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規劃

沒有泥土、哪有鮮花、哪有家?

沒有泥土、哪有鮮花、哪有家?
廣告

廣告

情人節翌日,土地關注團體聯合向林鄭送花要求對話。

林太於昨天情人節收到丈夫林兆波先生「情信」支持,更於社交媒體公開「放閃」,但對無數土地問題苦主,當佳節人人雙雙對對時,我們卻即將被政府「棒打鴛鴦」,將我們與有多年感情的土地活活分離,從此生死不相往來。新界古洞北、粉嶺北、坪輋、橫洲、大嶼山……新界東西南北,都將成為堆土機發展模式下的犧牲品。官商勾結、小巿民面臨迫遷、鄉土被消失,變成中港融合的橋樑。橫洲抗爭掲盡規劃背後的「官商鄉黑」,千夫所指,政府卻仍脅持着幾千項民生項目,堅持將橫洲及其他具爭議的新界發展項目硬闖立法會要求撥款。

特首選舉在即,新界受堆土機發展影響的居民及團體期望與候選人對話,承諾下屆政府優先善用棕土、閒置土地、短期租約土地和空置校舍、不要迫遷村落、打破官商鄉黑、落實民主規劃。今日情人節佳節,各地居民扶老攜幼,向林鄭月娥送上來自新界東西南北的蔬菜鮮花,寓意「沒有泥土、哪有鮮花、哪有家?」,以及送上寫有「民主規劃」的朱古力,要求林鄭回應巿民的訴求。

以下為各土地關注團體向林鄭月娥遞交的信件。

致特首參選人林鄭月娥女士:

情人節快樂!我們數個土地關注團體向 閣下送上情人節鮮花及朱古力,鮮花由來自新界東西南北,東北馬屎埔、橫洲、坪輋和大嶼山各地的菜蔬鮮花砌成,朱古力承載著我們訴求的心意。希望 閣下能花費一些時間,聆聽我們的訴求。

閣下曾任發展局局長及政務司司長等關鍵要職,在處理深水埗重建的時曾言不希望其他重建區有被迫遷的情況。為何時至今日,各區弱勢社群被迫遷的情況仍然屢見不鮮。綠地農地平民居住的土地被堆土機剷平,棕土、被非法霸佔的土地卻毫不受影響。 房屋問題卻沒有因為種種被迫遷血淚而得以改善,重建區建成私樓大廈,綠地建成豪宅。新政府是否仍然要步上這條舊路,繼續「官商鄉黑」的勾結,土地「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現況?

為了解決上述問題,我們對整體土地政策有以下的建議:

優先善用棕土、閒置土地、短期租約土地和空置校舍

閣下在日前發表的政綱中表示必須要開拓土地才能解決房屋問題,但有近4000-5000公頃上述土地未有善用。關於棕土現況和運用的研究在2017年才開展。我們認為政府應盡快完成及公開上述研究,就閒置政府土地及短期租約土地提供詳細數據,優先善用棕土、閒置土地、短期租約土地和空置校舍,才談論應否開拓其他土地供應方式。

停止所有不公義的迫遷

發展計劃中受影響的巿民並非反對興建公營房屋,但卻難以接受政府以增加土 地供應為理由,硬推發展,並以受影響人士為犧牲品,迫令他們配合欠缺程序公義的發展計劃。政府需要與公眾共同合作,深入研究受影響人士的需要,更避免發展已有人居住的範圍,善用已破壞的土地,令珍貴的土地得以用得其所。

農地農用

近年政府公佈多項大型規劃研究如新界横州、古洞北、粉嶺北、洪水橋、錦田南、坪輋、大嶼山等,發展商藉機囤積農地,透過「先破壞後發展」(如傾倒泥頭),以及改劃方式去發展農地。導致農地被荒廢,農夫極難租地耕種。政府應改革農地規劃,確立農地農用,透過修例杜絕破壞農地的行為及設立「閒置土地稅」,減少農地閒置的情況。

就各區土地議題,我們希望林鄭月娥能就以下問題作出回應:

1. 為何開發東北:

  • 為何有上水高爾夫球場170公頃(官地)不發展,卻用幾百億收地迫遷 (同樣大家都有古樹)?
  • 為何2013年改為「公私合營」的四萬呎原址換地,明益地產商?
  • 古洞北地下毒土(砷)的風險評估與河套的污土處理為何不同,漠視居民及工人健康?
  • 各個城巿都有自給律,為何政府明顯縱容地產商囤積農地,率先破壞新界的常耕農業?
  • 連同新界北新增52萬人口,東鐵交通實何以負荷?
  • 新界東北及新界北是否要配合河套區發展,大搞深港同城?

