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港女論:棄薯保胡

廣告
港女論:棄薯保胡

廣告

開宗明義,我撐胡官。

選戰提名期尚餘九天,各大主要參選人都四出撲提名票,林鄭坐擁中聯辦票倉,實屬坐定粒六。葉劉大勢已去,無謂多談。最令一眾無票之人有投入感的,非薯片及胡官取泛民支持之爭莫屬。民主派素來以協調工作差勁聞名,民主300+今次就採取分段式施捨提名票,讓胡官先下一城,以胡官做餌,引薯片修改政綱,令其主張更貼民意(註:民主300+的民意)。言下之意,泛民其實屬意薯片,只是像港女般要脅意中人,當胡官是兵。看package,薯片分屬男神級數,拍拖經驗豐富,但立場飄搖不定,隨時變心;胡官則以一片真誠與真心,樸實地打動選民。

考慮政改層面,薯片直至上星期知道自己泛民商界兩邊不討好,才改口風說8.31可以不理。各位觀眾,誰可以保證他關鍵時刻不會轉口風?至於天馬先生 (Pegasus)在 「民主300+及香港人,你為什麼認為曾俊華不會是 689 3.0 呢?」一文提出,薯片建制出身,無承諾過來到會頂住中央壓力,為香港人爭取有廣泛代表性的選舉方法。到時中央壓倒下來,他還不是眼超超嘴gel gel 地說 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Sorry, boss是中央政府,不是香港市民。有人說,信得過薯片人品,不會像CY咁出賣香港人。薯片公關工程無疑無懈可擊,由年多前開始打造薯片叔叔的親民形象,展示出眾的個人魅力及親和力,但他三十年的建制背景、對關鍵議題搖曳不定的立場很難說服我們。

再來,檔案法是問責制重要的支柱,立法討論多年,一直因為政府部門因循守舊,不敢承擔責任,而裹足不前。檔案法是胡官的主打之一,但薯片則隻字不提。胡官政綱指出:「殘缺不全的政府檔案系統,令市民難以向有關官員問責,因為根本無法追 溯政府政策和具體措施的商議和決策過程。有見及此,一班熱心的法律界人士和專家「檔案行動組」(Archive Action Group)多年來積極推動訂立《檔案法》,要求公務人員在公事活動過程中,必須開立檔案,專業地管理及妥善儲存檔案。我和他們深入討論過此重要議題,我認同他們草擬的法案 初稿,要求把公務檔案送交專責機關分類鑑定,具歷史價值的檔案須移交 給歷史檔案館永久保存,並在封存若干年後開放予公眾人士查閱。 」坦白說,如果無檔案留底,哪個官員會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最後,勝算。有人說胡官入閘會影響薯片勝算。讓我們看清楚,要在小圈子選舉中勝出,需要過半數的601票,若第一輪得票最多的候選人未能多過601票,第二輪投票就篩剩得票最高的兩名候選人,故不存在界票論。

林鄭一句「官都無求膽自大」出自紀曉嵐先師陳伯崖撰的一副聯書,相比之下,筆者更加相信原文「人到無求品自高」。胡官達古稀之年,事業得意家庭美滿,應該再無所求,可退休享享清福。但他仍毅然參選特首,願意跳進熱廚房,正氣凜然地指出政府政制及施政各方面的問題,並提供解決方法。貫徹始終、不隨風搖擺的,唯有胡官。

一般港女飽經風霜後,都會慨嘆要找個疼自己的人。香港特首絕不是一般花花公子所能擔當,需要的是堅實、專一、有內涵的人。So in this case, if not Woo, then who?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