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運

特首選舉與本土民運(二)

廣告
特首選舉與本土民運(二)

廣告

一年一度渣打馬拉松,薯片到龍和道揮手,結果引來選手們排隊與他 selfie 。這一幕的政治含意非同小可。以往邊一年有689出席起步禮,都被台下跑手噓爆,現在薯片受跑手簇擁,對比立見。而地點在龍和道——那是雨革/傘運期間的主戰場,抗爭者不少在那處被捕被打,還有暗角七警(碰巧七警案又在渣馬兩日後宣判),從 facebook 所見,有好些網友都為此冷嘲熱諷甚至咬牙切齒,另外我也見到在薯片專頁有人留言:「這些畀錢跑步的偽中產港豬,睇吓今年又跑死幾多個」(大意)。

如果說公關好的evil比赤裸裸的evil更危險,進步民主派要在薯片身上取回民意支持,理應清楚熱普城親身示範「票不是屌返嚟」的教訓,公關不夠,誠意搭救。可是一方面「撐長毛」的網民不時發帖問人「689同林鄭邊個係lesser evil」、「毛澤東同希特拉邊個係lesser evil」等等,另一方面長毛自己也公開說「要揀lesser evil不如揀民建聯」。長毛面對權貴自然是不假辭色,但面對群眾也毫不客氣,在當下的形勢中,只怕長毛帶著進步民主派與群眾越行越遠。

進步民主派支持長毛參選,其中一個重要目的,是要有一個保育民主和傘運初衷的特首候選人,並提出現行四個「建制派」參選人所漠視的所有關於社會公義的議題,長毛都不是一個合適的人選。長毛所屬的社民連,對小圈子和功能組別,一直採取「不提名、不參選、不投票」的三不政策,十年前罵梁家傑豬狗不如,五年前狙擊進行泛民初選的何俊仁和馮檢基二人。

但至今莫說道歉,社民連都沒有重新肯定梁家傑和何俊仁在小圈子選舉中「保育民主派聲音」的功勞,長毛因此被罵雙重標準,但在進步民主派中,沒有社民連這種包袱的人大有人在。更何況要借選舉乃至論壇可以辯才無礙設定議題者,要講全民退保首推劉小麗,講官商鄉黑姚松炎可以替代未滿四十的朱凱迪,嫌他倆太green壓不了場,還有一個辯論隊出身幾經選戰,去年由原本是零支持度打返上去四萬多票衝線的慢必。現在要長毛當仁不讓上前台受箭,進步民主派其他人物在後面搖旗吶喊可不是道義相挺而是缺乏承擔。

長毛參選的另一目的是希望令到「民主派選委不投建制派」,亦即是夾實民主300+選委是也。這種說法簡略而言可分成兩個層次的問題。首先,在去年選委會選舉期間,反對派候選選委之間,已經有策略投票還是堅持投白票的辯論,結果成功當選的似乎是策主張策略投票的選委佔多數。如果進步民主派認為策略投票給建制派候選人會萬劫不復,那早該在選委選舉的時候就要有所表態和行動。

另一層的問題,就是為何幾百個民主派選委投票給一個建制派候選人,三百幾個選委就變成了建制派,而不是那一個候選被迫變成了民主派?請不要說甚麼「如果這樣黃絲選民全投民建聯,民建聯也變成民主派了嗎」等賭氣說話,300+選委是要具名提名和很難不交代投票取向的。湯家驊狄志遠現在是甚麼派?陳方安生又屬何派?在武昌起義後出任革命軍都督的黎元洪, 在起義前幾個星期還以清軍協統的身份逮捕革命黨人。如果lesser evil is still evil ,同是共產黨的趙紫陽和李鵬也就沒有分別,支聯會就不應該以「哀悼紫陽」作為六四晚會其中一年的主題。台灣曾幾何時最大的建制派叫李登輝,之後的故事不必細表。 用派別去定一個人的終生,本質就如共產黨一樣,以階級去量度每一個人,但共產黨看似還進步一點,因為周恩來尚且說他背叛了自己的階級。

如果將長毛參選說成是為堅持雨傘運動的初衷,不支持長毛就是中就是由「我要真普選」化為「我要曾俊華」,這些譏諷除了無助為長毛爭取支持之外,只會讓很多市民看了覺得火大。因為在928的87個催淚彈背後,到10月3日還有一箱箱橡膠子彈運到禮賓府前,香港人曾幾何時可能面對被子彈穿胸破膛的危險,市民日後大規模上街抗爭會否有被鎮壓屠殺的危險,正正是每一個堅持民主運動的人必須要找到的答案。但進步民主派成晉身立法會至今,市民並未見到有任何人提出追查當日梁振英是否準備屠殺市民的真相,也沒有聽說過他們會利用這一次林鄭參選的機會,質問她928到10月3日政府的決策。五年前正是唐英年爆出689主張出防暴隊,正正證明在特首選舉建制內訌之際,是查究928真相的最佳時機。

況且,要說毋忘初衷,當初佔領中環所要爭取的真普選,就是透過民間70萬人投票所選擇的真普聯方案。真普聯方案中的公民提名,是不必再經提委會確認,而被提名者直接成為普選的特首候選人。現在長毛所作的事,只是透過蒐集公民提名去給予選委壓力去提名他作為小圈子選舉的特首候選人,這個做法實質上只是「公民推薦」。「公民推薦」有甚麼問題?且看黃之鋒在2014年1月4日的說法:

「假若2017年香港落實『公民推薦』,即使余若薇取得10萬市民提名,但在『確認』程序下,提名委員會擁有權力選擇『不確認』余若薇的參選特首資格,不論提名委員會如何擴大選民基礎,這位10萬選民的民意代表,終有可能被一個千餘人組成的提委會,強行奪走參選特首的機會。可見公民推薦只會造成『少數人篩走多數人意願』的情況發生,千多個提名委員在特首候選人上擁有最終否決權,只是700萬人的特權階級。

別以為只有陳弘毅支持公民推薦,鄭宇碩教授在12月11日表示『真普聯已作讓步,認同公民提名候選人須經提委會確認』,戴耀廷在1月2日也提出『公民聯署推舉再由提委會通過整體議案確認,才能正式成為候選人』,為了符合李飛的『機構提名』聖旨,真普聯召集人和佔中運動發起人不約而同地以『公民推薦』取代『直接提名』,倡議一個違反民主原則的提名制度,只讓人憂心港人會否只能爭取一個名存實亡、萬劫不復的偽普選。」

現在長毛的情況,比黃之鋒那時候所說的更壞,因為長毛用「公民推薦」參加的是反民主的小圈子選舉,並將公民提名交予選委定奪,確認了小圈子「是700萬人的特權階級」,這才是對本土民運的最大傷害,而不是長毛可能向薯片鎅票。所以進步民主派現在為長毛收集公民提名,根本是在不誠實使用群眾。如果要堅持真正公民提名的理念,長毛應該是成功蒐集足夠公民提名之後,參與民間特首選舉,再透過民間投票當選民間特首,成立影子政府,而不是進入小圈子當候選人。不過就算這樣,我也看到對本土民運帶來甚麼助力。在下一篇文章,我會提出一個兩年後實現的本土民運路線圖。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