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經

柯衍健:守護法治,抵抗香港司法澳門化

廣告
柯衍健:守護法治,抵抗香港司法澳門化

廣告

文:柯衍健 《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七警案引發新一輪政治風暴。警察協會發起萬人集會,表明對判決結果的不滿。更值得關注的,是中國天朝主義者群起攻擊香港司法制度,其中《環球時報》批評判決反映了香港司法體系「延續了殖民地的色彩,並沒有像香港政府一樣建立起對中國憲法和基本法的忠誠」;《人民日報》海外版刊登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教授顧敏康的專訪,質疑外籍法官杜大衛判刑過重,指出「香港的法官有外國籍的、更多是港英政府培養出來的 …… 這種制度顯然存在商榷的地方,那就是立場問題可能影響他們對案件的判斷」;《南方周末》也批評事件顯示「香港公職人員的香港認同與中國認同問題」。這些對香港外籍法官制度的批判,在大陸媒體和香港親中團體中廣泛流傳。

法官也是人,不會完美,也會有認知偏差(cognitive bias)。史坦福大學著名學者Jonathan Levav,曾於2011年與其他學者發表研究,指出法官在疲倦和飢餓下,判刑會較重;在短暫休息後,判刑則比較輕,也就是說明法官也逃不出一般人的限制。正正由於法官並非完人,香港法院的完善上訴制度,就是保障受刑責的人也有申訴渠道。可是,顧敏康對七警案審判的批評,並非基於審訊的程序安排,也不是其判辭內容,而是質疑法官杜大衛的外國國籍。

必須強調,《基本法》對香港司法獨立,提供了非常詳盡的憲制保障,其中第92條就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應根據其本人的司法和專業才能選用,並可從其他普通法適用地區聘用,以確保香港法官的委任制度用人唯才不問國籍,關鍵是要保持香港法院與海外普通法地區的聯繫。

但香港的司法獨立,包括外籍法官制度,不正是中國天朝主義侵蝕香港自治的最後障礙?有甚麼比洋法官重判忠於政權的警察,更叫中國天朝主義者恨之入骨?中國天朝主義者理想中的香港法制,難道不就是由大陸背景人士主導的澳門司法體系? ── 現時,澳門多位重要政法要員,都是在大陸出生和接受教育,當中包括任終審法院院長岑浩輝、行政法務司司長陳海帆、保安司司長黃少澤、檢察長葉迅生和廉政專員張永春等;香港司法澳門化,恐怕是中國天朝主義吞噬香港的最後劇目。

司法獨立,是一國兩制最重要基石。可以預期,北京急於推動香港司法澳門化,為的是減少因中港法制差異所帶來的行事障礙。這些障礙為大陸權貴帶來麻煩,原因是香港的優良制度,阻礙他們習慣了的權宜行事方式 ── 遠者有銅鑼灣書店事件,近者有肖建華。七警案使人憂心,正在於其折射出北京急於同化香港的訊息,並欲透過其本地代理人(如政治人物、報刊和學者等)去矮化本港的優良法制,甚至希望將單一中國血緣的法官制度,名正言順地帶到香港。

抵抗香港司法澳門化,是守護香港的最後防線。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廣告