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我不是愚民樂

我不是愚民樂
廣告

廣告

攝:Manson Wong

早兩日,長毛因拿不到足夠人數的公民提名而退出參選特首,一眾支持Lesser Evil曾俊華的「黃絲」無不大聲叫好,「界票論」的咒罵一下子突然全部轉向胡官。

小弟對於胡官的看法:首先作為一個任職法官多年的人,要如何說出一番合理而持平的觀點與角度言論,應該是駕輕就熟,對於胡大人的政綱,個人認為他說得是相當漂亮動聽,但實際上真的實行得到嗎?根據胡大人公布的大部份政綱,相信「有決心」的話都或許有可能兌現,但重啟政改、立基本法法22條,憑區區特首「有決心」就真的有能力辦到嗎?對於傳媒報導胡官的背景,暫時是絕對正面的,有心有力的退休法官,不想香港這條「根」的制度禮崩樂壞而出來參選,絕對是合情合理,唯一令我憂心的是兩個公子在國內的身份背景…

葉劉…在長毛退舉後,我反而轉向支持她可以入閘,甚至乎想幫她拉票…原因是我聽了她的幾個網台的訪問及這段期間的公開發言。一個如此「葡萄」特首寶座、不惜一切什麼話也可以說出來的人,絕對可以在競選期間大爆內幕,令全香港大多數無票的花生友大飽耳福,還可以界到「Super Evil」的林鄭選票。一個早上在網台上接受訪問說下午就去探望劏房居民,但晚去就去參加「問候娘親」大會的人,對市民的誠信有目共睹,送這一種政棍入閘實在是何樂而不為。

對於Super Evil 及Lesser Evil,誰當選?依我看法是無大分別,分別只是在於一個是在中央底線下無限擴張去打擊香港人的Super Evil,而另一個則是Always agree Boss,只會在中央底線內去做「香港渣Fit人」而已,對於近年來的前所未有的抗爭方式,中央的底線會定得有多高?是否合乎現在「民心所歸」的「Lesser Evil粉」的期望範圍內?無論最後兩者誰當選,輸家都可能是曾經排除萬難、不顧一切去抗爭的「黃絲」。

如果由雨傘開始一直做抗爭者,應該不會忘記「沒有大會只有群眾」、「鼓吹勇武、不要左膠」,到今時今日「不要Lesser Evil就是敵人」的幾個階段。經歷這幾個階段後「黃絲」起著什麼變化呢?結果就是由當日20多萬人迫爆金鐘到今日各種極具爭議性議題的遊行都只剩下一萬幾千人…當日紅螞蟻對黑螞蟻的典故大家通通忘掉嗎?

非建制由統稱「泛民」到今日變成「泛民」與「自決」,各傳統大黨:民主黨不用多說、公民黨半食花生,毛姨姨退黨、會鬧共產黨「工黨」的沒落、「專攪自己人」勇武本土、城邦的消聲匿跡。一方面用上「李波事件」,無數鼓吹「挺爺就是王道」的強硬手段,另一方面就造個「溫水煮蛙」的王給你,各位還未覺悟出什麼事正在發生嗎?

當日一起上街口口聲聲大喊爭取的「公民提名」,到今日依然堅持出來實踐的長毛,給眾人罵得一文不值。我尊重他人的想法,不過就在剛剛同一年自決派10多萬選民,為何你們這麼快就不相信你們曾經投下寶貴一票的議員呢?10多萬票連3萬多個提名都拿不出,忽然變得「人人是議員」而不是去相信你們選出的代議士呢?這一點我實在摸不著頭腦…

或許今時今日網絡言論的影響實在太大,有很多人看網絡新聞開始有了 「只看了標題就跳看留言」的習慣,人云亦云的潮流似乎成為大趨勢…小弟希望大家不要忘記「五毛」的存在價值,今日的「五毛」已經可以像H5N7,不一定是「愛國愛黨」,也可能是「打著紅旗反紅旗」的在你的網絡世界出現,我相信香港網民的智慧,大家終會各自量度去了解所有真相…

最後引用電影「十年」的結語作為總結:「十年、為時未晚」。下一屆特首一做可能就是十年,倒數下來的日子,沒有票的你們要繼續配合去成為「造王原料」的「民意支持」,抑或是選擇「我靜悄悄的等,你們慢慢的選,你當選之後,我只會看你當選之後的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