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藍絲vs黄絲:我們要一個繼續鼓吹内戰的特首嗎?

廣告
藍絲vs黄絲:我們要一個繼續鼓吹内戰的特首嗎?

廣告

七警判刑,「黃絲」慶幸公義得到彰顯,「藍絲」替七警呼冤。同一件事,兩種反應南轅北轍,實在令人摸不着頭腦。

試想一下,如果被打的是殺人凶徒,「黃絲」未必有很大意見;換轉被打的是一個正當市民,相信「藍絲」也會譴責警方。分別只在於被打的是什麽人。在「藍絲」眼中,佔中示威者是一班目無法紀的搞事者,破壞社會秩序之餘還要挑釁警方,被教訓一下實不為過,七警就算有錯都只是小錯;在「黃絲」眼中,佔中示威者雖然違法堵路,但乃出於爭取民主的一腔熱血,不是一般罪犯,警察不應用對付蠱惑仔的手法對付他們,更不應濫用私刑。

其實自佔領運動後,黃藍陣營對立,類似事件時有發生。兩邊都有自己的道理,而這些道理都是建基於不同政治立場。正常而言,真理越辯越明,但不同政治立場則有理説不清,雙方只會各執一詞。過去幾年,大家可能嘗試過説服身邊不同政治立場的人,但相信都是失敗居多。原因是政治立場源於價值觀,價值觀無分對錯,而且極其頑固,不能靠「講道理」去改變。

有學者認爲政治立場很大程度是與生俱來的。研究發現,若籠統地把政治立場分爲自由派(Liberal)和保守派(Conservative),在不同國家、種族、文化和地域,政治立場均呈現統計學上的「常態分佈」(Normal distribution),即左右兩邊的人大約各佔一半,大部分人屬中間溫和,持極端立場的相對較少。一般來説,保守派人士較著重群體、階級、權威;自由派人士較著重個人、平等、關愛。藍黃陣營對七警案有迥然不同的看法,正是源於這種不同的價值取向。

既然政治立場有這種「自然」分佈,意味沒有一套政策可以滿足所有人,執政者只能盡量推出中庸政策,務求得到爲數較多的中間溫和派市民支持,社會才會穩定和諧。如果執政者把政策推向極端,最多只能討好一半人,卻把另一半人推向反對面,社會就會變成二元對立。極端保守派和極端自由派本來只佔社會少數,可是一旦人人被迫歸邊,就再無中間派。價值觀的差異一直都存在,平常不容易察覺,但每當有重大社會議題時,這種差異就會被放大和突顯。

2014年特區政府就政改方案進行公衆咨詢,收集了社會上不同意見,本應可以得出一個大部分港人都可接受的方案。可惜以林鄭月娥爲首的「政改三人組」,只知迎合上意,沒有如實反映港人的意見,中央最後頒布了一個極端保守的831方案,令很多市民憤怒,其後佔領運動爆發。回想起來,政府當日只要推出一個稍稍開放的政改方案,溫和務實的民主派支持者固然會接受,建制派支持者也不見得一定反對,這樣歷史可能就會改寫。

可惜時光不能倒流,梁振英政府五年來的極端管治,激發社會大量抗爭,内耗頻頻。建制派議員盲目為政府護航,猶如火上加油。與此同時,非建制陣營内也不斷分裂,互相攻擊。在只問立場不問是非的政治環境下,民粹主義漸漸抬頭,社會出現倒退跡象。事到如今,誰是誰非已不那麽重要了,反正不同政治立場的人早已失去理性對話空間。我們只希望下任特首能聽取社會各方意見,施政向中間落墨,減少政治爭端,令香港休養生息。任何聲稱會延續梁振英管治路綫的特首參選人,必定會令香港社會繼續撕裂下去。

思言行 - 慎思敢言、以言赴行
Email: [email protected]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