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為立法會充權 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角力

廣告
為立法會充權 基本工程儲備基金的角力

廣告

「結束一桶專棄」做了一套簡易圖,說明現在立法會財務委員會審議中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內藏的魔鬼細節。

政府的解釋是,1982年由港督做立法會主席的殖民地年代,立法會財委會通過決議,將編列小額工程清單的權力轉易給政府,並沿用至今。

在行政立法權力完全沒有民意參與的年代,立法會只是橡皮圖章,但今天的特區政府就拿着當年得到的權力,而且不斷提高不用獨立審議和投票的工程金額至三千萬元。

今年的「基本工程儲備基金」有9400個項目,要求立法會注資124億多進基金,卻不容許立法會抽出個別具爭議項目(起碼26項)作獨立審議和投票。這種操作的荒謬之處在於,就算我們同意9400個項目中的99%,而只是強烈地反對其中一項,我們也會被迫對整個撥款投反對票,然後被政敵批評連沒有爭議的項目也一併反對。

民主黨的許智峯就被這套機制推到困局。他和西環街坊反對政府清拆加多近街公園,抗爭期間在公園露宿一個月,如今「基本工程儲備基金」包括了兩個與清拆公園相關的撥款,咁你叫許智峯如何是好?同樣的情況也出現在反對橫洲第一期發展和東大嶼人工島的本人身上。

因此,在這一輪的審議中,民主派議員不單止要抗議政府以9400多項沒爭議項目綑綁26個爭議項目,更要從制度上挑戰1982年來的綑綁機制,為立法會爭回「抽出具爭議項目作獨立審議」的權力。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