2. 為何橫洲規劃

  • 橫洲三村村民為最直接受影響人士,為何他們從未被直接諮詢?反觀其他有勢力人士,包括鄉事派、棕土業權人則被「摸底」,政府更因應其意見而改變規劃內容?
  • 橫洲第二期發展以棕土為主,既然土地已俾破壞,為何不可善用土地資源,發展房屋?若開發綠化帶,不單需要平整斜坡土地,更要迫遷大量村民,相反棕土土地已被平整,亦不需破壞村民辛苦建立的家園。發展三村實在是捨易取難,可否解釋為何綠化帶不比棕土值得保留?
  • 棕土範圍內被揭發有人霸佔官地,為何政府以批出短期租約來解決霸佔問題,而不提出任何懲處及不直接收回土地?此舉實在是鼓勵非法霸佔,恐會開壞先例。
  • 橫洲三期發展超過20公頃,包括收地範圍及道路工程,但有關部門卻從未就此進行環評,是否刻意逃避責任,違規發展?
  • 橫洲工程顧問ARUP盜用資料,以協助地產商在三村附近進行地產規劃,以配合橫洲項目發展,為何政府會輕輕放過此勾結行為?而不嚴懲以阻止相關事件再次發生?

3. 點解發展大嶼山?

  • 在土地供應方面,為何在1200公頃棕土、800公頃短期租約土地和400公頃私人會所等用地未完成檢討之前,便指香港欠缺1200公頃土地,需要填海1000公頃?
  • 在房屋需求方面,根據統計處數字香港人口將會在2043年後下跌,東大嶼都會建成時房屋供應數量會遠超需求。東大嶼的需要性的理據何在?是否和中國有任何政策合作未有告知公眾?
  • 民間估價整個計劃需要花費四千億港元,近半財政儲備。為何拒絕一千億做全民退保的種子基金,卻將四千億倒落海?政府估計造價究竟幾多?是否要四千億埋單?
  • 跨海基建難度如何?會否根本做唔到?
  • 計劃是否打算配合港珠澳自駕遊,直達西環?

我們希望 閣下能作出以下競選承諾:

1. 新界東北:

承諾中止現時的東北規劃(任何鑽探及工程開展)及煞停四萬呎原址換地措施,重新規劃收回及發展上水高爾夫球場作公共房屋用途。新界的發展,理應按其本身有的資源,作出一個可持續的鄉郊發展,勿再浪費公帑為地產商鋪路發展樓盤項目及迫遷村民,令未來的香港失去所有鄉郊土地。

2. 橫洲:

政府應在充分諮詢受影響人士前,擱置整項橫洲發展計劃,並承諾先發展棕土,及徹查棕土範圍內霸佔官地的違規人士,以善用已發展土地為大原則,而非開山闢石破壞綠化帶,此舉不但花費大量功帑,更突顯政府不以民生作為首先考慮的處事原則。「摸底」不代表民意,要求政府重視程序公義,擱置計劃!

3. 大嶼山:

在現時可供應土地數量不明確之前,擱置有關計劃的研究、諮詢和撥款,包括2.48億人工島可行性研究撥款及5600萬土木工程拓展署申請設立的可持續大嶼辦事處。政府應先待研究完成及公開研究,就閒置政府土地及短期租約土地提供詳細數據,讓政府和公眾能清楚本港的土地規劃現況,是否已能滿足巿民需要,才談論應否開拓其他土地供應方式。政府應成立全面的土地資料庫,並考慮其他土地供應方案,例如棕土、空置政府土地、短期租約土地等。向公眾公開所有已完成或進行中的關於《香港2030+》和東大嶼都會的研究文件、研究範圍及中期報告等詳細資料。

聯署團體:
守護大嶼聯盟
横州綠化帶發展關注組
古洞北發展關注組
粉嶺北農村及居民聯席
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
馬寶寶社區農場
東北支援組
土地正義聯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