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紀律部隊的形象真的很重要

廣告
紀律部隊的形象真的很重要

廣告

2月14日,七警案審結,七人都判有罪,更會在2月17日判刑,這兩天在網上的反應,可以說話是空前的熱烈,包括藍絲陣營,好多時,我認為撐警是一件很奇怪的事,其實,真正是對形象是無補於事,也看到員佐級協會和警務處長都發公開信給各級警察,相信是鼓勵及維護士氣之用。從雨傘運動到今天,警察的形象一落千丈,雖然是有市民上街撐警察,但是,很明顯警察的形象比過去的十年為差。但是,從警察部或者政府來看,好像是沒有關係。但是,曾經做過紀律部隊的人來說,形象會變成失信於市民,是有感心痛和覺得是一個很危險的現象。

因為我不是警察,所以,只能從我的前職業,對形象的看法。由於監獄工作是有著神秘感,談什麼形象,但是,社會的進步,我們都從監獄署改為懲教署,其實也是反映出,我們給外間的評價較為正面。記得我最初入職的時候,廉政署成立了幾年,總算將很多情況都上了軌道,雖然,還有著貪污及打犯人的情況,但是,已經去到差不多消失。再從80年代初期,將監獄署改成為懲教署,很多同事都覺得,社會是較為接受。到有了船民中心,更得到社會人士的同情,覺得我們是有委屈的情況。

但是,好景不常,一套電影「監獄風雲」,就將部門同事的形象打回原形,記得86和87年,無論親朋或戚友,一見面就問有關電影的內容,任你怎樣說,他們都好像不相信。當然,若果不看重形象,就當然沒有問題。由於監房是充滿著神秘感,很難令人相信和電影有差距,最重要一點就是,這部電影其中部份制作人是曾經是在囚人士。這樣的話,可信性就會高。

雖然,形象受損的時期並不很長,但是,深深體會到有負面影響。例如,有一位同事因出了事,例如貪污,或者在外邊犯刑事罪,很多社會人士就會認為,每一個懲教人員都會是這樣,相信和今天警察無論怎樣做都得不到正面評價一樣,有些時候看到是很可悲,但又很無奈,因為形象和警民關係差就會出現這種情況。記得當年,經過一段很長的時間,盡量找多些機會服務社會,讓社會人士多些機會認識懲教工作。慢慢感覺到形象變好了。

從今次的七警案來看,就算將七警判到很重的監禁刑期,相信警察和大部份市民的關係仍然存著一點落差,再加上另一方的撐警人士,他們的言論已經超乎應有的文明境界,更肆意針對法官,這樣並未能對警察的形象有改變,可能會適得其反,看到今天的狀況,只是感到有點納悶和心痛,我對於部份警察的所作所為是不能接受。自己曾經經歷過形象差的時候,也明白到紀律部隊是很著重團隊精神,是很難獨善其身。社會的大撕裂,更令到警察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是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