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珍惜清廉的香港

廣告
珍惜清廉的香港

廣告

很多人問我,為什麼對貪曾的事情這樣上心,多天來都講左,事實從童年所見到今天一個特區首長將四十年來改變過來的清廉,一天就摧毀。可能太多年輕人未能感受,總是覺得很小事,這一點我真不怪他們,事實上歷史上的東西,沒有經歷就要靠一些像我們這些老而不死的說出來。

記得當年真正要反貪污的對象就是香港警方,沒有經歷過而只靠電影片段是感受不到。陳茂波講過,他為了一毫子就幫人帶白粉,今天大家引這件事來指他是一個壞份子,幫人帶白粉,其實,這一毫子帶白粉也是和貪污有直接關係,因為那個年代,警察並不如今天專業和高水平,要破的案自然有人會被交出,每種案件如是,殺了人都很快破案,全因警察真正的工作並不是維持治安,難聽點就是保護黃賭毒的偏門行業,從這些行業的得益會是人工的多倍,只要你守到好的環頭。

1973年,認識一位和自己一同長大的鄰居,他年紀比我細一年,中學畢業18歲就加入警隊,當年,入了學堂和被派到環頭都一直保持聯絡,從他口中知道,要去一些「金山」,「鑽石」,「黃金」環頭,你必要付出金錢來買位,他當時因為和一位長官是有點關係,不用駛錢就被派到油麻地差館,算是金山環頭,他還告訴我,原來油麻地有間金山樓,所以稱之為金山區。

後來,他突然被調到坪輋差館做雜差,我去探佢,要坐火車到粉嶺火車站,再乘流水嚮的「貨車」才到。看到他在差館煲飯,感覺到他有點沮喪,我當時已經做了電梯學徒,並不了解他的情況,他原來煲定飯和我一齊吃飯傾計,我才知道,原來他將一直放在他儲物櫃的白信封,叫個「後生」交給「孭渣」,這樣就出事,而當年他是準備升雜差,一個少不更事的後生仔,終於得償所願,調到坪輋做雜差,成間差館就得佢一個人,另外一位講客家話的老差骨,因為我不是警察,所以不懂發生什麼事,到後來,我才明白,這些信封是月數。

這個簡單的故事,後來我看港產片,劉德華的一套電影相似,我還問這位朋友,是不是他賣橋的,原來,當年很多這些年少氣盛的警察都被這樣送到那些一人差館工作,一些就真的派去守水塘,新界區就會到邊境區等。當年未有成立廉政署,又或者成立了他們都不覺得是什麼一回事,還把這個部門當作是自己部門的反貪污部,當廉署真正運作後,很多警察才知道大件事。然而,有人愁也會有人快樂,一班年輕人就因為有了廉政署得到高薪和升級機會,一些有學識如我這位朋友都很快升沙展,後來更有機會跑「九仔」做幫辦。若無記錯的話,我考警察的時候,是660一個月,原來是從330加上去。

可能大家未必有興趣去聽這些故事,或者電影和電視都看過,但我這些六十歲人是親眼和親身經歷,實在是難忘,後來,我更加入政府,從而了解到清廉的重要。記得當年,升級是要比錢的,像今天大陸一樣,要買位買官(從法庭過案得知)。這些經歷只留作回憶,總希望不要再發生。到時候,就需要關係才有機會當份差或者求升級。

但四十年後的今天,看到警察希望打人合法化,特區首長利用職權來貪污,難免是有點唏噓的感覺。也希望今天的年輕人,不要用將功保過的態度去看貪污和法治,大家都看過廉署壞蘋果的廣告,那些蟲會越咬越深。當咬到個蘋果心之後,這個蘋果就要不得,就像香港一樣,今天少少,明天多多,這樣就是不是四十年來的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