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

悼動物權之父 Tom Regan

廣告
悼動物權之父 Tom Regan

廣告

今早打開電腦,屏幕傳來了 Tom Regan 教授離逝的消息,非常難過。一個到美國去探訪他的心願,永遠懸著。

2014年,出席台灣一個有關動物權的研討會,與 Regan 教授有一面之緣,當時他與另一名動物倫理學者 Peter Singer同台演講。演講內容最深刻的是,他說自己已患上柏金遜症,但也決定盡量不食西葯,因為那都是動物測試的成果,是人類攖取動物受苦受難的成果。這種標準,看似很高,卻也很基本。如果我們相信動物擁有跟人類相同的價值,我們又憑什麼去剝削牠們的生存權,要牠們受苦楚。然而,人性往往都是懦弱的。

Regan 教授啟發了我們這一代對動物價值的認知,亦是提醒我們動物福利派不足之處。二十世紀七十年代,Peter Singer 出版《動物解放》,提倡動物福利,師從功利主義,認為動物也有痛感,人類即使要食用動物,也不能對牠們造成「不必要的痛苦」。然而,到了八十年代,Tom Regan 借用康德的 ‘ End-in-itself’的概念,提出動物也是 Subjects-of-a-life, ,具有 Intrinsic Value(內在價值),這種價值不因牠們為社會創造了多少 GDP,不因牠們做了多少好人好事,牠們的存在,本身就具有價值。這種價值,不能被出賣及交換。

從 Tom Regan 提出動物具有內在價值開始,保護動物運動的路上出現了一個新的面向,這個面向提供人們新的思維去開展不同的動物權運動。當動物福利派認同某些「人道屠宰」的時候,有動物權運動者衝進屠場,不僅停止殘酷的對待動物方法,而是要解放所有在刀下的動物,讓牠們自由。當海洋公園提出,圈養海豚可發揮教育市民保育知識的功能,而且海豚有食有住生病有免費醫療,命比在野生海洋還長時,但我們會問,這種全面改變動物生存狀態及習性的圈養,是海豚的意願嗎?牠們有本身的價值,憑什麼要牠們為人類提供保育知識而被困一世呢?更何況,提供所謂保育知識背後,是商人圖利。Tom Regan 提出的「內在價值」,更進一步啟發了動物權益運動中的「廢除運動 Abolitionism」派,這一派學者及運動者提出,既然我們尊重動物具有與人類同樣的內在價值,那麼,我們便不應再將動物視作財產,動物與人類的種種奴役關係,包括寵物、食物、工具犬等等,都應該廢除,還其自由。

Regan 教授對我們最具體的啟發,就是對於野豬生存的理解。野豬不像其他動物,對人類具有生存價值,如寵物,是慰藉心靈陪伴左右,如牛羊,可耕種及提供蛋白質;如馬,可以打仗,又可娛樂。但野豬,是城市發展的絆腳石,人們蓋樓起屋,都要用到牠們原本棲居之地,而牠們就是阻頭阻勢,一無是處。但為什麼,我們還要保育野豬,還有提出取締野豬狩獵隊,就是因為野豬本身就具有「內在價值」,牠的生命本身就是價值” ,不因人類任何價值標準和判斷而被貶抑。

最後一次見 Regan 教授時,請他在著作上簽名,並寫上: “ To Sy, yours in The Struggle –”。Yes, we promise, we never leave the MOVEMENT.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