼。

如果長毛做特首,抱歉,真的想像不到。因為在過去的群眾運動上,無法完整地窺探他的管治理念和手段。再者,如果真有公民提名,我更希望見到余若薇或陳方安生這些香港領袖站在選舉台上,相信她們更有力完善香港作為文明公民社會及先進地區的發展。

埋單計數,除了推倒831和打破小圈子選舉格局之外,阻止非常Evil當選,何以不能成為300+的其中一項使命?除非令Evil 瞓身當選而迫香港人揭竿起義,是一個策略。可惜我相信,前者發生易過借火,後者發生難過登天。

雨傘2.0的契機

日前地鐵發生的縱火案,有市民呼籲大家冷靜,慎防人踩人。相信這呼籲真能減低傷亡,因為世界各地發生類似事故時,不少人確是在人踩人時受重傷。這也是香港人從過去經驗中得出的智慧。

誠然,兵荒馬亂,最忌「人踩人」,以減低傷害。與其互相指斥,是否更應該用智慧釐定策略?一味擔心辜負雨傘,是否更應該把雨傘看成一個進程?藉今次選舉,成功進化傘運,也許是香港公民社會發展的另一個契機。

香港的發展,多年來都是以小摶大,而我們過去亦經歷多場逆轉勝,希望今次都不例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