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他是警務處處長,不是雙花紅棍

廣告
他是警務處處長,不是雙花紅棍

廣告

圖為編輯所加,來源自《黑社會》電影海報

作為執法隊伍的一哥,他的下屬犯了法,他現在應該做的,是要代表警隊向市民道歉。

現在這種姿態,是視法律如無物,是視法庭如無物。這樣的心理質素,這樣扭曲的觀念,憑什麼代表整個社會陀鐵?憑什麼在坐上那個掛上了「1」字頭車牌的座駕?

警察叔叔個個都有牌可以動武,他們陀槍、孭胡椒噴霧、揮警棍,打完人都可以話係有限武力,只係手臂延伸。個個都有可能變成有牌爛仔。唯有透過專業的管理,嚴格地遵守法律的規限行事,才可以保證不是把法律授予的執法權力變成與黑社會無異的暴力。

專業的訓練,嚴格的講求紀律,相對高而穩定的薪酬,目的就是要保證他們服務社會。如果個個都如嗰位陳祖光所講,「只係普通人」,駛乜你做?駛乜比咁高人工你哋?被警察拘捕了的自然會有司法程序處理,法治不單是人民的最後倚靠,也是警察隊伍最有力的倚靠。在這一點上,警察與市民是絕對平等的。而且,現在的制度對警察已有充分的、甚至可能是已經過份的保護,亂揮警棍打人的朱經緯不是仍然繼續在享受他的長俸嗎?7警停職兩年多,逗了納稅人八百多萬,而且不需要回水。整體社會待警察其實已經不薄。

我有學生做了警察,我有一些好朋友係警察,我也肯定好多警察都是好警察。他們很多都不希望有一粒老鼠屎,破壞了他們這一窩粥。我從來未試過話警察「黑警」,我明白佢哋嘅困難。我知道佢哋被梁振英擺上台,我亦睇得出前一哥係幾咁混帳。他把前缐擺上檯,依家有人受靶,有人犯了錯誤而被投訴,有人失去前途,有人甚至有可能要坐監。佢自己呢?已經在私人機構返緊工,享受長俸之餘,重可以收超高人工。其實前線警察好多都是被政府及佢哋呢一位前一哥搵咗笨。

香港警隊的專業化,走了一條很漫長的道路。由六、七十年代的貪污腐敗,到慢慢建立警隊的專業身份和角色,搞好了警民關係,向「社區警隊」的方向發展。令警察不獨是執法者,不獨是維持治安的武備力量,還是社區服務的一部份。這個成就來之不易,也是幾代警察花了三、四十年才取得的成果。

香港的政治體制在回歸後不進則退。特區政府的領導班子越來越變成為專政獨裁政治母體的專政工具,警隊的角色只會越來越困難,也只會長期處於夾縫之中,很容易被一些立心不良的領導人,包括中央政府、特區的領導班子、警隊一哥自己利用。最令人憂慮的現在的警隊「一哥」也漸漸被政府收編。他那個以前「一哥」的地位,掛在專車上那個「1」號車牌,象徵某種程度的獨立,可以超然於政治之外。可惜,這些都可能已經變成徒具形式,可能只能寄托於美好的回憶與美麗的想像,可能已成明日黃花。

損害已經造成,警民之間的關係已很難再像以前般水乳交融。要修補也不容易,可能需要另一個二、三十年。警隊高層,警隊的一哥,那些什麼員佐級協會會長,如果還懂得珍惜羽毛,如果還珍惜警察隊伍的專業地位,如果還希望他們的「靚」、他們的下屬同僚可以有效工作,如果他們還希望警察真的是社會中受到尊重與珍惜的一份子,就應該想想如何在已經被破壞了基礎上重新起步。既然現在法庭已經有判決,應該以此作為下台階,並以此作為與市民重建互信、重建警民關係的起步點。安撫下屬可以,但安撫市民同樣重要。可惜,現在一再有警隊高層表現如此失格,發表這些有失風範,更只會加深對立的言論,那就只能說命中注定,香港的警隊只能繼續得到來自私煙、愛字頭、江湖大佬的老婆之流的喝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